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求生法则 >末日求生法则

第三百一十七章 讨论

“彪团所有人员,归队。现在,列队,向右转,向前进,”随着一声声号令,公司的彪团在洪为旺的带领下,朝着寒湖进发,过来接应飞行器下的大网了。

不一会儿,大网来到了岸边。彪团派出的小队立即将大网拉了上来,网里,正是寒湖剩下的荷叶。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得手了,”洪为旺喜不自胜地用通讯器汇报道。

“好。撤回来,”通讯器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是,”洪为旺立即领命。

公司人马轻松地拿到了寒湖里剩余的荷叶,着实让欧阳正羽脸色发黑。

“该死,该死,”他知道,接下来就要面临千百义和凌蔚的嘲笑了,于是,他一甩衣袖,也回到了自己的营地里去了。

千百义和凌蔚互看了一眼,俩人都清楚,随着欧阳正羽的离开,只怕他们三家联盟就此宣告破产,再想联手,几乎是毫无可能。

“接下来,只怕公司真要对我们出手,”凌蔚揪心地说道。从龙腾在他们面前秀盔甲开始,凌蔚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不会的,”千百义摇了摇头,“公司再厉害,他们也不过来了三个军团。真打起来,就是我们两家联手,也不会输于他们。我看,公司接下来必然要是乘坐飞机器,度过寒湖。就连欧阳正羽那家伙,恐怕也是这样想的。”

凌蔚又看了千百义一眼,心说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吗?

千百义注意到了凌蔚的眼神,哈哈一笑,“凌老弟,不是我不帮你,只是我们白虎堂,总共也就两架飞行器,我要坐一架,手下人也要坐一架,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说着,千百义也走了。

凌蔚脸色阴沉得都快滴水了。没辙,他拿千百义没辙。没有飞行器,人家不鸟他,他也没办法。可以想到,在白虎堂也掌握了飞行器建造技术之后,凌风堂就已经丧失了和白虎堂联盟的资格。

所谓联盟,必须是建立在双方实力对等的情况之下才可以的。

如今南山探秘,另外三家都有了超过凌风堂的实力,不理会凌蔚的想法,也实属正常。

“我希望你们都不要后悔,”凌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寒湖的排水仍在继续,可是寒湖整体水位,在一开始下降了一点之后,再也没有半点下降的趋势。

在生生地耗下了一天之后,四个势力的兵丁们都各自撤回了营地。

四大势力的首领们,也是一筹莫展。局面并没有凌蔚想像的那样糟糕。另外三家,并没有乘飞行器直奔寒湖的另一侧。

不过凌蔚的情绪并没有因为而好上一点。

他深信,只要另外三家派出精锐乘坐飞行器赶到寒湖另一侧,那么,凌风堂此次的南山探秘,就提前结束了。

为今之计,只要靠束星北来破局了。

沐易成、高宽和贾根生被凌蔚召集来了,见到凌蔚,高宽抢先汇报,“禀堂主,寒湖那边水位迟迟不见下降,我们是不是要采取点其他什么措施?”凌蔚没有说话。

沐易成看了看凌蔚的脸色,也不敢出声。至于贾根生,他善于察颜观色,更不会在这个时候抢先说什么。

帐篷里的气氛为之凝结。三个大队长渐渐的感觉到了压抑,最后都低下了头。

凌蔚见到时机差不多了,缓缓地开口了,“现在看来,寒湖不仅仅是寒冷和危险这么简单,只怕还有更多我们暂时无法解开的谜团。有个情况,我已通知了姜毅,你们其实也注意到了,对,就是公司拥有飞行器。事实上,不仅公司,就连特攻社和白虎堂,他们也都拥有飞行器。飞行器一出,不仅南山探秘的局面会为之改变,就连今后的大陆局面,也会发生剧变。叫你们过来,是让你们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沐易成等三个人都是带兵打仗的。他们都清楚,凌蔚所说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甚至局面比他们想像得更为糟糕。

“飞行器上能装载火炮吗?”沐易成第一个发问了。

高宽和贾根生也都竖起了耳朵。

“据千百义所说,目前还不行。但今天公司采摘荷叶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飞行器下面的悬架上,是可以站人的。他们可以撒下大网,也能投掷火弹。以后飞行器能装载火炮,也不见得就不可能。”

