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消费系男神 >消费系男神

第457章 今天真热闹

狗烈左思右想,一咬牙,去!

按理来讲,以他今时今日的身家地位,内陆省份地级市的长官都不需要搭理,既没有助力,也不会有太多交集。

但是,家乡是另外一回事儿。

父母亲人都在人家治下,不提交好,至少得给面子。

而且吧……陈妍妃,终归是年少时的白月光。

单单冲着这一点,第二天,韩烈打扮得规规矩矩,成熟英气,去了一趟办公室。

陈老板的气质仍然是那么令人如沐春风。

看到韩烈,马上从办公桌里移步,笑容满面的伸出双手。

“韩总,贵客啊!”

“小韩!”

韩烈一挑眉,郑重纠正:“后学末进,治下小民,不敢在前辈长者面前称总。”

“哈哈哈,你啊你啊,是真的不一样喽!”

陈老板大笑着把韩烈领到会客区,宾主落座,唏嘘感慨:“一年前看到你时,就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早晚有一飞冲天之日。

但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你居然飞得这么快、这么高……”

韩烈浅浅一笑,顺着聊。

“一年前多亏了您在一旁镇场子,否则潘总也不见得会那么痛快,我起家的第一桶金,严格来讲,仰仗您不少啊!”

“哎哎哎,可别往我脸上贴金!”

陈老板哈哈大笑,很爽朗,很痛快,态度愈发亲近。

“当时我只是担心女儿,和你有什么干系?潘大军做人从不在小处纠缠,有我没我都会赔偿,要是碰到一个没有格局的,你再往我身上安功劳!”

他夸潘大军,那韩烈就顺着夸,总之全程捧场。

“潘总确实有魄力,花费那么大精力盖的梦园,说转给我就全盘转让了,到现在都没有一句怨言,是真的痛快!”

“嗯,潘大军的格局,我是佩服的。”

陈老板点点头,语气唏嘘:“不过也幸亏了他的果断,才有了如今你们的双赢。梦园的高价售出,对全市都是有好处的,我要感谢你们啊!”

这里的好处,没有一定高度的人还真听不懂。

韩烈不可能往身上揽这种功劳,摇头道:“在商言商,我们都是被利益驱动着办事的,真要是对市里的发展有什么帮助,那也是您和班子一心谋发展、因势利导所形成的善果。”

“嗳!小韩你也是梦城人,喝着家乡的水长大的,可千万不能有这种事不关己的想法!”

韩烈从善如流:“是,您批评的对,如果之后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的地方,我当然乐意为家乡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韩烈表了态,陈老板心里就妥帖了。

慢悠悠道:“机关肯定不会强行要求你去做什么,当然了,我们确实打算围绕着梦园做一些规划。

按照目前传闻的售价,梦园几乎要把市里的顶级富豪一网打尽,重新规划改造商业区,扩建道路,提升周边服务设施,形成集聚效应,对于整座城市都是有巨大好处的。

小韩,我现在只需要一句准话——

梦园到底什么时候开售?购房主体到底是常住、闲置还是投资?”

韩烈彻底懂了。

前岳父这是奔着房价红利来的啊……

小城市和大城市不一样,像是魔都,高档住宅区比较分散,商业区集中在市中心,更注重人流量。

而梦城这种小地方,一旦梦园聚集起百来个顶级富豪常住,那么整个周边都要受益。

从最小处着眼,小区楼下的百姓水果店肯定要换成精品水果店,理发店的王二狗马上升级成托尼老师,唯独隔壁的SPA会所倒了血霉,只能搬走。

类似这些影响,韩烈不需要考虑,陈老板却想要利用好。

他年轻力壮,正是有野心的时候,完全可以理解。

明白了前岳父的目的,韩烈果断表态:“您希望是什么样的状态,我这边一定尽力配合!”

嘿!这人精!

陈老板在心里暗暗感叹:当初真是看走眼了,太看轻了韩烈的潜力啊……

“那就多谢韩总对家乡的大力支持了!”

陈老板亲手给韩烈把茶水斟满,随口闲聊似的提了嘴:“梦园是一处非典型、非常规的高档小区,售价方面不能按照现实情况来衡量,也不会对梦城的整体楼市造成过大影响,所以我是完全尊重你在商言商的想法的,尽管放手去干,我也想看看你到底能够创造出怎样的辉煌!”

