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朝仙吏 >天朝仙吏

第九百七十四章童尸魂灵!灵蛇伴生

莽莽丛林,瘴气飘飘,飞禽走兽,一派原始森林气象。

“休休休~”

两道遁光从天边相对飞驰而来。

“二郎,今儿怎么有空来遥州?”

云端上,小狐仙黛烟显出身形,见了楚尘,很是欣喜。

自打青颖回青州闭关潜修后,她修行之余就显得有些无趣了,见了好友,倍感亲切。

“黛烟,有事找你帮忙。”

楚尘对黛烟倒是没有太客套,直接将青云先生之事大致说了一番,道:

“青云先生转生在遥州一带,我在此地人生地不熟,想请你当个向导。”

黛烟出身青州,自然知晓青云先生,也了解当年广平郡发生的事,妖族出身的她,对青云先生有着天然的好感与敬仰:

“能帮到青云先生是我的荣幸,二郎,你眼下可有线索?”

楚尘点头,从袖中掏出了一块青玉:

“崔府君赐下了这块青玉,冥冥中能有所感应,先生转世之地就在附近,不过气息微弱,具体方位分辨不出,想必是受了阵法禁制屏蔽。”

说完,楚尘又道:

“黛烟,此地好像是你们神狐宫的地盘吧...”

“不错!”

小狐仙黛烟明白了楚尘的意思,展颜一笑:

“二郎,你算是找对人了,本地部落藏身之地颇为隐秘,不为外人所知,不过,他们向我们神狐宫上贡,我帮你问问。”

说着,小狐仙黛烟手掐法诀,元神沟通着什么。

片刻后。

“黛烟,如何?”

小狐仙黛烟灿然一笑:“这附近,的确有一个大型部落。”

楚尘心中一喜,没有多说,跟着黛烟,向着瘴气滚滚的深山之中遁去。

“哗哗哗~”

高山飞瀑,雾气弥漫。

两道流光落地,楚尘、黛烟在这座深山瀑布间显露身形。

“二郎,飞瀑中别有洞天,暗藏一处巨型溶洞,里面有一个部落,名为樟丘,人口上千,在此繁衍生息数十年。”

楚尘打量了一下周遭草木,发现了不少樟树,当即也就明白了部落名称的由来:

“青玉绽放神光,隐隐有所感应,想必先生诞生之地就在此处,黛烟...”

黛烟点头,随即从腰间取出一块金石打造的令牌,打出一道法诀。

以黛烟神狐宫少主的身份,她抵达此地,摆出身份,按理说,樟丘部落马上就会有人迎接。

然而,令人错愕的是,半天都没有动静。

“这...”

黛烟脸上有些挂不住,感觉在好友面前丢了面子。

也就是二人意外之际,小鬼仔冒了出来,望着飞瀑,皱眉道:

“师兄,黛烟姐姐,此地不对劲...”

“小鬼仔,什么意思?”

“周遭天地间的劫炁横生。”

楚尘、黛烟齐齐皱眉、

劫炁横生,莫非,青玉先生已经入劫了?

一念至此,楚尘一双【火眼雷眸】落在了飞瀑周遭,隐隐间,窥得周遭阵法,没有犹豫,伸手一探。

【摘星拿月手】化作擎天巨掌,向着山中一拍。

“轰隆隆!”

一阵地动山摇后,障眼法阵被破,飞瀑一侧,草木之间出现了一条石径,直通山洞,遥遥一看,还能看到城郭堡垒。

“进去看看。”

楚尘、黛烟鱼贯而入。

在一番暴力破阵后,二人轻松打破了山洞外的结界。

一般情况下,樟丘部落里面人,早就听闻动静赶来了,然而,二人硬闯山洞没有遇到任何人为阻力,轻松闯入山洞之中。

一入山洞,二人神色微微一变,一股血腥味带着湿润水汽,冲鼻而来。

“二郎,真出事了。”

“嗯!还是来晚一步,此地遭遇了大劫。”

楚尘心中早有预期,颇为冷静,神识深入溶洞,一窥究竟。

随便一扫,就在溶洞中窥得了几十具尸体,躺倒在血泊中。

明明地上的鲜血还算新鲜,不过,尸体却像是死了许久的干尸,精炁全无,魂魄之力全无,毫无生命气息。

黛烟:“他们被掠夺了精炁,妖魔所为?”

