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税 >血税

第四十二章 女武神

艾露莎颇有些好奇的审视着罗夏。沾染的神秘带来身体的变异,但是理智尚存。人性与非凡特性达成了微妙的平衡。

“回答我,半人,是谁派遣你加入这场争斗?”

罗夏并不回答。他抬起左手,手腕处浮现出两个熔岩般炽红的三角形光芒。

在目视这一对红色三角的瞬间,格里菲斯有种自己是一头野兽,落入陷阱之中被致命的铰链锁定!

火光迅速膨胀,格里菲斯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罗夏手中持有的是某种威力堪比火炮的武器!

艾露莎闪电般抬起长腿,给了背后的格里菲斯一脚。慢了半秒的战争骑士像个球一样倒飞出去。黑暗中射来一股刺眼的高能闪光,掠过格里菲斯刚刚站立的位置,击中了后方的岩石上,切割出一道融化的火流。

空气中飘来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一群赤红色的冷酷眼睛突然像鬼火般涌出黑暗。

三个鬼魅而迅捷的黑影一闪而出。他们有着近似人类的外貌,甚至比长着翅膀的罗夏更像人类。极度苍白的脸可以称得上美貌,却又带着残忍不羁的兴奋和高等种族的优越感,嘴角的尖牙和血红双目间萦绕着无止尽的渴求欲望。

血族?!

格里菲斯察觉到了敌人的身份和意图,稳住身形,拔出断罪朝着闪烁的黑影轰了一枪。

凄厉的尖叫声响了起来。精金弹打中了什么。

这些黑暗的生物遭到杀伤,变得更加疯狂。刺耳尖叫声中除了压抑的痛苦,还夹杂着一股音波。音波掠过地面的时候,地上的石块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响声,然后被激荡,碎裂。

格里菲斯用银色的骑兵盾“坚毅”挡了一下,音波撞击圆盾,撕扯衣甲,发出让人牙痒的嘶嘶声。

音波刚刚平息,四面八方就有一片投矛掷来。

出手的全都是巨魔,他们从深邃的黑暗中跑来,跟随着血族的迅影。

这些伏兵各个都凄厉阴冷,仿佛灵魂的深处都已经充斥着死寂,几乎要和地下的黑暗融为一体。在暴起发难之前,他们甚至可以隐匿气息。

“这些是血族的附庸——血仆!”艾露莎疾奔过来,抓起后退的格里菲斯向出口冲去,“不要被他们拖住。”

血仆是被血族的血液感染制造的战士,强壮而悍不畏死,不知道疲倦,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重新注入血液,是血族拥有的廉价消耗品。

袭来的三个血族麾下血仆有近二十人。他们跟随自己的主人,从几个方向包抄过来,密集的投矛凶勐的像一个中队,甚至还有疯狂之辈直接抱着点燃的炸弹撞向格里菲斯。

“轰——!”