懂了!

能炒到多高,就炒多高呗!

这句闲聊的重点,落到哪一句上都行,全看个人悟性。

如果韩烈是一个正统房地产商,陈老板讲话可能会更加隐晦,但既然韩烈是做一次性买卖的,那就没有必要了。

狗烈心领神会,点头回曰:“目前形势大好,想必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好好!”

陈老板意识到潜台词已经被正确解读,很高兴,又给韩烈递了支烟。

狗烈忽然想拍张照片给镇宅兽发过去。

——瞧见没有?

我跟你爹吞云吐雾喝茶闲聊呢,还不叫叔叔?

接下来,陈老板又关心了两句韩烈的基金。

态度是这样的:“那些矿老板的钱总是闲置在银行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你带他们多赚一些,而他们常住梦园,终归还是会在家乡投资消费的,好事,大好事啊!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

其实没有。

但是韩烈不得不绞尽脑汁想出来一个。

“等我们开路演会的时候,能不能借用一下小招?”

“可以啊!”陈老板当场同意,“到时候给我也发一张函,我亲自去给你庆功!”

“可不敢劳驾您。”韩烈笑着推辞。

“劳驾什么,见外!”

陈老板一副拿韩烈当女婿对待的架势,但是只字不提陈妍妃。

韩烈本以为话题差不多结束了,抬手看看时间,半个小时,跟预计的差不多。

结果陈老板稳稳当当的坐着,闲聊似的又问了一个事。

“韩总,你现在既做证券市场,又开始涉及股权投资,不知道有没有接触过咱们矿省的首富,海鑫那位李总?”

李朝晖?

韩烈对他可是闻名已久了。

矿省的传统老板大多藏富,真正高调的只有两个半人,一个贾总,一个李总,最后半个不提也罢。

李总这个人呢,传奇事迹很多,而且跟韩烈的领域多少有些重叠,可最终的归宿却又如同迷一般,是本土少数能够引发韩烈好奇的商人。

不知道前岳父突然提起他是什么意思?

“没有接触过。”

韩烈老老实实摇头:“我最近忙得厉害,李总这阵子应该也挺忙吧?”

“那确实忙,忙的是焦头烂额啊!”

前岳父意味深长的看了韩烈一眼,轻笑一声。

“我听说,李总最近在打听你,可能是想要找你聊聊,你注意点。”

注意什么?

得自己理解。

韩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看到陈老板抬手瞄了一眼手表,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得,告辞吧!

陈老板热情的起身相送,到了办公室门口,踯躅了那么一瞬间,终于还是开口提到了陈妍妃。

“小韩,你和妃妃是好朋友,以后有机会的话……要互相帮助。”

“那是自然,我很珍惜每一个朋友。”

韩烈笑着应是,把纳闷深深的藏在心底。

帮助?

用词有点暧昧啊……是随口的,还是怎么回事?

看他的态度,也不像是愿意让我跟陈妍妃深入接触的意思啊……

一时间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再多想,时至今日,很多以前特别重要的事,现在也就那样吧。

出了机关,韩烈坐上车,回家。

潘少航努力克制着兴奋,沉稳的开着车。

直到韩烈家楼下,才忍不住问:“烈哥,我报了魔都交大,今后的寒暑假,能不能到你公司里实习啊?”

哟,这孩子可真敢赌啊!

韩烈惊讶的看了一眼潘少航,他今年的成绩比去年更好,清北能去,藤校也能去,反正都要打通关系给刘汉和儿子找推荐信,多给潘少航搞一封也不是事儿。

韩烈之前还跟潘大军提过这茬,怎么潘少航默不作声的认定魔都了?

“想清楚了?”

潘少航重重点头:“想清楚了!我想学点能够自己立足的真本事!”

“行,放寒假来找我报到。”

韩烈留下简简单单一句话,转身上楼。

而潘少航却兴奋的一挥拳头,低声嘶吼了几声。

瞧瞧给孩子乐的,给韩烈打工都能开心成这样……

不一样了啊……什么都不一样了。

当初潘少航向韩烈挥拳的时候多桀骜多嚣张?

现在,不过是一个仰望者而已。

……

爬楼梯时,韩烈又碰到了刘怜怜。

这姑娘100%是趴在门口,在等韩烈上楼,否则肯定没有这么巧的。

“烈烈,回来啦?”

