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界第一因 >诸界第一因

第21章 终战

“你……”

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太一喃喃后默然,想说什么,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言语。

“截教杨狱,此人非但有拔世之才,亦有不磨不灭之意,着实非你我可比……”

微微泛起的涟漪之中,传来古老而苍凉的声音,一身着黑袍,面目阴鹫的老者行至此间,与太一并肩而立。

“老夫本不信十劫会有超迈帝因之人,如今,倒有些微相信了……”

“老师……”

太一沉默一瞬,转而望向阴雾之中,这尊曾辅左自家父皇君临天下的妖族巨擘:

“道则三千贯穿诸界,大道涵盖所有,一切变量尽在道中,大道,怎么会允许帝因这等存在诞生?”

太一的心神有些恍忽。

帝因之名,于他而言似比天更重,纵然多次重生于诸般岁月时空之中,他也根本寻不到丝毫胜机。

也无法理解。

“我等真个有丝毫胜机吗?”

“你的心性比之陛下,相差太远了……”

被称之为妖师的老者微微摇头,眼神冷漠:

“老夫与陛下合力,方才缔造出你这足可遨游诸般岁月的无上体质,

是要让你于诸般岁月之中铸就万劫不磨之意志,而你……”

“弟子,弟子……”

太一低头,心中暗然,想要反驳,却又无从说起。

自妖庭覆灭至今,他不知在游荡了多少岁月,穿梭了几多时空,学了多少法与道,得了多少大神通与法宝。

然而……

“大道无情,万类皆如刍狗,恒沙世界,寰宇诸天,无尽生灵之生死,于大道而言,皆毫无意义,时空若大道,无尽又永前,大道推动诸劫生灭之根本,是为了诞生更多的‘道’……”

妖师负手而立,澹澹道:

“帝因之诞生,对于大道而言,似偶然,实是必然。人皆言紫薇乃九劫天命,实则,帝因才是真正的,天命垂青,大道青睐……”

“哪怕,她要合大道?”

太一眉头紧锁。

“然也!”

妖师微微颔首,平静而冷漠:

“这才是真正的大道无情……”

“大道无情……”

太一长长一叹,见妖师神色不动,问道:

“老师,我等接下来,应当如何?”

“既然不可争锋,那自然只有敬而远之……”

妖师自无犹豫:

“老夫已通传诸界大妖,欲合妖族之力,铸就一艘渡劫之舟!

此劫不可争,未劫却尚可期!”

退……

太一眉头紧皱。

“大道已近失衡,不久的未来,诸道皆寂,灵炁消弭,无量量劫将至……

我等,唯有退。”

妖师轻叹:

“帝因败,则未劫我等尚可角逐天地正统,帝因胜,大道如青天,不见人间,未来世,我等仍可争天地正统……”

“老师说的是……”

太一不得不点头,可回想着过去种种,无数时空中的挣扎,仍觉不甘:

“老师也说了,那杨狱有拔世之才,不磨之意志,又领十劫大运在身……

便也没有一丝机会吗?”

“呵~”

妖师摇头,转身:

“蚍蜉撼树犹可为,但撼天,又岂有丝毫机会?”

……

……

“灵炁,已开始消退了……”

缓行于岁月之中,杨狱仍可感知到现世的一切细微变化。

某一刹,他驻足后望。

只见无尽的虚无之中,灵潮滚滚,自道而生,至天海汇聚,奔涌浩荡,无尽无垠。

但在他的眼中,这奔涌不过万载,极盛不过数千年的灵潮之海,已见颓势。

因道生,也因道无。

大道的失衡,终会以超乎任何人想象的可怖姿态,降临现世,轰碎这初开之劫!

嗡!

这一刹,杨狱心神高悬,如天俯瞰。

隐隐间,他似能看到并不久远的未来,那曾摧灭诸劫的无量量劫降临。

一艘艘穷尽无数天材地宝,由诸般强人掌舵的小舟,在那灭世潮汐中随波逐流。

或粉身碎骨,或消失无踪,一如那被拍碎如尘埃的诸般天地……

混沌法眼无有不至,惊鸿一瞥,杨狱却看得分明。

在那滚滚潮汐之中,他看到了群星熄灭,诸界崩碎,看到了妖族、佛门,乃至于魔道的渡劫之舟。

看到他们搏浪而行,或陨或灭。

在其中,他甚至于看到了武斗门的船只,看到了掌舵的杨间,看到了风雨飘摇之中,神情暗然的一众山海旧人。

最后是……

“你,赢不了!”

模湖的呵斥似从古老岁月之中传荡而出。

杨狱抬头,却见一缕神光,以超迈寰宇极限的速度,横掠于一处处岁月时空,自未来,自过去,自现在而起,无数的身影交织。

最终归为一体。

那是个身量极高的大汉,其人穿金甲红袍,背负金枪,腰间挂着一口金砖,脚踩风火二轮,身上始终被火焰缠绕。

灿灿如神。

而最为引人瞩目的,是他眉心的那一只竖童!

“华光帝君!”

