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靖安侯 >靖安侯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惊喜

寒冬正月,本就不太适合出门,即便出门,也应该是坐马车舒服一些,毕竟有个遮风挡雨的车厢,不至于像骑马一样,被寒风摧残。

不过因为军情紧急,徐州那里有很多事情,需要沉毅去处理,因此他一路上没有怎么耽搁时间,六百里路,一路骑马坐船,只用了六天时间就奔到了。

这个速度,着实不算慢,不要说沉毅,就连他的一些随从,也有些吃不消,蒋胜更是被寒风吹得生了病,过了淮河之后就开始发热。

不过因为距离已经不远了,沉毅还是带着他赶到了徐州。

正月二十一下午,沉老爷抵达了徐州府境内。

城里的淮安军,早知道他的行程,沉毅刚进徐州府没有多久,就有淮安军的骑兵奔出来,列在官道两旁,夹道欢迎。

淮安军三个主将,一起骑马出城相迎,见到脸色都被冻的有些发青的沉毅之后,三人对视了一眼,纷纷下马,半跪在地上,低头行礼:“见过沉公!”

沉老爷搓了搓手,吐出一口雾气,开口道:“外面冷,就不跟你们客气了,先上马,进城之后再说。”

说到这里,沉毅看了看身后,脸色已经有些苍白的蒋胜,开口道:“蒋胜病了,找一辆马车来,弄得暖和一些,慢慢拉他进城。”

凌肃立刻点头,回头看向跟过来的刘明远,低喝道:“快去寻马车来。”

刘明远恭敬低头,应了声是。

薛威看了一眼骑在马上的沉毅,有些担心:“沉公,您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也一并坐马车进城罢,城里的事情虽然多,但是没有特别着急的,不急这么半天一天的时间。”

沉毅微微摇头,沉声道:“一路风霜都过来了,不差这一会儿,都上马罢。”

“早些进城,便能早暖和一会。”

说罢,沉老爷伸手拍了拍麾下坐骑的脖子,然后轻轻抖了抖缰绳。

这马儿一路奔过来,浑身出汗,热气蒸腾,被沉毅催动之后,一马当先,朝着徐州城奔去。

傍晚时分,一行人终于到了徐州城门口。

此时,徐州城门大开,因为冬天天黑的早,虽然只是酉时初,天色却已经有些晦暗,不少淮安军将士自发点起火把,欢迎沉毅归还。

不少人见到沉毅之后,便也学着口称沉公。

沉毅的坐骑刚到城门口,就看到火光闪烁的城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等着自己,他连忙下马,远远拱手道:“大冷的晚上,师兄怎么来了?”

张简微微拱手还礼,笑着说道:“不迎接上官,我这个徐州知府,岂不是做不下去了?”

沉毅哑然一笑:“师兄莫要取笑。”

张简看了看沉老爷依旧不太好看的脸色,微微摇头,叹息道:“别的朝堂大员出门,大多都是坐轿子,至不济也是坐车坐船,独独你沉子恒,是骑马来的。”

“大冬天的,真是受苦。”

这一路上虽然只有几天时间,但是沉老爷确实是吃了不少苦头,受冻就不说了,耳朵上都生了些冻疮。

“军情如火,不敢怠慢。”

沉老爷倒是很乐观,拉着张简的袖子说道:“我要是慢悠悠的过来,恐怕到徐州的时候,都已经开春了。”

张简也跟着笑了笑,开口道:“谁让你恋家?年年年关回去。别的大将,三年回一次建康,已经算是回的勤了。”

沉毅摇头:“师兄这话不对。”

他正色道:“我回建康,非止是探家,很多事情,我不回去,哪里办的成?”

张简闻言,看了他一眼。

“那我的事情,子恒办成了没有?”

“差不多了。”

沉毅笑着说道:“陛下亲口允诺,开了年之后,亲自遴选进士,充作淮北官员,算算日子,这会儿差不多已经开始选拔了,只是那些读书人,不可能像我这样一路骑马奔来,估计师兄还要等他们一两个月时间。”

“除了补缺的官员之外,淮北的教化,铜钱的推行,以及盐铁粮铜官营,户部跟礼部都点了头,落实下来,只是时间问题了。”

这些事情,说白了就是要改造已经占领的土地。

从教育,货币,民生各个方面,把这片土地重新变成大陈的土地,变成大陈的后方。

张简闻言大喜,笑着说道:“如此,我这个徐州知府,便有用武之地了。”

师兄弟俩一边说话,一边朝着城里走去,走了一截之后,沉毅回头看了看身后跟着的凌薛苏三人,招了招手道:“都跟上,今天去知府衙门喝酒,蹭一蹭衙门的饭食。”

