笔趣阁 > 影视:从我的体育老师开始 >影视:从我的体育老师开始

第七百五十九章 劫匪

没过几天。

白嘉轩给白灵办满月酒席。

仙草还亲手做了油泼面。

仙草生完孩子一个月,就生龙活虎干活儿,体质不错。

周强也来吃酒席了。

村里有席,周强基本都来。他喜欢吃席。

一到这里,就有一群人围住周强。

“周老板,快请坐!”

“周老板,新式小学怎么样了?我们可是等着哩。”

“周老板,最近还收粮食吗?”

“周老板,洋芋要不?”

“周老板,我上山挖了点药材,等会儿给您送过去。”

“好说,啥都收,都送过来吧。”周强应付几句,找个地方坐下,等仙草做的油泼面上桌。

没多久,朱先生来了。

周强跟朱先生继续聊新式小学的筹备事宜。

其他人不敢过来打扰。

一些族老也好奇新式小学,也过来问周强。

周强把筹备的具体事,说了说。

新式小学建立不易,大家一起出主意,想办法。

不多时。

人来的差不多了,该来的都来了。

二十多张桌子,都坐满了人。

坐不下的,随便蹲在一旁,抽着烟袋,等开席。

这时,白嘉轩站到中间,大声问:“都来了吧?”

“来了!来了!”众人应了声。

“今天我闺女白灵满月哩,俩儿子满月没有大办,你们说我小气,铁公鸡一个!”之前白嘉轩家里钱粮紧张,所以没有大办。

几年过去,白嘉轩凭借辛勤劳动,靠种地,还有其他一些小生意,家里又攒下一些家底,决定给女儿白灵大办一次。(不是所有地主都是坏的,其实还是有地主、富户,是靠辛勤劳动致富的。只是比较少而已。)

“今天闺女满月,我要大办,好好请大伙儿吃一顿!”白嘉轩说了几句场面话,“三哥,你过来!”把鹿三叫了过来。

白嘉轩拉住鹿三的手,又大喊:“我给我家灵灵认了个干爸,我家三哥!

亲呢,已经认了。

今天让黑娃,孝文,孝武,认个兄弟,大家做个见证。”

白嘉轩把鹿三当自己人,能容得下长工,这样的举动,算是仁义。

白嘉轩当即让黑娃,孝文,孝武跪下,成为结拜兄弟,让他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开席了!”白嘉轩说完就开席。

一碗碗油泼面端上来。

“好吃!”

“辣子多放点!”

“仙草做的面好香!”

“好手艺!”

“给我再来一碗!”冷先生也没了平日的冷言冷语,不停的吃面。

仙草做的油泼面,大家都觉得好吃,纷纷夸赞白嘉轩娶了个好媳妇。

周强呼哧呼哧,吃了一碗又一碗。

旁边还有说书人给孩子们说书。

说书人不是白鹿村的,是专门从外面请过来,让说书热闹一番的。

“你家三爷爷,姓张,名飞,字翼德在此!”说书人说到高兴处,就要唱一段。这说书似乎是连说带唱。

“不要唱,接着说。”鹿兆鹏等娃们,缠着说书人继续讲故事。他们不想听说书人唱,只想听故事。

到处都是一片欢闹。

片刻后。

白灵被抱出来。

大家围观。

周强上去,还抱了抱。

白灵一点都不怕生,看着大家,小脸一直在笑。

这时,石头突然出现。

跑到周强身边,“周老板,县里来人了,找你的,在村口。”

周强闻言一愣。

电视剧中,白灵满月,石头跟劫匪勾结,骗白嘉轩出去,被劫匪绑了。鹿子霖见白嘉轩去见县里的人,也跟着去,也一起被绑。

现在的情况变了。

石头不去骗白嘉轩,反而骗他周强了。

“哦?县里来人?谁啊?”周强还在吃面,没着急出去。

“我不认识。”石头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怕周强多问,再问就要露馅了。

“那让他们等等,我正吃面呢。”周强继续吃面,似乎不在意县里来的人。

周强打算吃完面,找人把村口的劫匪,收拾掉。

“哦,好吧。”石头走到一旁,蹲下等着了。只是有些焦急,时不时看看周强。

“石头,傻等着干啥?吃面去啊!”周强说了一句。

“我我还不饿。”石头顾不上吃面。他还在想怎么让周强早点出去。

石头担心外面的劫匪等急了。

周强不再搭理石头,又让仙草送过来一碗,继续吃。

周强有些想不通,他待石头不薄,为啥石头还要勾结劫匪,来害他。

人心总是难测的。

对一个人太好似乎不行,对一个人太不好,似乎还是不行。

人的善变,把很多事搞复杂了。

周强摇摇头,继续吃面。

一旁,鹿子霖放下快子,走到石头跟前。

鹿子霖刚才听到石头说啥了。

鹿子霖是那种,啥事都要打听一下的人。

“石头,谁来了?”鹿子霖好奇问。

“没谁。”石头没想着骗鹿子霖。尽管鹿子霖骗了石头很多钱。

鹿子霖装作生气,抬手就打,“胳膊肘往外拐呢,平时我没少照顾你吧?说,谁来了?”

