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的只想当一个学神啊 >我真的只想当一个学神啊

第八百三十二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报道!

利翁斯老先生在数学界的地位丝毫不会比法尔廷斯、怀尔斯等数学大师低,影响力巨大,而且他极少在网络上留言,这次留言评论的又是已开始传出去、引发无数人关注的秦克的论文,顿时火上浇油,使得这篇论文以恐怖的速度传播出去,许多因为时差还在熟睡的数学家都被同行的电话叫醒,然后连脸都顾不上洗,便冲到了电脑前,开始细读这篇论文……

对于许多真心喜欢数学和理论物理的学者来说,一篇高质量的论文堪比最昂贵的美酒,让人沉迷回味不已。

而“秦克”和“宁青筠”联手合着的论文,或者单独着作的论文,基本上都能达到这样的档次。

论文的评论区数量也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尤其是利翁斯老先生的评论下面,又有了更多的评论。

【利翁斯教授果真厉害,居然看完了!我只扛过了32页,之后就完全看不懂了!】

【说出来有点丢脸,我,纽约大学的数学副教授,一口气只看到了61页。】

【我从第47页起,就不断地翻找后面提及的参考文献,查询涉及到的定理公式,才能慢慢看下去。】

【虽然我目前只看懂了五分之一不到,但里面的精妙构思和数学处理技巧已让我惊为观止受益匪浅,天下间也只有他俩的论文能让我看得这样生不如死却又如痴如醉。】

【强烈求下科普或者进行公开的学术讲座啊,这篇论文的标题这么华丽,内容却难上天了,我敢保证全世界第一遍就能全部看懂的数学家顶多只有十人!】

【你说的这十人到底包括哪些人?我很好奇,起码我刚才花了四个半小时来看这第一遍,只看懂了大概80%。】

【楼上666,居然能看懂八成……卧槽,这账号ID,不是加州大学的陶折轩教授吗?您也只能看懂八成?】

【秦院士宁院士联手出击,恐怖如斯!】

【虽然看不太懂,但我可以高声宣布,物理大一统从今天起掀开新的一页!】

杨-米尔斯方程虽然在普通人当中的名气不大,多数普通人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但在数学界和物理学界,它的鼎鼎大名绝不会逊色于N-S方程。

作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术成果之一,它是物理大一统的重要里程碑、也是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重要理论基础,这篇《杨-米尔斯方程的质量间隙问题证明及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数学化解释》,不但从数学的角度描述了质量间隙问题的奥秘,更以数学语言重新解读了一遍粒子物理标准模型,其意义之大可想而知。

当这篇论文的消息被传回国内时,以薛维康院士、迟永江院士为首的“王派”数学家,正不遗余力地向同行大力推荐这篇论文,两者共振的结果便是各路国内媒体、大V、自媒体蜂拥而上,抢着这个绝对会轰动世界的学术大新闻。

提出“杨-米尔斯方程”的两大作者之一的杨老先生目前就在国内,而且还恢复了夏国国籍,而解释证明这条方程通解、证明了质量间隙问题的数学家又是夏国本土的数学家,国内对之的反应简直就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狂欢”!

是的,狂欢。

甚至还超过了当初N-S方程通解发布时引起的轰动。

毕竟对于国内民众来说,N-S方程是啥玩意都没多少人清楚,虽然“杨-米尔斯方程”具体说的是什么也同样没多少人能说清楚,但只要知道,这是咱们夏国人捣鼓出来的、让全世界都为之仰望的伟大学术成果就行了!

何况将之补完的还是全国当前最火爆最受关注的秦克院士、宁青筠院士!

