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用意念粉碎星球 >我能用意念粉碎星球

鸠山派的创始人,乃是开国重臣范文程的亲卷,门派历代高层也全都出身范氏,范承勋自然也不例外。

打一照面,包括陆离在内的4人就都觉得他不对劲。

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温和浅笑,绝非那种公式化的笑,而是发自真心的笑容。

自然而然,让人如沐春风……可三个先天明显来者不善,笑成这样也太奇怪了。

秋雁出身名门,对于“仙家气象”见识最多,立马瞧出范承勋身形不对劲,便当场扇出真气测试。

果然,其人影波动荡漾起来,赫然是一道几可以假乱真的虚影!

“出窍的神魂!”

秋雁当场拆穿对方,脸上已经露出喜色!

如此欲盖弥彰不敢以真身示人,说明是真出了岔子!

那就有充分的理由灭其道统,占其灵脉!

此灵脉虽不多,但足够自己更上一层楼!

这一刻,仙子贪念大起。

而南锦屏牢牢护住陆离,弓着身子缓缓后退。

于他而言,此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着这位前途无量的小友安全。

而陆离正有些应接不暇。

他先是瞪大眼睛,紧紧盯着范承勋!

这就是“出窍”境最大的特质,离体存在的“神魂”,也是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

同时,昆仑镜也突发异变!

这宝贝在识海中明灭起伏,凭空产生一股吸力,从空气中汲取着什么!?

很快,镜面上隐约浮现出两个铭文。

首字是“灭”,第2个字有些模湖,但正逐渐变得清晰。

陆离瞬间联想到,这宫殿离着那【灵脉】不远,昆仑镜想来是吸到了【灵机】,正在酝酿新的神通!

就这一会儿功夫,场中局势已然一触即发!

范承勋瞬间敛去笑容,表情变得空洞诡异,就像服装店的假模特,让人毛骨悚然。

还没等他有进一步的动作,老太监花若溪突然尖声大笑:

“哈哈哈~范掌门修为又精进了!神魂宛若生人,咱家近在迟尺都没看出来,佩服佩服!”

听到这番恭维话语,范承勋的脸上露出一抹困惑……

他扯动五官,先后做了高兴、骄傲、温和的神色,似乎不知该用哪一种。

不等他做出决定,花若溪满脸堆笑道:

“范掌门的修为,快能【显圣】了吧?”

范承勋不断变换着表情,道:“显圣?本座找到了自己的路。”

听闻此言,秋雁面露嗤色,正想嘲弄对方大言不惭。

可花若溪已经先一步满脸堆笑道:

“恭喜范掌门~贺喜范掌门!您这份修为,皇上爷知晓了必会龙颜大悦!届时给您封个国师,配享万民愿力,岂不美哉~”

老太监明显不想当场打起来,什么肉麻的话都往外说。

可范承勋居然信了,嘴角咧到耳根癫狂大笑道:

“愿力?哈哈!好啊!好啊!”

伴随着笑声,地面也轻微晃动起来,发生了一场六级地震。

陆离和三位先天高手脸色一变,同时看向地面:

“地下有东西!”

震源在宫殿下方,好像有什么活物在动。

“是范承勋的本体!”

“已经变成魔怪了,体型极大!”

三位先天高手都不是等闲之辈,立刻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神色无比凝重。

这时,范承勋狞笑道:“花总管,你快去与皇上说项,我要愿力!”

花若溪搓着手,谄笑道:

“范掌门得先交了数,咱家才好进京。您不妨认上万两黄金的捐~”

此举绝非死要钱,而是因为疯子性情古怪,以进为退反倒最为稳妥。

果然,范承勋露出个和善笑容:

“这捐我鸠山派认了,还望您在御前多多美言。”

“范掌门放一万个心!眼下朝廷求贤若渴,肯定不会放着您这尊大能不用,您说是吧~”

花若溪侃侃而谈,连吹带捧,将范承勋稳了下来。

此刻,连最倨傲的秋雁也不再轻举妄动,将事情全权交给老太监处置。

而陆离低调的站在一旁,盯着昆仑镜的镜面。

上面的篆体铭文终于显露出来,乃是——灭绝!

“这一看就是攻击性神通!”

吸收了游离的灵机,昆仑镜终于有了个杀伐神通。

不过陆离微有疑惑:

“【灭绝】……煞气好重。灵机催生灵茶灵果,能有这么狠毒?”

他尚未意识到,万事万物都有正反两面。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以昆仑镜的底蕴,这法术的威力会极为恐怖!

范承勋丝毫不知自己离万劫不复又近了一步……也许他已经是了。

此刻,他注意力都放在花若溪身上,甚至主动催着对方走:

“本座这就命时纪去拿金子,好方便花总管回京奔走。”

“好说,好说。”

花若溪与对方并排走在一起,向宫殿外走去,看起来颇为热络。

陆离等人跟在他俩身后,一并走出宫殿。

此时,那范时纪就立在殿门外。

看到自家师父出来,此人脸上露出狂热神色,立刻双腿跪地膝行而至。

范承勋也吩咐道:“时纪,去秘库取1万两金子,交给花总管。”

“弟子遵命。”

范时纪磕了个响头才起身去取,恭谨的过了头。

等待的功夫,南锦屏还记着被掳走的陈家兄妹,便连连向花若溪使眼色,示意他向疯子开口。

花若溪心下暗骂:净会添堵,早知道还不如我自己过来!

一边抱怨着,他立刻开始想办法。

花若溪向范承勋一拱手,小意巴结道:

“范掌门乃开国元勋之后,眼下又修为通天,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可莫要忘了咱家。”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老太监虽在恭维,可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完全不像在应付疯子。

范承勋就吃这一口,咧嘴大笑着保证:

“花总管放心,事成之后本座会以无上妙法相酬!此乃本座耗费五年之功,用《饕餮吞天法》改良而来的神功!”

“哎幼,范掌门礼重了,那我可当真了啊?”

“本座绝无虚言!”

拉扯了一阵,等范时纪回来,花若溪才不经意的问道:

“对了,范掌门之前提过的那对兄妹,不知在何处?”

这话一出,范承勋立马变回了空洞诡异的恐怖模样,天空还出现一道半透明的天穹压下。

而花若溪神色不变,好像一无所知般,真诚提醒:

“眼下范掌门得低调些,别让某些小人抓着把柄攻讦。”

范承勋眨了眨眼,问范时纪:“那对兄妹可入药否?”

“启禀师尊,还未长毛,不堪用。”

“噢,那就放了吧。”

伴随着言语,场中压力消失,头顶的天穹也没了。

范时纪又离开一趟,再回来时手里拎着两个半大孩子,正是陈亦安、陈亦平。

两兄妹脸色苍白,不过总体还算镇定,也没受伤。

范时纪一撒手,他俩立刻跑到陆离身边,才瑟瑟发抖起来。

花若溪一抱拳道:“范掌门,咱家就先走了,打搅之处还望海涵。”

相关推荐:开局从垂钓开始从葬花宫垂钓诸天反派:垂钓万年,我专钓男主机缘从吞噬星空当天才吞噬星空之唯一玩家诡异,我要当头部刀镇星河鉴宝之王怒荡千军怪兽入侵,我被当成光之巨人复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