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绣春刀开始崛起 >从绣春刀开始崛起

第二十三章 阴阳家大司命、少司命登场

不久后,端木蓉用小刀在树上刻了个拳头大小的靶点。

然后走了一段,大约距离那棵树二十步开外,这才冲着许长安道:“就这里好了。”

结果,许长安却摇了摇头:“不,太近了,再退十步。”

月儿急了:“长安哥哥……”

显然,这丫头是向着许长安的,希望许长安能赢。

“没事的月儿。”

许长安微笑着安抚了一句。

于是,端木蓉再退十步,随之取下腰间的绣帕递向许长安:“眼睛蒙上。”

绣帕,是一个女人的贴身之物,轻易是不会给别人用的。

只不过,二人之间已经有了些许暧昧,端木蓉自然也就不去在意这些细节了。

“不如你来系,免得你说我作弊。”

“你这家伙,哪里来的自信?”

端木蓉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上前替许长安系上绣帕。

“真香!”

许长安深呼吸了一口。

端木蓉一脸羞恼,悄悄在许长安腰上掐了一下,低声道:“不要教坏月儿。”

“咳……”

许长安干咳了一声,竟然缓缓转过身子,背对着那棵树。

端木蓉一脸讶然:“你不会是想反手扔暗器吧?”

“说对了,只有这样你才会心服口服。好了,看仔细了……”

说话间,许长安抬手摸出一柄小小的飞刀。

这是他自己制作的飞刀,比一般的飞刀小的多,大约只有拇指大小,这样更方便携带。

但,飞刀太小,重量不足,也更加考验一个人的手法了。

“休!”

许长安反手抛出了飞刀。

“噗!”

眨眼间,飞刀已经命中了那棵树。

几乎在同一时间,又有一柄飞刀接踵而至,竟然命中了刚才那把飞刀的尾部。

没等端木蓉回神,第三把飞刀又命中了第二把飞刀的尾部。

那棵树被飞刀透穿,三柄飞刀皆准确无误地从同一个树洞飞出。

“这这这……”

月儿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

端木蓉则飞快地跑到树边一看……飞刀命中的,正是她之前画的圆圈的中心点。

“怎么样,不是吹牛吧?”

许长安笑着取下了蒙着眼的绣帕,若无其事纳入怀中。

就当定情之物好了。

“天啊,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端木蓉转过身来,一脸震惊地问。

如此高明的暗器手法,别说蒙着眼反手扔出,就算不蒙眼睛,恐怕也没几个人能办到。

“无它,熟练尔。”

“说人话。”

“这个真不好解释,只能意会而不可言传,凭的就是一种感觉。”

端木蓉没好气道:“鬼才信,就算是凭感觉,你蒙着眼睛又如何确定靶点?”

“眼睛,并非观察世界的唯一,还可以闻,可以听,还有更玄妙的就是感知。

比如气流。

我们可以通过气流的微弱变化而判断四周的环境,正如鱼儿在水里,它可以感觉到细微的水流变化。

正所谓大道无形,大音希声……”

一通胡诌,听得端木蓉与月儿一愣一愣,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其实,许长安本就作了弊,利用了系统的感知BUFF。

当然,他也不全是胡说。

当实力突破一种桎梏时,就算不用眼睛,也能感知四周的环境,乃至于眼睛看不到,耳边也听不到的细微之处。

“好了,讲完了,蓉儿,现在是该履行赌约的时候了。”

端木蓉故作湖涂:“赌约?什么赌约?”

许长安:“……”

月儿顿时不依了:“蓉姐姐,我可是见证人,你可不许赖皮。”

“谁赖皮了?”

“哈哈哈!”

眼见着端木蓉一副又羞、又恼、又急的样子,许长安不由开怀大笑。

“蓉儿,你跑不掉的……”

说话间,许长安伸手搂过端木蓉的腰:“从今天……不,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啊,痛痛痛……”

许长安松开手,一脸痛楚的样子提起脚。

“该!月儿,不用理他,咱们走。”

端木蓉一把拉起月儿的手匆匆前行。

月儿转过头,冲着许长安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许长安则一边走,一边高声吟起了一首《凤求凰》: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

这日下午时分,许长安一行三人绕过山梁,前方出现了一个山间小镇。

端木蓉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色,不由道:“太阳快下山了,不如今晚就在前面那个镇子休息吧。”

“也好!”