凌蔚的话,让沐易成等人更是惶恐。

是啊,另外三家都拥有了飞行器,以后别说打仗了,就连你夜间睡在大本营里,也不见得安全啊。

试想一下,你正在本部的房间里呼呼大睡,夜间一架飞行器飞来,向你的房间投掷几十枚燃烧弹,瞬间就能将你化成灰烬。

而且公司那里,还能通过卫星对你进行准确定位,别说他们这些大队长从此要惶惶不可终日,就是凌堂主,以后恐怕也会无法安睡了。

“堂主,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高宽请示道。

“你和束星北再取得联系,让他帮我们渡过寒湖。他的所得,全部归他。我们所得,给他四成,不,五成也行,”凌蔚一字一顿地说道。

“啊?”高宽一听这话,顿时惊呆了。

束星北的所得,全部归他自己。凌风堂的所得,还要分束星北一半。这,这对束星北,也太好了吧。

还不等高宽说话,贾根生抢先一步开口了,“堂主,请您再慎重考虑。说起来,束星北也就是一个外海来的蛮子,如果不是之前您放了他一条生路,他现在能不能活命都是未知数。还有,他一开始是在我们凌风堂这边上战场杀虫,我们没有控制他,他就应该感恩戴德了。试想一下,如果他去了另外三家中的任何一家,现在的束星北,难道不是奴隶吗?生死都掌控在别人的手里,让他生,则生;让他死,则死。对于这样的小角色,我们还要太拿他当一回事儿吗?”

凌蔚对于贾根生的表态,并不奇怪。如果贾根生不这样表态,那才叫奇怪呢。毕竟贾根生曾经在束星北手下吃过亏。

“易成,你觉得呢?”

“堂主,就按您所说的,他的所得全部归他,我们的所得,给他四成也太多了,最后给他一成,也是照顾了他的情绪了。毕竟没有他,我们的精锐也过不去,”沐易成不像贾根生那样迫不及待地跳脚,他要理性得多。

“高宽,先联系,看看他怎么说?”

高宽一听凌蔚让他现场联系,立即明白了。凌蔚是要全程旁听了。

“是。”

高宽开始联系束星北。

此时的束星北,正面色凝重地站在寒湖的另一侧。

四家势力用炸药轰炸寒湖堤坝的声音,足以惊动整个南山。束星北当然也得听得一清二楚。

自己这边,得抓紧了。如果寒湖的水真被那些人排了个一干二净,木精灵族处境危险,就连束星北自己,也要提前脱身。

被上万名精锐重重包围,束星北再厉害,也是送菜的份。

至于在四大势力面前解释,说自己在这一边一无所获,也不会有人相信。

在绝对的优势下,谁也不会相信别人的话,直接将有疑点的人抓起来,检查他获得的一切,不是更简单更直接吗?

木精灵族也有两个人站在束星北的身边,揪心地看着寒湖。

“完了,完了。”两个人瞪着水面,涕泪横流。换个其他场景,束星北可能会觉得滑稽可笑,可现在,他一点儿也不笑不出来。

叶正他们都站在束星北的身边。

“聂队,也许不用太担心,”叶正比束星北来得更早,对寒湖水位更清楚。他告诉束星北,水位一开始的确下降了一点,后来就始终维持原样,没有变化。

“哦?”束星北挑了挑眉头。这倒是个好消息。

“留几个人,轮班在这里观察着,一有变化,立即告诉我,”束星北说着,便要离开。

“是,”叶正领令,跟着就开始点出了四个人,让他们全天候地观察着寒湖。

寒湖的情况,不像想像中的那么紧急,束星北也就安心多了。吃过午饭,他继续练习着自己的青木练习诀。

这时,通讯器响了。

接听之后,束星北听到了高宽的声音。

“聂兄弟,我是你的大哥高宽啊,”高宽朗声说着,声音听起来格外响亮与豪爽。

“有事说事,”束星北淡淡地应道。

“呃,”高宽好不尴尬。他看了看凌蔚等人,发现没有谁对自己碰了一鼻子灰感兴趣,目光都盯在通讯器上面了。

“聂兄弟,明人不说暗话。我高宽的确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但我们凌堂主待你不薄吧?在你草叶岛遇到危难的时候,让况氏兄弟和你们做交易,送金币给你,甚至还把我们自己都紧张的火炮炮弹都送来了给你,这个恩情,不小吧,”高宽又说道。

“再不进入正题,我就要挂断了。”

“等等,等等。我们凌堂主有意派一批精锐过来,你帮我们一把。凌堂主说了,你的所得全部归你,我们的所得到时候分你一成,”高宽不得不直奔主题。

相关推荐:隔壁老王的发家史斗罗从豌豆射手开始人在斗罗,立志要做教皇斗罗:从觉醒哥斯拉开始恣意人生从三十而已开始三国模拟器:这个刘封绝地求生公路求生,我有提示系统文娱,我只喜欢拍电影无限军火库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