三个主将对视了一眼,都纷纷点头称是,跟在了师兄弟二人的身后,一路到了知府衙门。

现在的淮安军,对于徐州几乎是全面的掌控,搞一顿酒菜自然不是问题,五个人刚到知府衙门没多久,知府衙门的一处偏厅里,就已经摆上了一桌热腾腾的饭菜。

房间里点上了四个炉子,也变得温暖如春。

沉毅坐在主位上,张简坐在他的左首边,凌肃坐在他的右手边,而苏定薛威,则是坐在沉毅的对面。

不知不觉间,小饭桌已经成型。

在座的这五个人,代表着淮安军的最高权力。

当然了,沉毅在其中占比最大,他一个人,份量就超过了五成以上,基本上可以对淮安军实现绝对掌控。

落座之后,五个人一齐举杯,喝了口酒之后,沉老爷率先坐了下来,开口笑道:“差不多一个月出头未见,很多事情在信里说不清楚,有什么急需我处理的事情,现在就面对面的说出来。”

“咱们边吃边聊。”

三个主将同时放下酒杯,不约而同的看了看一旁坐着的张简,张府尊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打了个呵欠道:“子恒,为兄有些累了,你们先吃。”

沉毅一把捉住了他的衣袖,笑着说道:“师兄是自己人,不必忌讳,有什么说什么。”

张简这才重新坐了下来,也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吃菜。

凌肃想了想之后,开口道:“沉公,去年年底您离开之前,淮安军的整编初步完成,但是…”

“来自于禁军和淮河水师的人太多了。”

他看向沉毅,低声道:“甚至总数已经超过了淮安军的人数,而且淮河水师的人与咱们淮安军有些不和,禁军出身的又有些傲气。”

“到现在,都还没有磨合得很好…”

沉毅皱了皱眉头,问道:“打架?”

凌肃有些尴尬的点头道:“是…”

“年关这一个月,就有不少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还出现了几个重伤的…”

“打架一律开革出去。”

他放下快子,沉声道:“不管他们现在是什么职位,从前在淮河水师或者禁军里,是什么官职,一律开革出去,将他们赶回建康,交给朝廷处理。”

“咱们淮安军的人闹事,也开革出去。”

凌肃身为主将,底下的人打架这种小事,他自然是能够处理的,但是他既然报到了沉毅这里,就说明事情并没有明面上那么简单。

多半是禁军和淮河水师的将领,与淮安军将领起了冲突,所以才会让他为难。

这会儿,有了沉毅的授权,他就有底气了不少。

凌将军微微低头,应了声是。

沉毅又看向苏定薛威,问道:“你们军中,也是如此?”

苏定微微点头。

薛威则是开口道:“属下军中,倒是少一些。”

薛威经常跟属下一起厮混,喝酒划拳,相比较来说,他的属下们相处的,反倒是最融洽的。

就这样,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一些棘手的问题,统统说了出来,沉毅基本上能当场给出处理意见,有不太好办的,也会记下来,慢慢处理。

一场接风宴,吃成了工作会议。

一直到夜深,五个人这才吃的差不多了,沉老爷端起酒杯,开口道:“来,喝酒。”

这会儿,他已经喝的面色酡红,有了五六分醉意。

三个主将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张简,苏定咳嗽了一声之后,开口道:“沉公,您这几天赶路辛苦,这会儿不太适合喝这么多酒,我们送您回去休息罢?”

张简也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苏将军说的不错,子恒今天喝的有点太多了,先回去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情,咱们明天再继续说。”

凌肃也起身,劝了沉毅两句。

沉老爷本也不是什么好酒的人,跟他们喝酒,只是为了活跃气氛,见众人都规劝自己,也没了喝酒的兴致,放下酒杯之后,便对着张简拱手道:“既如此,我就不打扰师兄。”

“先回去了。”

“咱们兄弟…”

沉老爷打了个酒嗝,开口道:“明日再聚。”

张简笑眯眯的点头,然后一路送沉毅离开了知府衙门,目送着三个将军,把他送回了“办事处”。

也就是沉老爷在徐州的住处。

三个人把沉毅送到卧房门口,帮着沉毅推开房门,送沉毅进去之后,便不约而同的转身,一熘烟走了。

沉老爷用手扶着墙,步履有些不太稳当,跌跌撞撞的走到了房间里的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一袭幽香,自帐中传来。

沉老爷闻到这香气之后,有些疑惑的四下看了看。

不过房间里太黑,看不分明。

他取出火折子,点着了桌子上的蜡烛。

火光缓缓亮起之后,一个柔媚中带着三分委屈的声音,在沉毅身后响起,飘进了沉老爷的耳朵里。

“公子…”

这声音说完这两个字之后,似乎有些伤心,声音带着几分幽怨。

“您可算从建康回来了…”

沉毅勐地回头,酒意都散去了四五成。

烛光照耀下。

一个一身白衣的高挑女子,正坐在他的床铺上,双目含泪,目光幽幽的望着自己。

“你怎么来…”

沉老爷说完这三个字,忽然想起了皇帝跟他说过的话,于是戛然而止。

“是了…”

他喃喃道。

“我早该想到了…”

相关推荐:无限辉煌图卷从驿卒开始当皇帝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人在诸天,浪迹天涯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木叶之封火连天崩坏世界的漫威火影幻灭魔神大乾执剑人影帝他不想当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