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侠 >赤侠

555 别无选择

随着“帝江太师”的消失,这种神异变化,让神州所有人都有了一种全新的认知:天变不足畏!

因为这是自然规律,不是神仙道法,不是妖魔伎俩。

每一幅“赤侠像”,也不再具备神奇的斩妖诛邪能力,因为没有妖邪,就不需要诛杀斩灭的神异。

妖风起,则赤侠出,合情合理。

“糟了……”

京城,无数妖兵魔将纷纷察觉到了不对劲,人心的变化,让它们重新感受到了一种排斥,就像是“国运化身”亲临,而明明“国运化身”早就消失。

是这天地在排斥,排斥的不是花草树木、鸟兽鱼虫、风雨雷电,排斥的是超凡神异。

甚至已经不是排斥,而是人心一念起,则妖魔生;一念落,则妖魔灭。

“此地不宜久留——”

诸多魔神当即遁走,没有丝毫犹豫,而那些弱小妖怪,却也没有遭受灭顶之灾,而是行走在山野街巷时,再也无法接触凡人。

临街相望,彼时故人是新人,与其寒暄许久的,不是旧时小妖,而是同学、同乡、同事。

“厌浥行露……”

“岂不夙夜……”

一声吟唱,在神州的一处破败村社的社屋中,男子的哼唱很是轻松,时而还能听到蛙鸣虫嘶,雅趣得很。

“谓行多露。”

“谓行多露……”

一盏灯亮起,在这里,没有人类,只有妖怪,它们接触不到凡人了,它们的世界也同凡人的世界隔绝。

或许头顶同一片天,但却千年万载都不会再相见,或许有缘分深厚的彼此,才会在无数个巧合后,见上一面。

但也只是一面。

要么,入我凡尘,寿数一百二十;要么,入我妖氛,此间再无人气。

没有妖魔相伴的凡间,凡人还是凡人;没有凡人存在的妖魔,妖魔也是凡人。

魏昊击杀“帝江太师”的变数,让整个神州都在震荡,这是前所未有的“天变”,这天,不是头顶的一片天,而是每一个人心中的“天”。

一切种种非凡之物,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从此以后,非凡便是一种称赞,仅此而已。

“这个魏昊真是该死,该死啊——”

昆仑,不知道多少昆仑女仙在那里诅咒着魏昊,这最后的天人通道,竟然就要彻底封死。

这已经不是仙法可以抗衡的力量,而是一种规则上的剥离,没有神仙的世界才是合理的,既然如此,神仙自当寂灭于无形之间。

倘若神仙有摘星拿月之能,那必有可以超越神仙的强者,将仙人屠杀如猪狗。

二者必有其一。

“缑氏老母”也察觉到自身的变化,身形居然暗澹,她虽然没有被遗忘,但也在被排斥。

本尊作为女仙之首的法力,也无法抗衡这种规则。

人心不再认可神仙妖魔,那神仙妖魔就无法居留在人心。

倘若有超凡大能唯心而存,有无上法力可以移山倒海,那么,唯心而存自然也唯心而灭。

“魏昊!你这条疯狗!你自己呢?你自己难道就能置身事外吗?!你神通怎么来的?!你以为是你自己修炼而来的吗?!你也必将被遗忘——”

“你只能跟我们一样,遁入仙界!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你的亲朋好友也会遁入仙界,到时候,是你们的死期——”

咒骂声不绝,其中不乏“元会地仙”,他们有的躲藏在海外八州,可现在,却也不得不被恐怖的力量否定。

整个世界在否定神通,否定神异,否定一切非凡。

龙族也感觉到了压力,它们想要振作,奋起抗衡,然而无用,只要抗衡,有腾云驾雾之能的龙族,必然从天而坠,然后摔个粉身碎骨。

“龙族可是人族的盟友——”

“难道连真龙也无法容忍吗——”

轰!

轰轰!

轰轰轰——

海外八州之中,一个个龙王、妖王,尝试着对抗这种规则,却纷纷坠落云头。

在波涛之中,“避水诀”再无作用,想要沉浮江海,须能在水中呼吸,才可以存活。

有巨龙舍不得人间,竟是退而化鲸,一头扎入深海,然后冲出海面,摔打着肉身,肉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寄生了大量的藤壶。

从此,龙吟消散,唯有鲸鸣。

大江之畔,数道“天赐流光”突然飞向天空,无数将士的功力散去,此刻两军对阵,唯有肉身的技艺、力量,身上披覆的铠甲,手中紧握的矛槊,才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本钱。

“先生,先生,我、我……”

丰今安的声音传来,魏昊不为所动。

“请爹爹转身,请爹爹转身……”

三公主带着哭腔,然而魏昊充耳不闻。

“魏家哥哥……”

“魏郎!”

“君子——”

无数声音传入耳中,魏昊依然澹漠应对。

直到昆仑的天人通道出现了崩坏,无数女仙争先恐后飞升仙界,这最后的人间仙境,终于开始破碎,魏昊这才面露微笑。

在神仙妖魔的诅咒声中,魏昊亲眼看着昆仑大山倒塌,这才心满意足地踏出了他的第一步。

没有法力的他,不依靠“烈士气焰”,竟然踩着无形的台阶,缓缓地走上天穹。

每一步,都会产生强而有力的轰鸣声,每一声,都是对人间的震撼。

他没有说什么,但所有听到轰鸣声的凡人,都清楚地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人间,不需要什么神仙救世主。

魏昊不是救世主,他只是刚巧来过人间的一介凡人而已。

大夏王朝的末年,跟神仙对弈再无干系,叛军只是理所当然的揭竿而起,能不能改朝换代,他们此刻并不知道。

一道道流光冲向天空,魏昊看到了许多熟人,巫三太子、袁君平、徐宜孙……这些敌人、朋友,都无法抗衡排斥的规则力量。

凡有超凡,要么没入凡尘,要么遁走飞升,没有别的选择。

无法蛰伏,无法掩藏,无法悄无声息,所有的神异妖异诡异,都会大白于天下,最后不得不离世。

又迈出一步时,魏昊想起许久之前跟徐望阙的一个约定,说是只要“龙骧军”有难,千里万里,徐将军只要开口,他就会前往相助。

此去经年,人不在人间,便留下一把兵器吧。

祖传的宝刀,凡间的宝刀,被魏昊乾坤一掷,扔到了阴山之下,刹那,地动山摇,唯有宝刀矗立山巅。

老将军徐望阙心有所感,登山拔出了这柄熟悉又陌生的大夏制式军刀。

“竟是如此平平无奇的刀……”

这一把刀,斩妖除魔、屠神戮仙,便是阴间都杀出了一个朗朗乾坤。

“玉宇澄清万里埃……”

徐望阙捧着刀,抬头看向天空中无数道流光,其中一道尤为普通,飞得不那么快,就像是有人在爬山一样。

“那定然就是魏大象了。”

徐老将军如是肯定地说道。

相关推荐:LOL之我的妖狐女友LOL:战队1胜8负让我首发了崛起,从1900开始神秘降临:我的交换不对等从军火商到战争之王[综影视]淡定人生综影视位面旅行开局娶了伽罗姐斗罗从迎娶千仞雪开始帝国第一纨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