民众的爱国之心,民族自豪感、文化自信心在这条新闻的刺激下,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多巴胺的分泌瞬间便翻了几倍,促使着下丘脑和脑垂体腺的传递更多的欢愉和亢奋信息。

于是还在白天的夏国,很快就陷入了狂欢般的激动之中,发达的互联网上最能体现这一点。

几乎各大媒体都开始铺天盖地地发动宣传,讲解什么是杨-米尔斯理论、什么是杨-米尔斯方程,什么叫质量间隙,什么是粒子物理标准模型,这个问题的数学解读有什么意义……连许多大学没毕业的自媒体都来凑热闹,随便搜索点东西就敢吹嘘。

这样的结果是夏国一下子就迈入了全民皆科学家的境界,在傍晚下班时,如果不与同事吹上两句“杨-米尔斯方程”,简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夏国人了。

网上的标题党出没最为夸张。

《他俩的大脑已超越了超级计算机!》

《这对小夫妻的智商能顶一万名科学家!》

《数学界与物理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学家,超越牛顿超越霍金超越宇宙》——为什么这里只提牛顿和霍金,又加个莫名其妙的“宇宙”,那是因为这标题的作者是个初一学生,唯二记得的物理学家就两位。

网友们的回复同样欢乐:

【宁院士还在怀孕期就又与丈夫一起解决了一个千禧年数学难题,了不起!】

【以后谁叫一孕傻三年的,我就拿这个例子来打他们的脸!看看宁院士,明显智商依然处于巅峰状态嘛!】

【距离他们拿到诺奖才过去两个月不到吧?前段时间他们还给国内的航空业升级了导航,避免了空难事故的发生……这样超神的科学家,我只能说一句——他们是夏国人太棒,我永远为他们而自豪!】

【天下无敌,国之瑰宝!】

【嗯,今天又是秦神和宁同学震惊世界的一天。咦,为什么我说“又”呢?】

【夏国科学家提出的理论,夏国科学家进行补完和解读,完美!】

【不知道什么叫物理大一统,反正我只知道他俩又做了一件很牛逼的事就行了,对吧?】

当然,网上也不乏一些阴阳怪气的声音,主要是针对论文的难度过高的。

比如说什么——“这篇论文太难了,写这么难的论文根本毫无意义,一个学术成果如果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也对人类的进步又能产生多大的作用?”

“整篇论文我只看到了‘卖弄’,卖弄学识,卖弄水平,故作玄虚,为什么就不能像通俗科普读物一样,对自己的理论进行讲解?归根到底还是水平不行吧?”

“我们教授都表示看不明白,呵,我就奇怪了,这样人人都看不明白的论文写给谁看?有本事他们自己审稿自己发表啊!”

这样负面的评论自然被秦克和宁青筠的粉丝们喷成了筛子。

【呵呵,自己水平不行还要别人迁就你?你算老几?】

【这是我见过最没脑子的低级黑,居然黑秦院士宁院士的水平太高,论文让你看不懂?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几斤几两?】

【秦院士和宁院士是顶尖的科学家,不是科普作家,没有普及最高深学术成果的义务,更没这必要。与其让他们迁就绝大多数,不如让他们继续一骑绝尘,引导人类的文明进步更来得实际!就像黎曼和欧拉、高斯,他们一生之中的着作时隔百多年,现在还让数学界不断挖掘,不断受益,这才是顶尖数学家应该做的事!】

就在网上骂声不断,吵成一片之时,《泰晤士先锋学术报》的记者,联系了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特罗维奇教授进行采访。

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是世界上最大型的粒子物理学实验室,更是粒子物理的最权威机构之一,长期以来,夏国的科学家哪怕能进入其中工作,也顶多只能起到“打杂”的角色,根本无权参与到最核心最关键的大型加速器实验之中。

所以对于这篇由夏国科学家合着的、引起无数人关注的、与粒子物理有关的数学论文的看法,就成为了很劲爆的新闻点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泰晤士先锋学术报》确实极具新闻敏锐性。

特罗维奇教授是里颇有名气的粒子物理学家,与多数埋头做研究的科学家不一样,他喜欢上网发表言论,向来以粒子物理学家的权威人士自居。记者联系了一圈的专家,只有他愿意接受采访。

记者问道:“特罗维奇教授,请问你们有留意到一个重大消息吗?着名的夏国科学家秦克院士、宁青筠院士在一天前上传了题为《杨-米尔斯方程的质量间隙问题证明及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数学化解释》的预印版论文,里面有用数学语言对粒子物理标准模型进行了全新的解读。”

头发已差不多掉光的秃顶老教授略带傲慢地点头道:“我们确实听过这篇论文。”

记者马上问道:“你们对这篇据说会深远地影响到粒子物理发展的论文,有什么看法?”

