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扼元 >扼元

第五百五十四章 屠杀(中)

“哦?”

持枪的士卒点了点头,又过了一会儿,问道:“全都杀了?我们打赢了?”

张信咧了咧嘴,想要笑。他拍一拍那士卒的肩膀:“外头还有那么多的蒙古人呢!仗还有得好打!”

“那倒是……”那士卒点了点头。

他握着长枪,再度环顾四周。一地凌乱的草皮上,被马蹄翻起的泥土混合着斑斑血迹,用各种姿势扭曲地倒在血迹上的,是上千具尸体和数量更多的断臂残肢。

这种战场上,通常会看到许多哀号的伤员。但此刻在他眼里,伤员的数量却很少。能看到的,全都是定海军的伤员,而且有军队里的医官带着辅兵们,正满头大汗地奔来照应。

冲进队列里的那么多蒙古人,都是身手绝伦的精骑。好些人能在马背上往来纵跃,矫健如猿猴。他们冲杀的声势更是震天动地,然后就被我们定海军杀死了。

从他们冲锋到现在,大概过了才两刻吧。夕阳斜影还不是很长,空中的云彩还大亮着呢。但蒙古人全都死了,不止尸体堆叠得到处都是,被他们丢弃的旗帜和断裂的武器,也扔得满地都是。

那士卒忽然想到,他离开济南前看到的景象也是这般,只不过那一次,死的都是乡亲父老,不似这一次那么提气。他的鼻腔忽然有点梗,觉得情绪快要失控,于是抬手抹了抹脸。

随即他就听到中军方向传来鼓声隆隆。鼓声所代表的号令,是将士们都很熟悉的,那是在召唤将士们按照前一次的阵列安排,立即回到自己该在的位置。

鼓声一响,所有人立即放下手头的事情,不得耽搁,动作要快,无需等待军官指引,各伍、各什,各队乃至再往上的层层编制,都等到就位以后再行确认。

那士卒毫不犹豫地转身小跑起来。

将士们穿着的戎服,大都是深灰色或者黑色的,因为郭宁有意与女真人尚白的习俗有所区别。但这会儿,许多将士的衣甲都染上了红色的血迹,数千人同时行动,便如一道道深红色的溪流在军阵内部蜿蜒流淌。

组成溪流的许多将士,都会在行动的同时看一看身边的厮杀痕迹,看看那些面目狰狞的蒙古军尸体。尤其是一些什将、队正或蒲里衍之类的基层军官看得更仔细些。他们大都有着布满风霜之色的面容,叠着厚厚粗糙老茧的双手。

这些人都是老卒。比如王麻子,他从军多年,性子有些疲沓,所以不适合军校里的环境,没有得到快速的提拔。

但这样的老卒可不缺见识。他们特别明白成吉思汗所建立的大蒙古国是怎样一个军事架构,而怯薛军在这个军事架构里代表什么。由此,他们也特别能够感受到这场战斗的意义。

自从跟随郭宁来到山东,老卒们已经习惯于一个胜利接一个胜利,都快赢麻了。可即使如此,也没有人真的把定海军放到和蒙古军同一个档次。

过去几次对蒙古军的胜利,要么被视为付出巨大死伤后的奇袭,要么被视为郭宁超群勇勐的结果。他们没法想象,自己有一天就这么轻易地打败了蒙古军,还是最精锐的怯薛军!

这场仗太痛快了,甚至可以说,不是战斗,而是屠杀!

我们屠杀了怯薛军!不是只有蒙古军能够纵骑奔走,四处屠杀汉儿,我们汉儿发起狠来,也可以屠杀蒙古军!而且,杀的是蒙古军中最精锐的一批!

没错,这是占了那些铁火砲的便宜。可铁火砲不也是咱们定海军的武器么?归根到底,是咱们干脆利落的赢了,是咱们四面围拢,一口气屠杀了千多的怯薛军!

