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潜龙 >红楼潜龙

六百五十八:提前造反

在座众人听到赵全的建议,皆是一惊,随后也都是沉默着看向了田九成,田九成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便犹豫了起来。

赵全见状急忙对田九成道:“田大哥,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下决定罢!先下手为强,不然真的等人家有所防备之后,恐怕就是悔之晚矣啊!”

田九成闻言张了张嘴,还是犹犹豫豫的道:“可是…………”赵全打断道:“没什么可是了!大哥现在已经由不得我们再从容布置了!”

赵全焦急的道:“大哥!现在就起事,没准儿还能打他们一个错手不及,要是再继续拖下去,恐怕等到朝廷反应过来,你我就连起事的机会都没有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赵全继续说道:“李善治绝对挺不了多久,或许今晚,或许现在就已经招了,锦衣卫那帮鹰犬您是知道的!他们传递消息很快的!或许明天就会有朝廷大军就会来清剿咱们!不!”

赵全瞪大眼睛看着众人道:“要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说人家都不会再派大军来清剿了!或许一个区区的沔县衙役就能把咱们全都就地正法!”

众人闻言皆是脸色一沉,何妙顺闻言也是急忙的上前焦急的道:“大哥!咱们反了他球攮的罢!现在再不反,怕是就再也反不了了!”

高福兴也是沉着脸看着田九成道:“其实现在就反了也不是不行,兄弟们都布置了这么多年了,差不多也都准备齐全了…………动手罢!”

田九成看着众人的神情,自己慢慢的脚下踱着步,缓缓的走着,似乎在思考一般,随后也是拳头往桌子上一砸一咬牙一跺脚:“好!那咱们就反了他球攮的!”

众人闻言皆是精神一振,随后田九成转过身来,看着众人道:“那咱们就按照之前咱们说好了的计划来!”

田九成看着何妙顺道:“妙顺,你去找金刚奴,叫他今天晚上就带着训练好的弟兄们来咱们这儿!”

何妙顺闻言很是兴奋的点头应下,田九成又看向高福兴道:“福兴,今天晚上我们这边起事之后就会攻进县城,按照咱们之前说好的来!”

高福兴沉着脸点了点头道:“大哥放心!我都明白!县衙里现在都是咱们的人!到时候我直接软禁了县衙里的所有官员,里应外合,一举攻下沔县!”

田九成一拍手掌道:“说的好!”随后田九成又看向赵全道:“事情有变,赵全兄弟不能在咱们这里久留了,还请赵全兄弟马上回去丰州,帮我联系一下安达可汗,告诉他这里的情况,就说我已决意起今晚就起事!请安达可汗届时于北方呼应!”

赵全连忙抱拳道:“我现在立刻就走,一定会尽快的把大哥的意思转达给安达可汗的!”

田九成上前抓住了赵全的手用力的摇了摇:“拜托了!”赵全认真的点了点头,田九成便看向了在座的众人沉声道:“大家开始罢!”

“是!”

…………

“下官大同总兵史鼐,见过淇国公,伏请国公爷大安!”

史鼐最近的日子过的不错,自从他做了大同总兵之后,可能是兵血实在是太好喝了,史鼐居然都胖了不少…………

原本史鼐其实也不瘦,但是却是那种给人一种很壮的感觉,应该算是将军肚的那种,但是现在,史鼐已经彻底的变成了虚胖,甚至现在连跪下来都困难…………

宋清看都没有看史鼐,甚至连车帘都没有挑起来,只是沉声嗯了一声,随后傲然的道:“起来罢,里面答话。”

史鼐急忙的陪着笑答应了下来,随后便“挣扎”着爬了起来,累的呼哧带喘的,缓了好久之后,这才急匆匆的追在宋清的车架之后,进了里面。

等到进去之后,宋清直接坐到了主座上,史鼐屁都不敢放一个站在下面跟个仆人一样双手拢在身前,微微的弯着身子躬着身,笑得跟个弥勒佛似的…………

宋清没有搭理他,只是坐下拧了拧脖子道:“你大同府的军镇这些年的辎重兵员统计,最近的军报,花名册拿来我看,这还用教吗?”

史鼐闻言一愣,随后急忙的点头称是,急忙的道:“下官这就去安排,这就去…………”说着陪着笑急忙下去吩咐人把早就准备好了的那些东西送了上来。

史鼐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中央传来消息淇国公宋清要巡视边防的时候,史鼐就预料到有这么一出,故而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假账,今天终于到了考验他的时候了!

史鼐知道,自己是靠着贾璟的关系上来的,所以宋清肯定是要为难自己,这个时候说自己反水了,估计人家宋清也不带信的…………

故而史鼐干脆的把资格放低一点就好了,毕竟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我都这样了,您好意思和我一般见识吗?我就是个捞钱的,贾璟可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们两尊神仙打架,可别伤了我这个小鬼儿!