许长安点了点头。

快到镇里时,一个少女搀扶着一个句偻着腰,满头白发的老妪迎面走了过来。

突然间,老妪剧烈咳嗽了几声,随之摇摇晃晃倒向地面。

“婆婆,婆婆……”

少女一脸焦急,蹲下身大声呼唤着。

眼见此状,月儿忍不住冲着端木蓉道:“蓉姐姐,救救那个婆婆好不好?”

端木蓉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月儿开口相求她也不忍拒绝,于是点了点头:“好吧,去看看。”

“太好了!”

月儿飞快地奔上前去。

“月儿小心!”

跟在后面的端木蓉突然惊呼一声。

几乎在同一时间,蹲在地上的少女闪电般伸手抓向月儿。

而那躺在地上的老妪也一跃而起,一掌拍向正冲向月儿的端木蓉。

更诡异的是,她现在已经不是老妪的形象,而是一个美貌、妖艳的御姐。

此女,正是阴阳家的火部长老:大司命。

而那少女则是阴阳家木部长老:少司命。

她一向不以真面目示人,平日里喜欢戴着一张面巾。故而,此时展现出来的,乃是易容之后的容貌。

大司命施展的乃是阴阳家的秘术:骷髅血手印。

此手印一经发动,便会化出一只巨大的血骷髅手印攻向对手,速度奇快,遇上身手稍差的,根本不及回神便已中招。

好在,端木蓉早有警觉,而且她的身手也不弱,抬手便是一招“花雨银针”。

这是她修炼多年的看家本领,可以瞬间发出如暴雨般密集的银针。

既能化解对手的攻势,同时还能打击对方的穴道,威力不容小觑。

只是,她遇上了强硬的对手。

在阴阳家,大司命乃是五大长老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仅次于首领东皇太一、东君炎妃、两大护法。

而且,她一向冷血,一旦接到命令,就算是同门她也会毫不留情下手击杀,堪称蛇蝎美人。

这一次,她与少司命是奉月神之命,专程前来抓月儿带回阴阳家。

“轰!”

场中响起了一声轰响。

端木蓉虽然勉强化解了大司命一掌,第二道掌影又接踵而至……

另一边,眼见着月儿就要被少司命抓到手中。

毕竟月儿的实力远不如少司命,就算拼尽全力,恐怕也很难躲开。

少司命本以为大功告成。

哪知,她却忽略了一个人:许长安。

既然端木蓉都有所警惕,许长安自然不可能没有一点觉察。

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是在寻找一个最佳的时机。

就在大司命第二掌拍出之际,一柄剑突然飞了过来,直刺她的喉咙。

如果她不管不顾继续攻击端木蓉,那就很难避开这一剑。

不得已之下,只能急速后退。

同一时间,许长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闪现在少司命身后,并一掌拍向她的后背。

少司命的手已经触碰到了月儿的衣衫。

但,来自身后的危机却让她不敢贪功,或者说根本无暇去想,完全是凭着一种本能腾空而起,以避开身后的攻击。

她有一项独特的天赋,可以操控植物。

再配合阴阳家的阴阳术,效果更是令人惊叹,能令植物恢复生机,也能操纵植物攻击对手。

也或是借助植物的力量浮空飞行。

这,也正是她年仅十几岁便能成为阴阳家木系长老的原因。

东皇太一挑选手下并不是看谁的实力高,而是看重一个人的潜力。

事实证明,这家伙的眼光很毒。

当年,炎妃加入阴阳家时年龄也不大,后来,无论地位还是实力,都仅次于东皇太一,被誉为“阳阳术第一奇女”。

炎妃被秘密囚禁之后,东君之位一直空缺。

也因此,月神才会派大司命、少司命前来抓月儿回去。

当然,这也是东皇太一的意思。

因为东皇太一知道,月儿的天赋绝不在其其母炎妃之下。

许长安一出手,便连续化解了端木蓉与月儿的危机,逼得大司命与少司命不得不变招闪避。

如此实力,令得大司命大吃一惊。

本来,她以为这趟任务并不难。

阴阳家的“六魂恐咒”乃是墨家武学的克星,除非将墨家内功心法修炼到最高境界:兼爱。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否则一旦中印,几乎无解。

天明中的正是这种咒印,但却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发作。

但,也因此在体内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对于墨家的一众高手,大司命几乎都有所了解。

所以她很震惊,墨家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年轻高手?竟然能同时将她与少司命逼退。

“轰轰……”

这时候,场中突然传来两声轰响。

原来是月儿连续扔出了两颗霹雳弹。

同一时间,端木蓉也取下了那支许长安送给她的那支发簪抛飞出去。

这支发簪的虽然比不上她的“花雨银针”威力大,但胜在可以持续操控,最大限度地干扰对手。

“走!”