石头没办法,只能说:“县里来人,找周老板呢。”

“找周老板啥事?”

“不知道,可能是新式小学的事吧。”石头边说,还边看了看周强。

石头和鹿子霖说的话,周强能听见,石头希望周强赶紧去村口。

“新式小学?这是官府的事,我是乡约,跟我也有关系啊。我先去看看。”鹿子霖往村口走去。他跟周强关系不咋地,没等周强,先走了。

石头有些懵了。

外面的人,是要骗周强出去。结果,周强还在吃面没出去,鹿子霖反倒先过去了。这算咋回事嘛?

石头又看向周强,周强还在吃面,似乎不急着出去。

一旁的鹿兆鹏看到鹿子霖出去,竟也跟了上去。

不过是远远跟着,没有靠近。

这个时候的鹿兆鹏,已经表现的不像是孩子了。

“嫂子,再来一碗!”周强吃完,对仙草喊道。

得,周强吃个没完了。

一旁石头急的冒汗。

不知道该咋劝周强去村口。

“周老板,不是县里来人找你吗?你咋还不去看看?”旁边有人劝了一句。

“不急哩,鹿子霖不是出去看了?他是乡约,跟官府打交道,更方便。”周强还在吃面。

“也是,这仙草做的面好吃,多吃点。”

“您也多吃一碗。”

“那就再来一碗。”

就在周强这里还在吃面的时候。

鹿子霖来到村口。

看到一辆马车,走了过去。

没看到赶车的马夫,左右看看,“不是县里来人吗?人呢?”

马车帘子掀个口子,一个中年汉子看着鹿子霖问:“你是周老板?”

“不是,我是乡约,有事找我也一样。”鹿子霖想献殷勤。

“乡约呀?”中年汉子犹豫一下,“上来说吧。”

“唉,好好好。”鹿子霖直接答应,没有一点防备。

只是鹿子霖刚掀开帘子,一把刀就架在了鹿子霖脖子。

鹿子霖下意识后退,但被人抓住,拉了进去。

“兄弟,兄弟,有话好说,我...我不是周强,我是乡约,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乡约?乡约应该很有钱吧?”劫匪抓了鹿子霖,有了其他想法。

“没,没多少钱,周,周老板是我们原上第一富户,他最有钱。”

“周老板啊?为啥你来了,周老板没来?”

“我先来了,周老板说等一下过来。”

“周老板干啥呢?”

“吃席哩,快来了,他都吃了六碗油泼面了。”

几个劫匪对视一眼,打算再等等。

鹿子霖被拉进去的时候,鹿兆鹏看见了。

鹿兆鹏很聪明,他看出鹿子霖是被抓进马车的。

没有大喊大叫,见马车没走,鹿兆鹏悄悄回了村子。

“不好了,我爸被人抓了!”鹿兆鹏大叫着跑到吃席的这边。

“啥?”

“咋了?”

“咋回事?”众人急忙问。

周强也听见了,他转头看向石头。

石头正要逃跑。

“石头,给我站住!”周强大喝一声。

周围的人都看向石头和周强。

石头不敢跑了,低着头,不说话。

“石头,说,咋回事?”周强站起来怒问。

“我...我...”石头想说他也不知道。

“石头,敢不说实话,我把你送去衙门,毙了你!”周强恶狠狠说了一句。

白嘉轩等人也都看着石头。

“快说!”鹿泰恒也急忙问。

“是...是绑匪要绑周老板,鹿乡先去了。”石头支支吾吾说了一句。

“哼!石头,我待你不薄,你竟勾结外人绑我!”周强怒喝一声,“来人,先把石头绑了!”

“是!”周强的护卫队就在附近。

“骑马,抄家伙,跟我救人去!”周强和他的护卫队,骑上马,风风火火冲向村口。

“快,咱们也跟上!”白嘉轩反应过来,招呼人一起追了上去。

就在周强他们骑马过来时。

马车里的绑匪觉察不对,急忙赶车走人。

但,马车跑的没有直接骑马快。

周强的护卫队,很快就追了上去,拦住了去路。

“不要过来!”绑匪用鹿子霖威胁。他们三个人,两把枪,还有刀。

周强这边,十多个人,人手一把长枪。

周强手里还拿着盒子炮。

这时,白嘉轩等人也冲了过来,把马车团团围住。

“放了鹿子霖,饶你们不死!”周强大喝一声。

“你就是周老板?”被一群人围住,绑匪竟然不怕,还跟周强搭话。

“不错,我就是周强,你们为啥要绑我?”

