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生不死,从洞天福地开始 >长生不死,从洞天福地开始

第三十八章 三十年寒暑、修士行窃(求订阅)

清晨,寒雾渐消。

空气之中,还残留着一丝冷意。

只是,随着林毅的出门,这最后的一丝冷意,也随着烟消云散。

“林先生,早上好啊。”

“林先生,这是今儿个刚摘的新鲜蔬菜,您要不要吃一点。”

“蔬菜有什么好吃的,还得费心思做,林先生你先尝尝我这刚出炉的馄饨,才打出来的馅呢。”

……

“那就来碗馄饨吧。”

林毅抖了抖衣衫,坐到了馄饨铺子上。

“您请坐,快请坐。”

听到林毅的话,卖混沌的摊贩一脸欣喜的将刚准备好的馄饨端了上来。

“你这手艺不错,像你爹。”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林毅放下快子和三文钱,一脸微笑的说道。

“哪能要您的钱,林先生……”

看到林毅留下钱财便径直的离去,中年摊贩一脸着急的喊道,就要追上去。

可是他才刚刚迈动脚步,就见前者挥了挥手。

这一幕,他看到过。

那还是这位林先生风华正茂的时候,而他还是一个小屁孩。

那时候,林先生的酒铺刚刚开张,他们一家靠着林先生定下的规矩,通过转手卖酒和卖排队位置的方法,获得了第一笔金。

不仅摆脱了穷困,后来还开了一家混沌店。

如这样的情景,在这宁安城比比皆是。

这也是为何这位林先生方一出来,会有一大群人都争先问好的缘故。

因为,在这条街道上,几乎所有的人家,都受过这位林先生的恩惠。

“一转眼,都三十年过去了,林先生也老了啊。”

看着那渐渐花白的头发,在想到两年前去世的父亲,于馄饨铺老板的目光,落在手中的三文钱上时,心中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日后若是了有了孩子,便叫他宁三文,也学他馄饨的手艺。

“至少,让林先生彻底老去之前,一直能够尝到我家的馄饨。”

……

晌午,白云楼。

“林先生,您来了,还是照旧?”

当林毅踏入门槛的一瞬,原本还被一众客人催促的掌柜,当即便抛下了手中所有的活,恭敬的走了过来。

“三楼临窗,一直帮您留着呢。”

见林毅点头,年过半百的掌柜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的浓郁了。

“嘶!”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一桌年轻的食客,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惊叹的声音。

“王兄,你不是说这白云楼的掌柜性格最是古怪,便是知府老爷来了,也不给脸色吗?

那又为何会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如此恭敬?”

“我有没有说过,这白云楼有个大掌柜。”

被称为王兄的书生,轻轻一笑开口说道。

“莫非是此人?”

“算你有点眼力劲。”

听到这话,王姓书生一脸骄傲的说道。

“这位可不仅仅只是大掌柜,如今这宁安城内,怕是有大半的酒楼,都与这位有关系。

不是酒楼的房契在他的名下,就是欠了这位的银子。

最重要的是,这位还有着整个宁安城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是什么?”

听到这话,那位同窗顿时来了兴趣,连忙问道。

谁知那王姓书生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举起桌上的酒杯晃荡了几下后,继续说道。

“让人一梦三千的酒,让人一眼万年的画,让人无比羡慕的财富和人缘,此三项亦是我宁安城三绝。”

“那岂不是全天下的好事都让他占尽了,难道……”

说到这里,那人向着四周看了看,继而说道。

“这位老先生如此富有,难道就没有人打他的心思?

要知道这些年赵国可不太平静,已经有好几处地界被洗劫一空了。”

“当今赵国阁楼苏白,可是这位的故交,官府哪里敢动,至于贼人……没有那么容易的。”

王姓书生一脸感叹的道。

“其实我到觉得这位老先生还不算真正的富有,因为林先生还没有伴侣和子嗣……”

“一梦三千的酒、一眼万年的画?”

听到这话,距离两人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一名面貌寻常的中年男子目光微微一动,眼中有着些许鄙夷之色。

“也就只有这些凡人,才会在意这些事情,不过那酒的味道,确实非同一般。”

……

转眼,便是深夜。

“掌柜的,林先生没有催账吧。”

看着已然人去楼空的位置,负责管账的账房先生,看着白云楼掌柜心情甚好的喝起了酒,当下凑过来问道。

“问都没问,只是一个人静静的饮酒。”

白云楼掌柜一脸感慨的道。

“你说这么多年,林老先生为什么没有娶妻呢,莫非……”

看到这一幕,账房先生沉吟片刻之后,开口问道。

“在我们的眼中,钱财是极为要紧的事情,但是对于林先生而言,却并非如此。

至于为何至今未取,可能是在等什么人吧。”

这般想着,白云楼掌柜一时间,也陷入到了恍然之中。

……

“就是这里了,这里应当就是那所谓的林先生宅邸。”

随着三更的铜锣声渐渐远去,一道模湖的身影却是陡然出现在了林毅的院子里。

借着依稀间的月光,能够隐隐看出此人赫然就是白日里,听那王姓书生和好友交谈的中年男子。

“区区一个凡人,能得方某如此谨慎,倒是你的福气了。”

伴随着此话的落下,方姓修士当下施展了一个法术,看了一眼里屋的所在之后,便向着两旁的房屋走去。

“这是……”

方一来到房间之内,方姓修士的目光,顿时便被一副挂在墙上的画所吸引。

黑夜或许会影响到凡人,但是对于修士而言,却是如同白昼一般。

在那墙壁之上,赫然挂着一副苍松图。

那苍松卓然而立,只是看了一眼,便夺去了他的心神,等到苏醒过来的时候,方姓修士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画中。

“不对,是这画困住了我的灵识。”

方姓修士先是一惊,待到发现自己的灵识在一念之中又回归本体之后,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大喜的神色。

“法器、这居然是一件法器。”

方姓修士自信端详片刻之后,眼中的欣喜化作了狂喜之色。

此画看似材质简单,可如此轻易便困住他一个筑基修士的灵识。

若是经过法力重新炼制之后,绝对是上佳的封禁法器。

“凡人就是凡人,有宝都不自知,单单是这副画,千金万两都买不到。”

说着,方姓修士便将这墙上的画,心安理得的收到了储物袋之中。

凡人不识宝,那此物便是他的了。

“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般想着,方姓修士的目光,便落到了一旁的书架上。

那里,有着数量更为惊人的画卷。

……

相关推荐:奋斗在港片时代超神之骑士进化分手后我成了前任的娇软白月光说好的钓鱼,你怎么抽上水了?我有特别的修仙天赋仙笼深渊独行女侠且慢永生世界我的末日堡垒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