“恐怕不是妖魔,周遭没有什么浊煞魔炁,有点像部落冲突斗争。”

楚尘摇头,他执掌离州监察司,对本地“风土人情”有着深厚的了解:

“这些年,血祭之风盛行,许多部落、妖族相互征伐间,也会掠夺败者精炁、魂魄当做战利品拿回去祭祀巫神,这几年,你们遥州眼下也有这种趋势了。”

说到这,楚尘叹息一声。

离天巫神最大的恐怖,莫过于此。

他让原本有血有肉的人,统统变成了嗜血冷酷的“妖魔”。

此前,各方部落征伐、倾轧,大多是因为山头、资源的竞争而大打出手,虽说野蛮残酷了一点,不过双方都是为了生存而战,没有真正的对错之分。

然而,“血祭”风靡盛行后,部落之间的战争,很多时候不是为了争夺生存资源,而是单纯地觊觎对方的肉身、灵魂,想将对方当做“祭品”,献给巫神,继而壮大自身。

在这过程中,血祭之风刮过的地方,就会将一方生灵异化,让此地变得乌烟瘴气,群魔乱舞。

为了利益,为了满足欲望,无情无义,不讲任何道义,对同族、对任何有情生灵举起屠刀,让身处“血祭之风”的人,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离天巫神我倒是知晓,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些年,他们扩张的如此迅勐,触手竟伸到了遥州。”

黛烟微微有些惊讶,这些年,她静心潜修,很少插手神狐宫下面的具体差事,还真不太了解。

不过,身为神狐宫少主,她对离天巫神天然排斥,生出忧患意识。

这种恐怖的巫神组织,任何势力都不敢小觑。

二人知晓事情不妙,没有多说什么,径直深入溶洞。

这处溶洞不小,岔路一条连着一条,四通八达,千窟万洞,若是一般人进入山洞,很容易迷路。

楚尘、黛烟神识强大,很快搜遍了山洞。

一番搜寻下来,楚尘麾下兵马找到了上百具尸体,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无一例外,统统被人吸摄了精炁,化作了干尸,排列整齐,摆在了洞府中。

“也不知是谁,如此胆大包天,完全没有将我们神狐宫放在眼里。”

小狐仙黛烟见了这么多尸体,不由有些愠怒,樟丘部落属于神狐宫的下属势力,莫名其妙,受到袭击,这算是对他们神狐宫的挑衅。

楚尘心中也难以平静。

不过,这会他没有回应黛烟,目光灼灼,落在了地上的尸体上。

一双【火眼雷眸】窥破虚妄,他能看到黛烟看不到的东西。

不多时,他的眸子落在了一具幼童尸体上。

幼童尸体同样也是一具干尸,精炁全无,不过,在【火眼雷眸】之下,他窥得童尸体内有丁点灵光,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童魂体蜷缩在干尸上,恋恋不舍,酣然入睡。

黛烟看出了楚尘的异常,顺着他的目光,也落在了童尸上:

“二郎,这童尸有何不同之处?”

“这具童尸体内还有魂体残留...”

楚尘不由有些惊奇:“如此弱小的魂体,竟还能聚形成灵...””

从童尸的情况上,不难看出,它同样与周围的尸体一样,遭遇外人掠夺精炁、魂魄。

只是,他天赋异禀,遭遇厄难之下,仍旧保住了一道残魂。

当然了,这道残魂气息微弱,若是不遇见楚尘,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自行消散于天地间。

楚尘没有犹豫,从腰间拿出【铁血丹心宝葫】,向着童尸一照。

随即,一道铁血洪流向童尸飞了过去。

【铁血丹心宝葫】是兵家至宝,也是养鬼、温养魂魄的好宝贝,在宝葫之力下的催动下,童尸中飞出一道灵光。

不多时,灵光化作了一个五六岁大的孩童。

“这...这不会是青云先生吧!”

黛烟说完,许是猜测太过惊悚,她声音都有些干涩...

一般情况下,受人邪法掠夺精炁、魂魄,一个孩童哪能抵挡,保下些许残魂。

不过,若对方是青云先生...

她都有点不敢想下去了。

“恐怕不是,据崔府君说,青云先生十年前就投胎转世了,眼下十来岁,眼前童尸也就五六岁,不会是先生...”

“那就好!”

黛烟松了一口气,有些惋惜遗憾:

“这娃娃魂体如此灵异,想必天生聪明灵慧,等它心智成熟,天赋就会慢慢显现,是一颗好苗子,可惜了,没有遇上好造化...”