“为啥?呵呵,周老板,你可还记得飞云寨的飞天虎?”

“飞云寨?飞天虎?”周强想了想,冷笑一声,“原来是你们这些窝囊废啊,咋了,这是找我报仇来了?”

周强这几年杀了不少土匪。

其中就有一路土匪是飞云寨的。他们大当家外号飞天虎。

“周老板记得就好,当年我们不过是找你借点钱花花,你不讲江湖规矩,直接偷袭,打死了我们大当家,这仇不可不报!”

这飞天虎当年拦路抢劫。

正好周强的商队路过。

周强提前察觉了有埋伏。

就派人绕到土匪身后,没等土匪反应过来,就乱枪打死了不少土匪。

只有个别土匪跑了。

“哼,一群土匪给我讲规矩,你们配吗?”周强一脸不屑。

“放人!你们快把人放了!”这时,鹿泰恒终于跑到附近,想让劫匪放了鹿子霖。

“都给我闪开,要不然我打死他!”绑匪用鹿子霖威胁。

“乖乖把人放了,饶你们一命,要不然,全都乱枪打死!”周强寸步不退。这种情况不能退。

“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绑匪用刀,直接捅在鹿子霖胳膊上。

“不要!”

“你们好大的胆子!”

“该死的!”

“啪啪!”突然,两声枪声响起。

周强把两个劫匪的右臂打穿了。他们手中的枪也掉在地上。这个时候,周强其实可以再开三枪,打死劫匪。只是周强没这么做。

这一下,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你...”劫匪也一脸惊怒。他们还想利用鹿子霖勒索钱财,没想到三人已经有两人失去战斗力。

“你什么你?你再捅一下鹿子霖试试,看我不一枪打死你!”周强一脸杀气。

现场一片安静。

周围的人,一脸害怕。

劫匪脸上也有了惧色。

劫匪也是人,也不想死。

局面似乎僵持住了。

“这是金疮药!”周强又开口了,“你们包扎一下,也给鹿子霖包扎一下。

包扎完,给你们三匹马,只要把鹿子霖放了,我让你们离开。”

“我凭什么信你?”

“信不信由你,反正不放人,你们走不了!”周强说完,让人扔过一包金疮药。

劫匪急忙包扎,也没忘给鹿子霖包扎一下。

等劫匪包扎完。

周强又让人赶了三匹马过去,“鹿乡,这三匹马是为了救你,算是卖给你了。等你没事了,钱别忘了还。”

周强要是不这么说,事后鹿子霖肯定要赖账。

当然,周强是故意这么说的,算是让大家安心。

“一定,一定!”鹿子霖急忙答应。

三个劫匪滴咕几句,从马车上下来。

两人骑马。

剩下一人抓住鹿子霖不放,喊:“让我这两个兄弟先走!”

“行!”周强痛快答应了,手一挥,路让了出来。

两个劫匪骑马快速远离,约千米停下。这个地方,是个拐角处,又盲点。

“你们要是不放我走,我兄弟回来打你们黑枪!”剩下的劫匪一边威胁,一边拖着鹿子霖,拉着马,往外圈走。

围着的老百姓,急忙让开。

但周强的人马,还在路上拦着,还是不让路。

“放心吧,只要放了鹿子霖,我不为难你!”周强枪口一直对着劫匪,算是防止劫匪把鹿子霖带走。

眼见周强的人,还堵路,知道不放鹿子霖,真的走不了,最后一个劫匪大喊:“周老板,希望你言而有信,要不然,我那两个兄弟让你们白鹿村永无宁日!”

“放人,我让你走!”周强一脸不耐。

劫匪犹豫一下,松开鹿子霖,上马,急忙往外跑。

这一刻,这劫匪算是赌命了。

周强没有动手。

村民也没有动手的。

那劫匪逃了千米,跟那两个劫匪汇合,停下转头大喊:“周老板,我们的仇还没报,你等我...”

“啪啪啪...”劫匪的话没说完,噼里啪啦的枪声响起。

距离劫匪五十米处,周强的护卫队已经摸过来了,在这里埋伏。

如果,劫匪不装逼,直接跑,也许就跑了。

但他们非要放狠话,自寻死路,都被打成了马蜂窝。

白嘉轩等人,一脸土色。

他们没想到,劫匪还是被周强打死了。

相关推荐:回到80,从春晚开始美食从烧席开始怪物编辑:我能创造邪神我拒绝恋爱,我只想搞事业!美漫里的亚空间之主混在末世当咸鱼港综:曹达华在我身边卧底雅拉冒险笔记无光之月噬元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