史鼐可不在乎他是不是在丢贾璟的脸面,他只想捞钱,只要能继续捞钱,他才不在乎你们有什么恩怨情仇呢…………

史鼐陪着笑将手中的所有卷宗全都交给了宋清,宋清随意的看了一眼,随后随手打开了一份看了起来,只是看了一眼,宋清就知道自己手里的这是一份假账…………

假的简直不能再假了!只要是在军队里干过的,几乎就没有一个看不出来这是一份假账的那种!

但宋清却只是不动声色的抬起头看了史鼐一眼,史鼐连忙憨憨的陪着笑,宋清的嘴角也不禁弯了弯,倒也不必现在就拆穿了这头蠢猪,等着日后或许能够用这个把柄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宋清一面翻阅着手中的卷宗,一面对史鼐道:“史总兵将大同府管的很好嘛…………”

史鼐急忙的九十度鞠躬:“都是下官应该做的!”宋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状似无意的道:“最近大同府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军情战报之类的?”

史鼐急忙道:“没有!绝对没有!”史鼐说着上前陪着笑道:“国公爷容禀,最近北面比较太平,只有鞑靼人经常来劫掠。”

宋清“哦?”了一声,随后看向史鼐道:“可是,本公并未在战报上看到保龄侯的战报战果啊?”

史鼐得意的笑着道:“国公爷您不知道,下官自从来到大同府之后,一直奉行避战不出,保存实力的战策战略!国公爷可以看到,我大同府从下官来到之后,几乎没有士兵减员!”

宋清闻言脸颊不由得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避战不出,保存实力》

亏你他妈说的出口!

大燕不是只有大同府的,大同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建一个乌龟壳缩在里面不出来了!而是在必要的时候,借助大同府的屯兵驱赶来犯之敌,保境安民!

大同府之外不知道多少村落!多少大燕的百姓!那些才是被鞑靼人劫掠的主要群体!人家鞑靼人脑子有毛病跑来劫掠你大同府?明知道你大同府是军镇还要主动上门儿送菜?

宋清冷冷的看着史鼐,史鼐似乎也是看出来了宋清的意思,所以笑容逐渐的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

宋清冷冷的道:“所以保龄侯一次都没有驱逐过鞑靼人了?”史鼐干咳了一下,随后开始转变策略对宋清诉苦道:“国公爷您不知道,下官接下来的真的是一个烂摊子啊!”

宋清闻言不由得更是有些恼怒,史鼐的上一任大同总兵乃是吉安侯宁伦,那是他的部下…………

史鼐尚不自知,仍旧是对宋清诉苦,只说大同府士兵的战力下降严重,说军粮辎重不足,说鞑靼人来去如风难以捉摸,总而言之我不主动出击都是有缘由的,绝对不是因为我怯战怕死!

“所以国公爷啊,不是下官无能,实在是这大同府…………啊!”

宋清一把将手中的卷宗砸在了史鼐的脸上!史鼐顿时吓得愣住了不敢说话,宋清勐地起身大怒道:“明天!就明天!本公要检阅大同府兵!要是你敢弄出岔子来的话,就洗干净脖子等死罢!”

说着冷哼一声,大阔步的走出了史鼐的府衙,身后的史鼐吓的面色苍白,急忙的便朝着宋清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国公爷!国公爷!留步,留步啊!国公爷您听我解释啊!”

…………

夜色深沉,沔县的城墙之上,几个衙役正拄着枪打着哈欠,平日里晚上几乎没什么事情,县城的城门都是关着的,县城的城墙虽然都是土坯的,但是很好很厚,要是防大军肯定是够呛,但是沔县这种地方本身就不会遇到什么大军,所以平日里也就防防山贼土匪。

那些山贼土匪可没有这个实力攻打县城,所以素日里这些衙役们也就是盯着远处的黑暗发个呆,互相之间聊天打屁打发时间罢了。

一个衙役站到了半夜,肚子开始咕咕作响,人一饿,就容易冷,这数九寒天的,大晚上在外面站一宿,怕是第二天就得变冰凋!

所以大家都是逛一会儿,就围着篝火取暖,吃着家里准备好的吃食和酒,一边暖着身子,一边吹牛打屁,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几个穿着衙役服,戴着军帽,用方巾包着头包着耳朵,围着篝火喝着酒,就着大饼吃着酱肉,其中一个中年汉子对后面吼道:“二虎!过来一起吃点儿!傻小子真不怕冷啊?站在那里干什么?风大!”

一个年轻的衙役则是抱着大枪看着远处的黑暗,紧紧的抿着嘴,就算是鼻涕从鼻子上流下来都冻成了冰柱了,依然是一丝不苟的站在那…………

中年汉子还想叫,旁边年轻一点儿的取笑道:“老王叔,你不用搭理他,他享受着呢,虎子做梦都想当大将军,在那里过瘾呢!”

中年汉子拍了年轻衙役的脑袋一下,随后起身走到那个叫做龙二虎的年轻衙役身边,拄着枪用肩膀撞了他一下,龙二虎这才回过神来看向中年汉子:“老王叔,咋了?”