楚尘点头,对黛烟这话颇为赞同,刚想附和,然而,一旁的小鬼仔这会却是开口了:

“黛烟姐姐,谁说他没有遇上造化,遇上我家师兄和我,就是他最大的造化!”

小狐仙黛烟有些意外:

“小鬼仔,此话怎么说?”

另一边,楚尘听了小鬼仔这话,许是猜到了什么,神色微微一变:

“小鬼仔,它与你有缘法?”

“嗯嗯!”

小鬼仔点头:“它有通灵天赋,我看到它,莫名觉得亲切。”

楚尘有些意外。

无意间,竟遇上了拥有仙童天赋的小鬼。

说起来,小鬼仔这种耳报“仙童”并不难祭炼,寻六七八岁聪慧小儿,忽遇病患、厄运横死,便可施展灵山法门,召仙童之炁下凡,与之融合混炼,继而炼成耳报仙童。

不过,仙童尤为天赋。

寻常找了童子魂灵,炼成的耳报仙童,预兆不是很灵,培养了也无用。

既耽误了修行人的精力,浪费了大量修行资源,也耽搁了人家孩童的造化,还不如超度人家,让人家早点投个好胎。

也正因为如此,灵山派择选“耳报仙童”要求极高,单脉相传,唯有灵山派嫡脉,身居道统之人,方有资格祭炼耳报仙童。

若没遇上合适的人选,灵山派都不会轻易培养。

师父许平道长把“小鬼仔”给了楚尘后,后续也没有培养新的耳报仙童,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寻到合适的好苗子。

眼下见小鬼仔开口点名传承,楚尘心中不由一喜。

能让小鬼仔点名传承,这意味着,眼前的小魂童,仙童天赋相当不错。

小鬼仔又打量了小童魂一样,拉了拉师兄的衣角,道:

“师兄,咱们把他带回灵山派,你召仙童之炁下凡,我传它仙童法诀,更生他还没有仙童,把它调教好了,给更生当仙童,对它来说,也算是一番造化,以后说不定也能跟我一样,吃吃喝喝,修成大神通。”

“二郎,恭喜恭喜!”

黛烟这会算是明白了小鬼仔口中的“造化”,冲着楚尘拱手祝贺,心中不由有些羡慕。

谁不想身边有一个像“小鬼仔”一样的耳报仙童。

若这不是灵山不传之秘,她都想请楚尘帮她也培养一个耳报小仙童。

“此事后面再说!”

楚尘对小鬼仔的提议颇为心动,不过,眼下他心中担忧青云先生的安危,没有与小鬼仔多讨论,给掌中小童魂体渡了一口真元之炁。

“休!”

“醒来!”

不多时,楚尘掌中,巴掌大小的“小童魂体”悠悠醒来。

一见楚尘、青颖,它许是有些害怕,下意识就往后退,小人差点掉下手掌,惊魂不定。

小鬼仔化作差不多大小的小人,跳上手掌,拉住“小鬼童”的手。

“小家伙,不要怕,我家师兄、黛烟姐姐是好人,你不要怕。”

小鬼童见了小鬼仔这个“同类”,莫名有了点安全感,打量四周,又看了看楚尘、黛烟,怯生生问道:

“你们不是巫神?”

楚尘、黛烟一听“巫神”,心中不由叹息一声。

果然是与“血祭”有关。

“孩子,姐姐不是坏人,我是神狐宫少主黛烟,你可听过?”

黛烟声音轻柔,温柔无比,莫名令人心安。

“小子见过上使!”

小鬼童许是听闻过“神狐宫”,一听黛烟自报来历,顿时放下了警惕。

黛烟见对方懂事见礼,心中越发有些怜惜,柔声问道:

“孩子,你们族中发生了何事?”

小鬼童闻言,许是回忆起了什么,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巫师爷爷要把少族长血祭,族长不答应,大人们就分成两帮打了起来,打得好凶,我娘亲带着我离开家中,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半路我就眼前一黑...”

樟丘少族长?部落山寨内讧!

“孩子,你可知大人们为什么打起来?”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巫神大人四处搜罗天赋异禀的少年,少主被巫神大人看中了...”

说起少族长,小童滴滴咕咕又道:

“我家少族长可神了,有灵蛇伴生...”

楚尘、黛烟神色一变。

灵蛇伴生...青云先生!

相关推荐:我们白银都是这么玩的疯了吧,你管这叫检察官满唐红种田练武平天下你看我像不像仙我在诸天有角色这个医生不缺钱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娱乐圈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