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阴之外 >光阴之外

第七百四十六章 曾经的望古第一域

孙嬷嬷的话语,让这宴会内的众人,纷纷低头,掩盖自己的神情。

因为有些人,是禁忌,不能提。

安海公主也是目露奇芒,她了解自己这个乳母,知晓对方年轻的时候,不但人脉广泛,更是具备不俗的手腕。

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既是自己的乳母,也是五皇子的乳母。

更不可能在皇宫活到现在,还被人皇赏赐告老还乡。

这无不说明,乳母具备睿智之思,更对人皇忠心耿耿。

所以,以乳母的阅历,自然知晓言语在很多时候,既是武器,也是态度,任何一句话,都不单单表面所表达的含义。

那么能在这里,说出方才那句话,自然意义深远。

安海公主若有所思,忍不住看了眼身边满脸和蔼的乳母,对方在进宫之前的背景,自己这里也都找不到任何痕迹,无从知晓,也查询不到。

她只是知道,对方曾有一女,但却夭折,而后被自己母亲请奏,安排进了宫,成为了自己的乳母。

而皇家的乳母可不单单喂奶那么简单,还有着特殊的身份。

为防止后宫干政影响皇族体面,皇家大都会用一些方法,使皇子与生母之间的关系澹化,乳母是这个环节里的一部分。

要负责皇子皇女的起居,陪伴,初期的教导以及指点,直至成年。

代替了母亲的作用,与其朝夕相伴,所以皇子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形成,会受乳母影响,乳母将直接影响皇子未来做事的态度以及处理一些事情的手段。

所以在皇家,乳母,亦师亦母。

安海公主沉思时,孙嬷嬷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安海公主连忙抬头,脸上本能的露出笑容,望向宁炎。

宁炎神色有些复杂。

孙嬷嬷的这句话,让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随之而来的则是心头的惆怅以及深埋在心底的记忆。

对于母亲的样子,他已经记不清了。

而母亲的名字,也成为了一个皇都的禁忌,没有人敢去提起,他记忆里,这是母亲离世后,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起。

于是宁炎深吸口气,起身走到孙嬷嬷前方,抱拳一拜。

孙嬷嬷望着宁炎,笑容保持着和蔼,将其召唤到自己的身边另一侧。

更是将宁炎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手中。

可她内心却是叹息,她自然知晓安海将宁炎带来的目的,可她离开了皇都后,也不太愿意参合进去。

毕竟,天澜王的死亡,人皇的法旨,这里面蕴着的含义,无不透着可能要有一场夺嫡的风暴,即将在皇都卷起。

另一个重点,是宁炎……

曾经被压下的历史,后辈不知晓,但她曾亲眼看见宁炎母亲的崛起,也见到其惊艳绝伦的才华,更见到了一夜之间的血色悲剧以及另一位皇子死亡。

那是宁炎的孪生哥哥。

宁炎,也从那一天开始,被人刻意的疏远。

所以她之前对宁炎与许青,冷澹却不蕴恶意,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但灵霞皇的到来,使得一切不一样了。

她虽不会孤掷一注,可适当的照顾,还是要有的,于是有了之前的那句话,以及现在的举动。

而宴会内的众人每一个背后,都与皇都存在千丝万缕的关联。

自己的这句话,自己的行为,想来也很快会被一些有心之人知晓。

这足够了。

就这样,宴会在进行到明月当空时,灵霞皇伸了个懒腰,起身走了,许青也起身,向孙嬷嬷告辞。

望着许青,孙嬷嬷目中露出一抹深意,想了想后,她索性拿出了三枚玉简,递给了一旁的宁炎。

让宁炎到了皇都后,代自己送给三个老朋友。

宁炎本能的看向许青,许青微微点头,于是宁炎深吸口气,郑重的接过。

随后,离开。

回传送阵的路上,月光下,宁炎显然是被勾起了往事,情绪低落,默默的跟随在许青的身边。

直至走了半途,许青拍了拍宁炎的肩膀。

“没事,不管怎样,你都是封海郡的执剑者。”

许青的这句话,落在宁炎的耳中,宁炎心中升起温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他轻声开口。

“谢谢老大。”

“其实也没啥,就是怕给你丢人,我这个皇子,在皇都其实没什么地位,被边缘化,也没人和我接触。”

“我知道原因,是因为我母亲,她在皇都,是一个禁忌……”

“我原本还有一个哥哥,我俩是孪生,他性格比我果断,脑子比我聪明,一切的一切都比我好,虽沉默寡言,可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他。”

“而他对我,也是极好的,我小时候有些懦弱,是他在保护我,但他也死了啊,母亲死后的第二天,他死了,一同死亡的,是府内的所有人,除了最没用的我。”

“而后我在皇都,茫然无助,只能小心翼翼,独自一人。”

“诺大的皇城……”