“嗯,干嘛呢你这是,有事儿吧?”

狗烈也不撩不套路了,简单直接。

她凑上前来,神秘兮兮的问:“哥,你是不是认识冰姐和大秘密啊?”

一声哥,把韩烈叫得恍忽了一瞬。

多久没听到了?

其实没多久,一两年而已,但在记忆中已是半生。

“你听谁说的?”

韩烈很快恢复,不答反问。

刘怜怜老老实实回道:“很多人都说你的基金特别受那些大明星追捧,我感觉挺靠谱的,哥,你要是有能力,帮我要两个小角色,让我锻炼锻炼呗?”

韩烈笑了,笑得很欣慰。

还行,这个青梅竹马便宜妹妹至少足够坦诚,没有乱耍心眼儿。

“简单,我朋友开了家娱乐公司,回头你去把经纪约签到那,然后让他们给你安排吧。”

忽然抬手摸了摸刘怜怜的头,韩烈转身上楼。

小姑娘痴痴的看着韩烈的背影,少女心里一片酸甜苦辣。

等她回家,母亲又开始絮叨:“靠谱不啊?自己有能力不安排,随手扔给别人……怜怜,要不然你还是找个正经大公司吧?”

老刘怼了她一句,然后她马上不依不饶的骂了回去。

典型的心气不顺找架吵呢。

刘怜怜叹了口气。

“妈啊,咱们家呢,就是一个住在老旧国企家属区里的普通家庭,这辈子能碰到的最高级别的贵人,正常也就是你们厂长那个级别的。

现在咱们邻居,我的儿时玩伴发达了,讲句难听点的话,咱家祖坟都烧着了才有这么一份情谊,你是不是非得给我搅和成陌生人了才开心啊?”

“你这孩子,我能不盼着你好吗?”

滴咕没停,可气势彻底下去了,这么多年以来,还真就是第一次。

……

韩烈到家时,家里果然有客人。

都不需要看脸,一听到那忽然高亢起来的笑声,就知道是父亲厂里的领导。

澹澹的打了声招呼,对方很快就知趣告辞。

这种来客根本不是有什么明确目的,单纯只是过来混个脸熟,展现一下态度。

等人一走,马红莲急吼吼问:“烈烈你还能待几天?”

韩烈马上警惕起来:“什么意思?”

“要是没啥正事儿了,你就赶紧滚蛋吧!”

老马大姐翻起一个大大的白眼儿,满脸的嫌弃。

“你一回来,家里准没好!你瞅瞅这一天天一波又一波的,跟旅馆有什么区别?然后你和你爹跟大爷似的屁事不干……”

韩烈被絮叨的脑仁子生疼,幸好,农行老沉的电话救了他。

“喂,沉行,怎么了?”

“老弟,有个人通过我领导托到我这里来了,我讲讲情况,你自己决定要不要见……”

沉诚苦笑开口,那意思是,他替韩烈顶住了巨大的压力。

韩烈好奇了:“谁啊?那么大威力?”

“李朝晖。”

沉诚没有卖关子,当即倒了出来:“现在人已经到梦城了,估计正在酒店准备饭局……”

卧槽!

怎么又是他?

看起来这位首富大哥是真急了啊……

“行啊,那就见一面呗,又不是什么大事。”

韩烈轻松笑回。

以他现在的影响力,跟瘦死的李总仍然没法比,但已经是同一级。

见个面,聊聊天,谈不上有什么影响。

刚答应下来,王奇伟忽然又打来电话。

“韩老师啊,我到梦城了!今天不光是想请你喝酒,还准备给你介绍一个能人!互金行业协会的章会长,您听说过没有?”

“哈!如雷贯耳啊!”

韩烈忍不住乐了。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什么牛鬼蛇神都赶在今天来凑热闹了?

见,都见!太有意思了。

“这样吧,我这边还有一个饭局,你们一起过来吧,李朝晖安排的,老王你没什么忌讳吧?”

“卧槽!”

老王惊呼出声:“我他妈还是他债主呢,我能有啥忌讳?在哪?我马上到!”

得,今天这局啊,彻底热闹喽!

相关推荐:人在秦时,风后奇门秦时明月之阴阳八奇技全能中单(电竞)在校生绝世天骄当青春幻想具现后我的2120美漫从黑袍纠察队开始凶猛领主大航海模拟器:开局直视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