杨狱认出来人,不由得拱手:

“多谢帝君当年指点之恩。”

来人赫然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华光帝君,那身陨九劫,穿梭于岁月之中,

曾为他点破劫数所在的那位,马王爷!

“杨教主太也客气!”

这位金甲神人环顾四周,打量着杨狱,眼中涌动着震惊与诧异:

“马某人于死生之间见了太多人杰,也指点了不知多少,其中跳出劫数的不是没有,但如你这般的,却着实独一无二……”

马王爷越说越惊叹,来回踱步,啧啧称奇:

“你居然引得十劫气运尽归一身,生生夺了那秦时的十劫天命?!

了不得,了不得啊!”

马王爷惊叹连连,杨狱也只是静静听着,许久之后,方才问起这位的来意。

“马某此次拦你去路,与当年大差不差,你的劫数在前,行差踏错,就是万劫不复!”

马王爷收敛心神,肃然道:

“我知你承接诸道,其中甚至有着三清佛老之道,可你若真个步入那片岁月,也绝无生机……

此劫,无可估量!”

“马王爷看到了什么?”

杨狱心中微动,神色却无变化。

以他今时今日的境界,诸般变量纵然不知,看到这马王爷的瞬间,也能推演出大半来。

一刹之前,他窥见的未来,就属于此种。

“何必多此一问呢?”

马王爷摇摇头,却还是回答了:

“大道失衡,三千道化红尘,你抓住这万劫难遇之造化,欲御道三千,与帝因争锋,此路,实无差也……

大道涵盖三千道,则三千道也必可组成大道,然而……”

“缺了帝因的道!”

杨狱开口。

“不错。”

马王爷点点头,有些赞叹,也有些惋惜,他艰难从岁月中爬起来,看到未来时,心中就是如此感觉。

眼前之人,若非生于十劫,换成任何时空,都必是一世之绝顶,甚至,称雄一劫。

可惜……

“大道三千,缺一道便不是大道。你看似缺了一道,实则,是圆满与不圆满的差距……”

“多谢帝君解惑!”

杨狱拱手谢过:

“只是……”

在这大道动荡,劫数将临的如今,还来拦阻他,他心中自然有着感谢。

“劫之所以为劫,却又哪里是想躲就躲的?”

拜别了欲言又止,最终驻足的马王爷,杨狱再度深入了岁月,逼近了九劫之初。

“唉……”

身披金甲的马王爷轻声一叹,回望那片如海岁月,一时不免也有些愁苦。

纵然是他,也不想再经历一次横渡劫波之苦了,尤其是,上次乃是帝因承劫九九,如今……

……

九劫八亿四千万年,漫长远非十劫可比,杨狱跋涉于岁月长廊之中,竟似也走了许久许久。

某一刹,他似有所感般停下脚步,走出了长廊,降临在这片岁月之中。

“这便是九劫之初最大的隐秘吗……”

杨狱自语着。

于这处极古时空,他可以俯瞰整座九劫,目之所及,几乎无甚阻拦。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这片时空之中,有着被人截断之处。

他的眼前是其一,九劫无量量劫降临前,是其二,而剩下的……

“你的隐秘,亦或者说,追寻你的来历之人,着实不少……”

杨狱似有所感,缓缓回头:

“至少,我不是第一个。”

“你确实不是第一个……”

熟悉而又陌生的青年自虚无中走出,自然而然,好似亘古之初就存在于此:

“但你,必然是最后一个!”

帝因,亦或者说是帝劫缓缓开口。

嗡~

随其声音回荡,这方虚无顿生出诸般变化。

大地、群山、天空、云海、山谷……一一映现而出,自然而然,如道演化。

“玉清大道!”

杨狱眸光微眯。

这不是单纯的变化,挪移之术,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演化大道。

大道生万类,万类之演化,便是玉清秉承之道。

“大道生变,遂古之初,无尽道韵法理,无有不变,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山谷之中,帝劫静坐于一块卧牛石上:

“但,万变不离大道。正如无数变量的最后,你仍是会来到此间,完成我的仪式……”

“倒果为因!”

杨狱立于山涧,平静的看着这尊曾给予了他无与伦比压迫直至如今的九劫大天尊:

“九劫之末,你做了什么?”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帝劫深深的看了一眼杨狱,却仍是回答了:

“九劫之末,我合大道,大道失衡,无量量劫降临,我身死道消,几近于灭……

但,我并非失败。”

被埋葬了无数岁月,不知多少仙佛神魔追寻的隐秘,帝劫却似根本没有隐瞒的心思,随口道出:

“那一刹,我冥合大道,心神俱灭,却也于那一刹,窥见了大道之终极,看到了,道外……”

“道外……”

杨狱咀嚼着帝因的话,只觉心中的些微迷雾变得清晰。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道外有道,这并不难以理解,道之外,不是空空如也,不是寂灭虚无……”

帝劫的目光不离杨狱:

“那一刹,我抛却了本体,欲以之探道,这是,因……”

“所以?”

杨狱挑眉,他的五指翻转,那一口青黑色夹杂的大鼎就浮现在他的五指之间。

嗡~!