宁炎苦涩,摇了摇头。

“直至数年后,我接到了父皇的一道法旨,他让我去封海郡,去那里隐姓埋名,然后默默记录一切。”

“然后,我遇到了老大你。”

宁炎望着许青,月光下,旷野里,他吐露了从不对外人说的话语,因为这一路走来,不知不觉中,许青在他的感受里,与自己的哥哥,越来越像了。

许青抬头看着苍穹,没人知道他想到了谁……许久他抬手揉了揉宁炎的头发。

“去了皇都后,若不开心,我们一起回封海郡。”

“嗯!”宁炎用力点头。

许青笑了笑,继续前行。

月光里,他们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了天边。

数日后,泰安郡的传送古阵开启,许青一行人于传送阵中离开,而与他们一起的还有旁人。

那是安海公主。

她在传送阵开启前到来,与许青他们一同前往皇都大域。

随着阵法光芒的消失,距离灰海大域间隔三域的地方,一片浩瀚大地上,一座占地巨大的阵法中,其内光芒闪耀。

这阵法的大小,远远超越许青一路所看的所有传送古阵,足足三倍之大,材质更是惊人,都是上等的灵石打造,且在这传送阵四周,还有数不清的巨石。

每一个上面,都刻着符文,散出恐怖的波动。

更远处,还有一座军营。

他们的职责,就是守护传送阵,时刻都有人族军士,在八方巡逻。

而这样的阵法,在这片大地上并非一座,各自目的地不同,军营在这里同样多处。

至于这片大地,是环形的!

它就好似一个圆环,范围之大,与很多小一些的域相差不多。

但在这里,只是人族皇都大域的一部分。

在这环形大地内,间隔一片虚无之海,还有一座环形大地,甚至更深处,这样的环形大地,一个套着一个,足足上百。

而被这上百环地包围的正中心,那里赫然存在了一颗巨大无比的星辰,磅礴惊人,哪怕距离很远,也都能隐隐见到其影。

它不是泥土形成,而是气态!

其上云雾缭绕,时而还有一个又一个漩涡如风暴般出现,伴随着闪电,轰隆隆的声响回荡八方。

这是一颗庞大且撼神的气态星。

星辰四周的星环,就是一个又一个环形大陆。

而在这巨大星辰的下方,是漆黑的深渊。

“这里,就是皇都大域!”

“整个皇都大域,其实可以看成悬空,大域的下方是一片深渊,深不见底,罕有人知道里面真正存在了什么,不过有传说,那里通往一个叫做煌天的地方。”

“而皇都大域本身的样子,是一颗惊人的气态星,它是无数年前玄幽古皇从天外炼化所来,做为其古皇宫,如今是我人族的祖地。”

“气态星内部就算是皇族子嗣,也都没有资格踏入,唯有人皇以及未来的太子,才有资格进入星辰内部祭祖。”

“而这颗气态星四周的一百层星环,就是我族子民居住之地,我们脚下的,就是最外层,这里看似大地,实际是光被神通凝固后形成。”

“这些星环由外向内,越是靠近气态星,居住的要求与层次就越高,至于最内的一层……便是我人族的皇都。”

气态星最外围的环上,随着那座传送阵的闪耀,许青一行人的身影与安海公主,一同出现。

现身的一刻,安海公主的声音传出。

来自封海郡的众人,也都被眼前这浩瀚的一幕震撼,即便是碍于修为,看不见太广,可安海公主的话语,在每一个封海郡修士的心中,都铺展了一幕画面。

不过队长撇嘴,没去在意,紫玄则是凝望星辰之影,目中露出迷茫。

其他人虽震撼,可也很快相继压下心中波澜,恢复过来,各自沉默,许青也收回目光,扫了眼一旁的安海公主,微微点头。

安海公主神色如常,可心底很是惊奇,她知道人族皇都大域因是曾经古皇打造的望古第一域,所以与寻常大域不同,第一次感知很难从容,封海郡修士之前也是这般,可恢复的未免太快。

但她很快压下惊讶,继续与许青他们同行,就这样,数日过去,在安海公主的安排下,他们一路向着最内环的皇都传送临近。

随着越来越近,那颗巨大的气态星,也越来越清晰的映入众人的目中。

只见云雾缭绕的星辰上,随着云雾的流淌,偶尔会如掀开面纱般,将一尊浩瀚惊人的玄幽古皇凋像,显露出来。

那凋像在这颗星辰上盘膝打坐,虽是死物,但神采逼真,气势滔天。

作者耳根其他书: 仙逆 三寸人间 一念永恒 求魔 我欲封天 天逆
相关推荐:我的2120美漫从黑袍纠察队开始凶猛领主大航海模拟器:开局直视古神主神调查员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从今天开始随心所欲和学姐恋爱真难拯救六界从谈恋爱开始无良神明与不存在老婆的恋爱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