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三国:她携无限物资搞基建 >穿越三国:她携无限物资搞基建

第三百一十二章 伥鬼

张三爷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公孙颜办事利索,兜来绕去只会浪费大家时间。

谄媚行了一礼后,果断直入主题。

“年后行动,请颜娘子也算我一个吧!”

公孙颜微挑了挑眉。

张飞的请求,在她的预料之中。

否则,她何苦绕着圈子让张飞瞧见那些拉雪橇的犬。

可知道是一码事,爽快答应是另一码事。

公孙颜垂下眼睫,有些为难道:“张三叔回令支时不是说过,三月便要返去许都与兄长们团聚?”

“若此次行动你再领军,三月哪回得去许都。”

听公孙颜的话,张飞黑脸上纠结一闪而逝。

半晌才厚着脸皮道:“那是之前,现在嘛,这有些变化也正常!”

他之前哪知道大侄女和子龙在策划那般大事。

昨夜烙饼一样在榻上翻了一宿,最后还是决定在令支再待段时日。

左右二位兄长好生呆在许都,六月再回去,也是一样的。

当人想时,总是能找到理由说服自己的。

公孙颜捧茶盏啜饮,掩去唇畔笑意,大方道:“好啊,那张三叔便去吧。”

“待会我便下文书给子龙。”

“此番行动筹划已久,张三叔还需尽快适应,莫要落了进度。”

张飞在见公孙颜点头时,已高兴得搓手。

配发的头盔手套他不爱戴,一双黑手冻得好似皲裂老树皮,摩挲沙沙作响。

“好!好!好!”

在屋中连续喊了三声好,张飞一刻也不愿等,催促着公孙颜下文书。

待得了文书,宝贝地往怀里一揣。

“我得先去演武堂,挑几个随军军司马。”

演武堂中大量紧急培训出来的军司马,单领出来资质不高,没有什么名将种子。

但领兵出征时,谁用谁知道。

赵云、张郃等麾下都有几个演武堂出身的副将。

只张飞一直犹犹豫豫,归还令符时,眼巴巴瞧着几个用得极顺手的回了演武堂。

他倒也知道规矩,在这些关乎原则的事项上并不搅缠。

如今重新揣了一纸文书,他心里热乎乎,着急忙慌便要去挑人。

“我就先告辞啦!”

没个正形的将桌上零食一揽,外袍下摆兜了,张飞撒腿便往外跑。

公孙颜在他背后提醒道:“张三叔,除夕记得来公孙家。”

除夕为岁暮,新旧交替之际,在这动荡的汉末,这个节日和元日一样,都具有格外特殊的意义。

除夕庆幸自己又活过一年,到了元日便祈求能再活一年。

公孙颜身边人大多孤寡飘零,索性在公孙家设下家宴,一块过年。

吃吃喝喝,拉近些关系。

这次家宴后,只怕很长时间再无相聚机会了。

听得公孙颜喊声,张飞脚步顿了一瞬。

扭转头来,胡须乱翘:“记着呢!正好我去山中猎头熊。”

说罢,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公孙颜不由轻笑摇头。

这时江书佐面上带着些喜色进来报道:“颜娘子,大家都已封印了。”

封印指年前大小官吏缄封公文书信和印鉴,就此搁笔休吏,各归其家。

照着汉朝廷的规矩,早在冬至日便要休吏,直到正月十五后。

但这规矩被公孙颜划拉划拉,一笔抹去。

年节正是忙碌的时候,休息是浪费生命。

家居令支的官吏,硬生生被她留着忙到此时。

江书佐越发圆胖的脸上,挤满笑容。

能得喘息几日,他也高兴得紧,热情道:“我为您烧封泥。”

言罢,不知从哪寻来一个小锅,烧热了封泥,期待候着公孙颜。

这盼着休沐歇息的神情,都让公孙颜心生不忍。

顿了顿,搁笔道:“封吧。”

江书佐协同阿兰,将公孙颜案桌上公文书卷,全数封存于箱中。

随后浇上封泥,盖上太守府大印,直到元日后开印重启。

江书佐见得箱上印泥大印渐渐凝固,高兴得眉毛都要飞扬起来。

公孙颜站起身来,阿兰立刻取来大氅披在她的肩头。

方踏出门,便见一个个官吏列队立在前堂。

众多期待视线望来,公孙颜挥了挥手。

一队队早候在廊上的仆从端来彩雕朱盘。

朱盘中,码着一个个红艳艳的锦袋。

公孙颜不是只会画大饼的魔鬼,要官吏兢兢业业,便会给出对得起他们付出的酬劳。

绝不叫人白干活。

这一个个朱红锦袋中,照着官职位次,分装了不同分量,纯金打制的金瓜子、金花生。

现阶段令支城中,百姓以物易物为主,部分五铢钱在市面流通。

这些小粒的金瓜子金花生,吉利且价值不菲,足顶这些官吏半年的俸禄。

沉甸甸往手中一放,想来会是超度加班怨气的最佳利器。

袋中还有一块二指宽的小木牌。

可凭木牌在太守府后院,领到对这个时代来说最重要不过的米粮布帛以及一些肉食鲜蔬和糖果。

足够这些官吏归家后得到妻儿老小的热情迎接。

随着唱名声,一个个红锦袋从公孙颜手中亲发下去。

笑语盈盈的女郎,散财时瞧着身上罩着一层熠熠金光。

个个眼下青黑的官吏掂着重量,口中的谢颜娘子倒是真情实感许多。

公孙颜半句不提明年如何,恐将人吓坏。

浅笑着将最沉的一个红锦囊递到李历手中:“先生今年辛苦了。”

比起钱财李历更希望多得一两日休沐假期,但此时是万不可能拆台扫兴的。

一捋胡须感动道:“蒙您恩赐,没齿难忘。”

“受娘子之恩,食娘子之禄,当以死报之。”

他唱作俱佳,半点看不出来昨夜加班时心里骂骂咧咧,想着来年一定要挂印跑路的模样。

有他这煽动带头,余下大小官吏当即齐声再谢。

有那记吃不记打比较感性的,受这气氛感染,竟抹起眼泪来。

在一片歌功颂德中,公孙颜在袖摆遮掩下,给李历竖了一个大拇指。

李历心中有些助纣为虐的愧疚感,但很快又全数抛开。

压力与苦难不会减小,但他可寻人分担。

化为伥鬼的李历,忍不住摸了摸藏在袖中的一纸名册——上边记载了他的诸多冀州同乡。

待到来年春暖花开,李历便要去信邀他们来辽西畅饮甘美佳酿,聊聊抱负和未来。

相关推荐:重启汉末网游之汉末雄主快穿:偏执反派在我怀里奶唧唧穿书后我成了偏执大佬的白月光武松要救潘金莲斗罗之武魂写轮眼和响雷果实玄幻:我能查看万物词条霸武奥特曼之开局获得贝利亚勋章斗罗:我的王妃是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