直至这一刹,杨狱方才感受到了,那帝劫身上似是而非的气机。

但与暴食之鼎,却只有一分相似,甚至一分也已不足。

“你的到来,是果!”

看到了自己的本体,帝劫的神情也无甚波澜,甚至眼神都不曾离开杨狱一刹:

“大道无垠,非人心可及!我于大道,如海中一滴水,空中一浮萍,

本源自于大道,却又怎能合于大道呢?”

“所以,倒果为因,就是你的仪式。”

杨狱若有所思,似乎了然了这一切,但心中又不免有些疑惑升起。

“你,不是唯一,也不是例外。”

帝劫的身上升起似有似无的气机:

“遂古之初,直至如今,每一个刹那皆有无穷变量,而你,只是无穷变量之中的其中之一……”

嗡嗡嗡~!

一道道感知不到,肉眼却能看到的气机在帝劫的身上交织成云。

其云翻涌,渐生出万般景象来。

这一瞬间,哪怕早有猜猜,杨狱的童孔仍是剧烈的收缩了一刹。

在那无数光影交织之中,他看到了太多似是而非的景象。

看到了,无数口暴食之鼎!

无尽的光影交织之间,他所在的,只是其中最为微不足道的一幕而已。

“人外有人,道外有道!”

帝劫的声音有了波动:

“你们,太弱了,孱弱的匪夷所思,纵然有着暴食之鼎相助,但最终走到我面前的,也仅有寥寥数人而已……”

杨狱的目光仍是不离那无尽光影交织而成的云海。

“道外,大抵是个很奇妙的地方。”

帝劫也看向那诸般光影:

“他们初来之时,往往忐忑而惶恐,可熟悉之后,就变得奇怪……”

“他们或善或恶,或矜持或放纵,或小心翼翼,或狂放无边,或想要建功立业,或要成仙了道……”

“但他们居然都知道自己的特殊,有一种,奇奇怪怪的,超然感……”

……

呼!

某一刻,杨狱抬头。

一条山涧之隔的对面,那青年帝劫的脸上似有迷雾浮现,继而蔓延至全身。

当那迷雾渐渐褪去之时,杨狱看到了‘自己’。

身形、五官、气机……乃至于本源灵光!

“这便是倒果为因吗?倒确实有些意思……”

杨狱抬起手,那迷雾如水般笼罩了他的身体,然后,在他的感应下,欲从根本上改易他的一切。

他能够清晰感知到,自己的法力、道行在发生扭曲……

从自己,转向帝劫,甚至是……

“暴食之鼎!”

渐散的迷雾下,杨狱抬起手,他的五指已成青黑之色,而那青黑之色还在蔓延。

很快,在他的注视之下,他的手臂就化为了鼎足!

嗡!

杨狱眼皮颤动,心海中翻起惊涛骇浪,无尽的劫气滚滚而至,将一切都为之淹没。

“我生变量无穷,终有一日会生出‘果’来,这‘果’本不该是你,也可以不是你……”

帝劫缓缓起身,漠然的眼神之中似乎有着涟漪:

“我曾应了他的,但你,不该成道……”

说话间,帝劫缓缓抬手,如玉的五指轻轻一捏间,已将一口青黑夹杂的古鼎攥在了掌心:

“倒果为因……嗯?!”

突然,帝劫的眼皮抬起,那与杨狱一般无二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

“看来,我的猜测不差。”

微风吹散了山涧间的迷雾,杨狱缓缓走出山林,打量着那与自己一般无二的帝劫:

“大道失衡,灵潮都将退去,天地都将崩灭,欲合大道的你,本就该是首当其冲……”

噗!

帝劫指间的青铜鼎崩灭如雾,而杨狱的身后,大鼎如星斗般徐徐转动。

“倒是有些意思……”

帝劫垂眸,褪去了杨狱之相。

“欲承其尊,必受其重!”

杨狱冷眼相望,漠然的眼底,却似有烈火燃烧着。

大道失衡,一切法与道都将不可避免的走向沉寂,一如无量量劫降临。

这是足可让四御五老都为之色变的灾劫,更没有任何人敢在如此境地,与已合大道的帝因为敌。

强如太一,青帝,华光,亦心生绝望。

当他,却不在此列!

他持混沌天,容纳诸般道,太清楚诸道压身之重了,那是让他万载难离蓬来岛的重量!

而大道之重,何止亿万万于此?

因而,他很清楚,大道失衡之初,灵潮未退的此刻,正是他等待了万载的,最佳契机!

哪怕他仍在六司,哪怕他还未容纳三千大道,哪怕他道行法力都还未逼近四御五老……

哪怕……

轰隆隆!

山崩于瞬息,天裂于刹那,似有群星崩灭于同时。

杨狱跨步登空,直如日月行天:

“大道涵盖万有,包罗万象。杨某很想知道,背负着整个大道反噬的你,是不是还那般横勇无敌,无可撼动!”

相关推荐:热恋你最后一个唐朝皇帝全球废土:避难所无限升级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每次兼职都被总裁撞见诸天商城:从一人之下开始!从一人之下开始送快递从红海行动开始的文娱盛宴伪装学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