“目前我们大多数对这论文感兴趣的同行还在研究,他们有什么看法我不清楚,也没专门就此事发表评论,不过就我个人来看,这篇论文问题不少。”

记者飞快作着记录:“您认为哪里有问题?”

“有关数学的部分我不作评论,我不是数学家,看不懂那么长那么多的数学术语与数学计算。但有一点我是看懂了的。在这篇论文的最后,那两位年轻的夏国菲尔兹奖得主用数学算式,通过论文里发现的质量关系,以希格斯玻色子的质量、Z玻色子的质量、顶夸克的质量、缪子的寿命计算出W玻色子的质量为80466 MeV/c^2。”

记者好奇问道:“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特罗维奇教授轻声嗤笑道:“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这个数值与我们以前通过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理论计算出来的结果不一致,与至今为止测量出来的最精确值80433.5±9.4 MeV/c^2同样有着较大的差异,两者之间存在着7个标准偏差。作为物理学家,我很难相信光靠着数学计算,就能得出一个完全正确的数值,更别说这个数值与原本的计算、实验测量都有较大的差异。”

记者不解道:“这些在论文里也有说明,秦院士与宁院士对于这个异于寻常的数值偏差,提出需要对粒子物理标准模型进行新的修正,比如引进新物理,他们认为是传闻中的暗物质导致了理论上计算出来的数值与通过大型正负电子对撞机、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实验测量数值之间的偏差。”

“暗物质?”特罗维奇教授嗤之以鼻:“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进行高能粒子对撞实验,尝试产生暗物质粒子,但目前尚未出现任何暗物质存在的直接探测证据。可以说,暗物质至今依然只是理论上提出的可能存在于宇宙中的一种不可见物质。他们想光凭着一篇论文里的理论计算,就想证明暗物质是存在的?”

记者道:“两位院士只是提出了一个假设,并没有证明……”

“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我从不认为脱离了实验,光凭数学家们的写写算算就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如果是这样还要我们物理学家来做什么?这个世界只需要数学家就行了。”

记者其实很想说一句,那两位夏国的大数学家其实也是大物理学家,而且是拿过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超级大牛,但看到特罗维奇教授那带着妒忌的悻悻然神色,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尤其是特罗维奇教授又补充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去年我们进行超环面仪器实验和紧凑缪子线圈实验时,就得出了希格斯玻色子衰变为Z玻色子和光子的首个证据。接下来不久,我们还会重新启用进行过小升级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再次进行W玻色子的质量精确测试,同时启动的还会有新一轮的超环面仪器实验和紧凑缪子线圈实验,说不定我们会发现粒子物理学标准模型预测之外的新粒子,正式推开新物理的大门!实验才是粒子物理迈向未来的关键,而不是没多少人能看懂的、所谓的理论计算!”

……

《泰晤士先锋学术报》的这篇采访稿在当天晚上就发表了出来,很多媒体在转发时不嫌事大,直接将特罗维奇教授的表态当成了的表态,各种耸人听闻的标题便诞生了:

《认为夏国两位数学大师的论文存在大问题,与他们的粒子物理实验结果不符!》

《并不认同火爆论文的观点,并为了推翻两位夏国科学家的论文,而重启大型强子对撞机实验!》

《:实验才是粒子物理迈向未来的关键!》

这样为了吸引眼球而瞎编的标题,自然一石激起千层浪!

相关推荐:救个校花当老婆当上帝重新开始进化诸天万界神龙系统重回2002跨时空交易诡秘:从怪物开始我,元芳?奶团五岁半,大佬们排队宠疯了地府祖宗五岁半13路末班车2超级全能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