幽深的矿井都摇晃起来。爆炸的烟尘中,骑士在银色光芒的包裹下悍然冲出,呼啸而来的投矛砸在他的胸甲上,火星四溅,却被弹飞开去。

正在围攻战争骑士的血族和血仆莫名的受到了震撼,甚至不可抗拒的想要退却。

格里菲斯展开盾牌“坚毅”的神秘特效,盾牌本体化成飞舞的光芒,形成可穿透的光属性屏障。魔法和物理攻击在穿透坚毅护盾时将会被削弱。

这层光盾给予避失加护的强大增益,对于黑魔法和黑暗生物拥有强大的威慑力和额外的防御效果。

格里菲斯右手含光,左手倚天,双剑冲到黑暗生物之中。

他身披坚甲,被数层护盾环绕,无视血仆四面八方的攻击,朝着一头带队的血族挥剑就斩。

一旁的血仆举起大盾想要保护他们的主人,当场被一剑砍翻。

森然剑光之下,血族尖叫着想要逃跑。但是,一种被漩涡捕捉吸附的无力感将他捕捉。格里菲斯旋身一剑,将这血族拦腰而断。

一大团液体涌了出来,汩汩的流淌了一地,从撕裂的断面可以清楚看到,血族体内的脏器呈现出一种近乎肉和胶质相融的诡异,暗红暗紫色的组织不停的蠕动。

这一剑之下,血族居然还没有死透,反倒是疯狂的抓住的格里菲斯的胫甲。

就在格里菲斯要补上一剑的时候,罗夏似捕食的勐禽一般勐扑而下。格里菲斯挥剑向上挥去,剑风挤压的空气发出雷鸣似的爆裂,似乎是连山川河流也要被斩开,但是罗夏却像是风中的雨燕一般,灵巧无比的循着空气的涟漪避了开去。

劲风将黑色的双翼刮得猎猎作响,罗夏身体和手臂以一种人类绝对不可能做到的扭曲方式疾刺而来。十指上的指甲尖锐若利刃,顺着战争骑士的手臂诡异的盘旋缠绕而上,右手食指和中指上铭刻着繁杂符文的指甲轻轻一割,一抹。

格里菲斯的护手和胳膊在看似简单的攻击后,出现了细微若发丝一般的裂痕。尽管伤势细小的几乎可以忽视,但是中招的格里菲斯浑身上下顿时都为之僵硬,皮肤泛出清晰的死灰色,就像是放置了千百年的岩石、沙砾那般,凝结成了无机物的块状。

本来是要仗着全身精甲圣剑在血族中杀出一条出路的格里菲斯立刻连脚步都踉跄了几分,僵硬和麻痹顺着手腕向着全身飞速蔓延。

石化!

艾露莎瞬身一跃,化作一阵风带着格里菲斯从罗夏和血族的夹击中破阵而出。在飞翔的同时,她手中的匕首化作电光,在格里菲斯受伤的手腕上一闪而过。

被凝结石化的手腕伤口处顿时噼噼啪啪的炸碎开来,露出血肉模湖的创面,一团带着浓重腐蚀气息的雾气也冒了出来。

双方分作两边。艾露莎搀着格里菲斯退到矿井的一角,背靠岩壁。罗夏和他的血族堵住了出口。剧烈的痛苦令格里菲斯咬牙切齿,他额头上面的血管因为剧痛而膨胀起来。

“和你的胳膊说再见吧,杂鱼!”一个佩戴着男爵绶带的血族大笑起来,“除非你有我们血族的强大生命力,否则绝对抗衡不了罗夏大人的瓦解!”

格里菲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抖擞精神,手腕的伤口在血流已止,石化的蔓延随着血肉剜去已被压制,触目惊心的伤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格里菲斯的体质早已接近了巨魔,战争骑士更是拥有所有非凡途径中最强大的抗性。

“什么!”那血族男爵惊了惊,连忙对族人说道,“这,这合理吗?”

“女人,你的下一句话是!”刚刚被斩成两段的那个血族是个子爵,生命力也强横的令人惊讶,这么重的伤势下竟然还没有死,在血仆的救助下一边咳着让人恶心的黑液,一边朝艾露莎嚷嚷,“你们四个加在一起,也不可能胜过两个神之手!”

艾露莎正在亲吻自己右手的一枚戒指。随着红唇轻启,清澈的吟唱声如泉水般流淌。伴随光辉与胜利的冠军之戒“布伦希尔”和她的气势开始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增长。

来到这里,丢失了几乎全部装备的艾露莎,正在与她执掌的魔戒共鸣!

格里菲斯持有的米诺斯拥有匹敌序列五死亡骑士的力量,而艾露莎手中这枚从未展示的魔戒盛大的光芒和灵能,更是让直面她的所有生物都滋生出一种想要对胜利女神跪拜的念头。

子爵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他朝几个同族中地位最高,也最年长的一位血族伯爵眨眨眼睛。那伯爵本是在静静望着艾露莎,注意到同伴的小动作,便用迷人的男中音和歌剧的腔调唱道:

“我承认阁下很强,但是假如,我是说假如我们请来一位高阶督军,阁下又该如何应对呢?”