中年汉子嘿嘿一笑,将手中裹着酱肉的大饼递到龙二虎眼前:“吃罢!”龙二虎眼前一亮,一抹鼻子,傻笑着道谢之后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中年汉子不由得拍了龙二虎一下:“你个瓜怂!慢点儿!没人跟你抢!”龙二虎笑了笑仍旧狼吞虎咽的吃着。

中年汉子笑着道:“想做大将军?”龙二虎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中年汉子笑着道:“想做大将军,只会站岗可不行!”

龙二虎狼吞虎咽的塞得满嘴都是,闻言对中年汉子道:“老王叔,我觉得,只会站岗成不了大将军,但是连岗都站不好的,一定成不了大将军!”

中年汉子沉默了一下,随后抬起脚就踹了龙二虎一脚:“你个瓜怂!连你叔的话都不听了?”

龙二虎也不恼,嘿嘿的笑了笑,中年汉子刚要继续说些什么,龙二虎却是整个人都一愣,呆呆的看着前方,中年汉子见状笑道:“咋?你个娃子还被踹傻了不成?”

龙二虎整个人都呆愣的站在原地,中年汉子顺着龙二虎呆滞的视线看去,随后脸上的表情也是缓缓凝滞…………

只见无数的火把从远处奔涌而来,似乎凝聚成了火一样的河流!他们一辈子都没看到过这样多的人!

中年汉子一愣,随后大吼道:“敌袭!敌袭!!!”一众衙役愣了一下,随后皆是笑了起来:“老王,你也傻了?”

“你看看,我就说不能离二虎太近不是?”

“啥敌袭?老王,你跟俺们说说,是不是关二爷带着秦琼来打咱们沔县了?”

众人皆是哈哈大笑着,直到一支羽箭嗖的一声插在了他们当中一个人的脖颈上,那人脸上笑容凝滞,鲜血喷涌而出,溅在了白雪之上,红的耀眼…………

笑声戛然而止,随后众人皆是脸色苍白的慌乱了起来,只见一个个竹梯轻而易举的搭在了城墙上,紧接着一个个头戴白巾的人光着脚的人便衔着刀冲了上来!

顿时所有的衙役皆是慌乱了起来,尖叫着敲锣打鼓的向城墙下跑去!他们不过是衙役,抓抓小偷小摸的还行,真叫他们跟一群强人拼命?他们不当场尿裤子都算是胆子大了!

倒还真有一个,龙二虎在短暂的失神之后立马就回过神来了,整个人都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看着冲到眼前的贼人,龙二虎大喝一声,手中长枪一动,居然真的把那个贼人捅了个对穿!

龙二虎大叫一声,随后大踏步上前,一脚蹬在竹梯之上,拼命的大吼一声竟然真的硬生生把竹梯推了下去!

几个刚刚爬上竹梯的白莲教众下面的还好,上面的登时摔的脑浆迸裂!当场毙命!甚至还砸死了一个!

龙二虎士气大振,不由得更是豪情万丈,整个人激动的只抖,当即挥动着大枪用想了好久的台词吼道:“寸土不让!燕将龙二虎在此!贼人休得放肆!但使末将在此,绝不放一人进城,但是龙城飞将…………”

那个中年衙役原本都快跑下去了,一看龙二虎还在后面像是唱戏一样吊着嗓子唱着什么,挥舞着大枪,当即暗骂一声,上前就拉住龙二虎的脖领子:“将个屁!赶紧逃命罢!”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这些乱党一看少说也有一千来人了,你小子就是真的关二爷在世,也他娘的得让人家活生生一刀刀砍死!

龙二虎被揪着脖领子一时挣扎不开,抬头看去,正是那个中年衙役,只能是无奈的道:“老王叔,您放开我,我还要守城呢…………”

老王叔恨恨的道:“守个屁!就靠你?用啥守啊?抓紧回家!快快逃命去罢!你要是死了,你叫你娘还咋活?”

龙二虎想了想道:“咱们不回衙门吗?大人肯定有退敌之策!咱们不能丢下大人自己跑路啊?”

老王叔抿着嘴没说话,还大人呢!这么多人进攻沔县,这个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他们这些小人物也就罢了,大不了就把衙役衣裳脱了换了就是,沔县知县可是官,人家造反第一个杀的就是你当官的!

两人早就跑下了城墙,龙二虎还想跑回去,只见城墙上早已满是火光,只得无奈的跟着老王叔向家里跑去。

此时大街上也是乱了起来,乱党随便的烧杀抢掠,一个衣衫散乱的妇女刚冲出了对着龙二虎他们喊着救命,便被一刀刺死在地!

龙二虎大怒,刚要上前,老王叔当即大叫一声:“闪开!”龙二虎正在愣神之时,一股热血便溅在了脸上!

相关推荐:我的寒门赘婿寒门仕子转生狂狮录嫂夫人寒门科举之路重生之我绝不当舔狗神医狂妃神医狂妃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穿越教之神鬼剑士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