怯薛军的确是蒙古军中最精锐者,又因为他们同时代表着蒙古大汗所在,往往一上战场就会引起金军的士气崩溃。不少老卒都记得自己当年从军的时候,在本来尚可维持的局面下被怯薛军一冲即破,随即人头滚滚的经历。这种经历给不少人都造成了心理阴影,那不是轻易能够磨灭的。

但这些阴影到了此刻,完全不存在了。就像心镜上的污垢被擦去,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回来。

郭宣使固然是最厉害的大将,咱们定海军本身,定海军的将士们也已经越来越强了!我们训练有素,胆气十足,武器……嘿嘿,武器更是精良!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怯薛军又如何?这些怯薛军的骑士被当头一刀砍落,不也就死了?死了以后,不也就是一地的污血碎肉么?

我持刀的手倒是被天灵盖震得发麻,但要再砍他十七八趟,又有何难?

许多将士都知道,这一场仗是成吉思汗亲自率军来打。面对着这个可怕的对手,众人本来难免有些紧张,或者忧虑。但现在,这种紧张和忧虑忽然间也消失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情绪里头,甚至还有一点跃跃欲试。

这蒙古大汗以九十五个千户掌控草原各地,再以一万人的怯薛军威压九十五个千户,所谓的大蒙古国,无非这么个层层下压的管理法子。可惜,一万人的怯薛军很多么?经得住我们定海军这样再杀几回?

有些将士想到这里,特地掰了掰手指头,低声对身边的袍泽道:“再杀五次,顶多六次!”

就在此时,好几拨蒙古骑兵,包括怯薛军的另几个千户依然在军阵外头策马盘旋着。马蹄声还是很响,掀起的烟尘滚滚,和方才也差不了多少。

但他们为什么不敢冲杀进来,解救同伴?他们不敢!他们怕了!

看看这些蒙古人现在的样子,他们甚至都不敢靠近军阵,去牵走自家丢弃的无主战马!

别怕,倒是来啊。赶紧打一场,天都快黑了,我们等着呢!

就在各部各队重新返回阵列的短短片刻,许多将士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了。而经验丰富的基层军官一旦心态变化,立刻就会影响到身边的同伴。

将士们向各自本部位置奔走时,并没有发出嘈杂声响,只有数千人行走时脚步擦过地面草丛,发出的“唰唰”声,像是春蚕咀嚼桑叶时的声响那样。

当他们即将回到本部,各伍各什在奔走中陆续聚齐的时候,原本零散的脚步声却忽然有了节奏。不少将士不知为何,就用力踏着地面,整齐的脚步踏地声随即汇成了能与鼓声应和的轰鸣。

各部将士自然也有死伤。王麻子熟悉的同伴少了七八个,而张信适才得报,隔壁的第六都冯都将,已经战死了。所以他这个行军提控立即提拔了一个中尉接替老冯的都将之职,然后又调了几个老卒过去,填补他们队正的缺口。

通常来说,在战斗间隔的时候检点己方死伤,很容易影响士气。

但现在,并没有这个迹象。

张信连续下令,调整部属的时候。王麻子等老卒全都就位,不待将校们发令,他们就呼喝着同伴,让将士们把自家军旗、都旗乃至队旗高举起来。于是黑色的军阵中,无数面红色的军旗再度迎风招展,在夕阳之下熠熠生辉。

“好!”

目睹这场景,戊字第四都的老卒,因为好胃口而被郭宁知道的老刘只觉胸中一股热血冲头。他大赞了一声,情不自禁地拍了拍手。

定海军本阵东面,靠近料石冈方向的高地,定海军的戊字第四都、第五都两部驻扎此处以掩护大军的侧翼。

这个任务的意义,有经验的士卒都明白。将士们不止防着蒙古人,也要盯着料石冈上的河北勐安谋克军。毕竟这几年来,每次遭逢大战,女真人的表现都不靠谱,所以定海军须得防止他们头脑发昏,干出点什么莫名其妙的事。

老刘对军务从不疏忽,他一直站在高地中央的一块巨石顶端,看看本阵的战事,再转头看看料石冈高处的女真人阵营。

相关推荐:诸天从茅山开始初唐峥嵘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娱乐:开局和国民女神官宣了向全世界直播诡异复苏带着系统闯异界孕吐曝光,满级大佬在娱乐圈杀疯了她在破庙惨死后,哥哥们跪着求原谅从地错开始的职业传承我有一卷善恶天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