说话间,血族伯爵挥舞法杖,紫色光柱拔地而起,撕破了地下的黑暗!

紫色光柱中悍然走出一个魁梧强悍的巨魔!在他现身的同时,炙热的仿佛烈火般的气势席卷而来。

“多么强大的挑战者,”那巨魔笑道,“小蝙蝠,你们的贡品我非常满意。”

巨魔手持一双血光闪闪的钢斧,赤裸的上身遍布数不清的大小伤口,每一道都像是一枚高贵的勋章。他的目光只落在艾露莎身上,锯齿般的尖牙兴奋地摩擦着:

“我听到虚空中传来的低语……它让我的灵魂为之战栗,

“升格之刻将至,人类,

“高阶督军埃基鲁姆来作你的对手!”

……

战意在低语,风压在回转。

艾露莎目视前方的强敌,抬手向着通往外面的出口一指。

你到外面去。这里是我的战场。

多年的相伴和战斗,两人间无需多言。格里菲斯骤然启动,向着出口直冲而去。

“这里是你们的囚笼!”血族伯爵抬起法杖,急速吟唱,要将一团凝滞的灵能屏障投向出口处。

但是,不等这灵能成形。血族伯爵就哀嚎一声。艾露莎的手中具象了一条闪电般的长鞭击中了伯爵。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伯爵的身体像烧开的水壶一样尖叫起来。

神秘在蒸腾,法力在燃烧!

灵能灼烧!

当一个猎魔人迈入超凡的境界,就会掌握了一部分深渊怪物的能力,在极短的时间里灼烧抽吸敌人的灵能,将它们的能力瓦解。

“一个。”

艾露莎只是一击就放倒了血族伯爵,化身一道闪电,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血族子爵的面前。

“罗夏大人救……”

刚刚把身体勉强粘在一起的子爵嚎叫起来,接着便天旋地转的翻到在地。他错乱的目光只看到身边的血仆像纸片一样飞到了天上,一只性感的皮靴朝着自己胸口踩下。

“呯”

这倒霉的血族子爵当场被踩成了两半!

最后的血族男爵慌了手脚,竟然彭的化成了数百只黑压压的蝙蝠,就要朝着四面八方飞逃而去。

“两个。”

艾露莎嘴角带着澹澹的笑意,举起随身带着的巨魔投枪,朝着血族逃窜的方向,自上而下一挥而过。

这一挥掀起的激波如一把弯刀凌空斩下,那若阴云一般还在空中逃窜的蝙蝠顿时成片爆碎开来,在半空当中炸成了连绵的血雾。最后这些血雾飘散之际,凝结成了那血族男爵绝望哀嚎的幻象,却在扫过的音波中坚持不到瞬息,就破碎随风而去。

格里菲斯已经是毫无阻碍的冲到了出口。在短短的几秒钟里,战场的形势竟然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矿井中就像是落了雷暴似的,涌出的劲风简直就像是刀刃刮过面颊,夹杂着碎石,碎骨和各种不可名状的团块,密密麻麻的冲出通道,连呼吸都要被窒住。

解放魔戒的艾露莎,几乎是瞬间将大半敌人清场!罗夏身边的战力,已经只剩下赶来的巨魔高阶督军而已。

“你去追那骑士,”巨魔督军让罗夏离开,独自舔着被风压划破的嘴唇,目不转睛的盯着艾露莎,握紧双斧,“这太荣耀了!”

相关推荐:星界使徒侠不留行人鱼O主动献上尾巴[穿书]在情敌面前A变O后我怀孕了身娇体软男omega[女A男O]灵气复苏之暴力法神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房东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游戏入侵:我选了最弱职业召唤师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