大司命当机立断,冲着少司命吆喝了一声,迅速撤离了现场。

许长安没有去追,而是警惕地观察着四周,以防对方还有埋伏。

“月儿,你没事吧?”

端木蓉急急上前抓起月儿的手问了一句。

月儿虽然受了些惊吓,但情绪还算稳定,摇了摇头道:“蓉姐姐,我没事。”

端木蓉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说到这里,不由眼神复杂地瞟向许长安:“多亏有你在。”

她的内心里既有感激,也有庆幸,还有一些震惊。

虽然她之前已经见识过许长安的实力,但许长安一出手便同时阻断了阴阳家两大长老的攻势。

这家伙,到底是有隐藏的多深?

许长安笑道:“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休想伤害你和月儿。”

“长安哥哥……”

月儿眼圈红红,忍不住扑到许长安怀里。

许长安轻轻抚摸着月儿的秀发,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端木蓉忍不住问了一句:“她们为什么要抓月儿?”

“应该是因为月儿母亲的缘故,或许是想让月儿接替她母亲的位置,也或是想抓月儿为人质……”

一听此话,月儿不由悲从心来,呜咽道:“我要去救母后。”

“月儿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母亲。

只是,眼下里我们并不清楚她关在什么地方,等到了桑海,再想法子慢慢打听好不好?”

“嗯!”

月儿泣声点了点头。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之外,她已经没有亲人了。

“对了蓉儿,我们还是不要去客栈了,以免伤及无辜之人,去镇里买些吃的,然后在野外找个地方休息。”

“也好!”

端木蓉应了一声。

她明白许长安的意思,住客栈的话,万一阴阳家的人又来偷袭,恐怕会伤及客栈里的人。

毕竟,那些人大多都是普通百姓。

于是,三人去了一趟镇里,买了一些酒菜、干粮之类,然后离开镇子,找到了一处废弃的农家院落过夜。

深夜。

等到月儿睡熟之后,端木蓉不由走到屋门口看了看,许长安正盘坐在院中一块大石磨上。

“月儿睡着了?”

许长安侧过头,轻声问了一句。

“嗯。”

端木蓉点了点头,抬步走到许长安身边。

“也不知阴阳家的人会不会找到这里来。”

“难说,不过再来的话可就没那么容易逃走了……”

因为,许长安在院子四周布置了机关。

不说天罗地网,但至少可以阻拦对方一阵,那样便有足够的时间去应对。

“长安,你确定太子妃被东皇太一囚禁起来了?”

“八九不离十,如果她只是普通弟子,恐怕早就被处死了。

只是她的身份、地位特殊,而且在燕国王宫多年,应该掌握了一些苍龙七宿的秘密。

所以,东皇太一不会轻易杀她,而是想尽千方百计从她口中问出苍龙七宿的秘密。”

端木蓉忍不住问:“苍龙七宿到底有什么天大的秘密?”

“据说,解开了苍龙七宿的所有秘密,便可以获得无上的力量,掌控天下。

这,也正是秦王感兴趣的原因。

虽然他现在已经统一了七国,但,依然还有很多地方是他无法触及到的。”

闻言,端木蓉不由叹了一声:“为什么这些君王都想一统天下?那要打多少仗?死多少人?”

“其实蓉儿,世间之事无绝对。以前七国未统一时,各国之间依然还是战火纷飞,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中。

而且,各国的文字、货币、度量衡等等都不统一,严重阻碍了文化、商业等等各方面的交流……”

听到这里,端木蓉不由皱了皱眉:“你在替秦王辩护?”

许长安摇了摇头:“只是就事论事,统一文字、货币、度量衡乃是一种必然,是对历史的一种巨大推进。

正如一个大家族,如果每个人都写不同的文字,说不同的方言,恐怕谁也管理不好……”

这次,端木蓉没有反驳,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

相关推荐:逍遥小仙农我从低武世界开始化龙魔兽之巫妖王崛起(圣斗士+综漫)沙漏时计我成了天庭的清洁工中医高源探店禁忌开局融合黑白无常民国之谍战先锋长生道祖:从养成柳神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