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用阵法补天地 >我用阵法补天地

第1548章、人如剑冷,怒如火焚

“风哥哥~云儿难受~”

江若云呢喃不止,揉抱得更紧了几分,感受着陆风微动的手,径直触摸而向,将之怀抱在了自己胸前,似不想让陆风再烦心别事,专心宠爱自己。

芮鹰见陆风此刻连手指都被江若云所缠住,再难分心出手,当下大喝:“小子,胆敢杀我无极宗门人,那便休怪老夫下手无情了!”

话落那刹,左右双手齐探而出,阴狠的三指指劲朝陆风和江若云二人抓去。

意不止于灭杀陆风,还有江若云!

只要二者一死,那今日之事,他便可推得一干二净。

“找死!”

陆风咆哮出声,如同野兽般的愤怒声激荡在四周,胸口剧烈起伏,仿若无形中有着一股压抑着的力量澎湃而出。

他的手依旧纵容着江若云死死搂着,并未强硬的抽出。

但一道道可怕而又凌厉的剑芒却是凭空凝聚在了他的周身,与之往日里凝聚于指尖的无异;

于其背后,还有着一道山岳般高大的巨型剑芒,霎时而现,直直朝着芮鹰以及闻讯赶来的其余无极宗弟子劈去。

道道剑芒,无不充斥着漫天怒火。

佛怒之意,犹如怒‎​​‎​‏‎‏​‎‏​‏‏‏海狂潮般席卷。

一剑。

芮鹰身形猛地跌退,再不敢力抗这股可怕剑势。

一剑。

其后赶来的无极宗弟子,无不枭首横死,血如泉涌。

一剑。

其后的山虎楼,应声崩塌。

充斥着佛怒之剑无尽怒火的巨大剑芒,直接将高耸的阁楼自中央劈成了两半。

碎屑横飞,尘埃四起。

一剑。

让得在场所有人,无不色变,胆寒心惊。

饶是远处听得动静赶来的鸿藏真人,也为这般场景震慑在了当场。

人如剑冷,怒如火焚!

用这八字来形容此刻的陆风足不为过,那一剑之中透出的无尽怒火,饶是他这等实力,还是炼体之术的修行者,都不禁为之动容胆怯。

足可见这一剑的可怕。

而自这一剑的展现形势,鸿藏真人也意识到,陆风于剑道上的造诣,恐怕又提升了一个层面。

虽不谙细理,但却可以肯定,这一剑,绝非无剑之境层面的造诣,所能呈现得出的!

唐元呆愣许久,见事态平息,心中的不安才落下,看着满地狼藉废墟,不禁喃喃咂舌:“老陆,还真把人家屋子给拆了。”

萧姣儿和金裴裴于远处看着,脸色都不禁有些难看,俨然均是为陆风这一剑所吓倒了。

尤其是金裴裴,感受着陆风这一剑充斥的无尽怒火,心中更是止不住发颤。

此般怒火,若是于先前厢房内爆发的话,她怕是使尽所有底牌,都绝难有生路可言。

萧姣儿胆颤之余,看着陆风怀中江若云的异常,不由心头一阵发毛。

尤其是见陆风怀抱着江若云朝自己走来,那狠厉充斥无尽怒火的目光直瞪时,险些让她压迫的都要窒息过去。

此刻,不管是兽谷还是芮鹰,亦或是其余宾客。

都再不敢拦阻此刻的陆风分毫,任由其堂而皇之的怀抱着江若云离开了阁楼一带。

临近萧姣儿二人。

陆风冷眸而视,压着怒火的声音响起:“你二人最好祈祷,今夜之事于你们无关!”

“如若不然,这山虎楼,定是你们的下场!”

冷厉的声音,直叫二人心中一阵发寒,大气不敢喘。

金裴裴惊惧的看着远去的陆风,满是骇然,此般怒意与骇人的气场,饶是自己那素来威严的父亲和大哥,

怕都远远不及。

但惊惧骇然的同时,竟隐约有些羡慕起被紧紧呵护怀抱着的江若云。

萧姣儿亦然。

此般为了红颜,怒劈山虎楼的情景,着实让她有些心动,她还从未见过有人胆敢于兽谷之中,如此造次。

唐元上前想要关切一声,但同样也被陆风此刻散发的冷意所摄,无奈只好黯然立在一侧,知晓后者此刻因江若云伤势而挂怀,无暇顾及旁事,只好暗自目送其离开。

薛紫儿短暂犹豫下,快步跟了过去。

芮鹰得见此幕,当即反应过来,阴沉叫骂道:“原来是你这婊苟,我当他是如何寻得过来!你这吃里扒外的狗畜!”

阴怒之下,芮鹰三指再出,杀意毕现。

但却遭鸿藏真人给拦截了下来。

兽谷一行,这时才缓过神来,纷纷出面调和。

……

陆风带着江若云径直回到自己房间,不待门窗关合,薛紫儿的身影也闯了进来。

“你救不了她的,”薛紫儿同情的看向陆风,阐明道:“她被下了无极宗的极乐百日散,这是他们宗门最顶尖阴狠的春毒,一旦中招,就算半圣出手,也断无力回天;除非主动遭受‎​​‎​‏‎‏​‎‏​‏‏‏百次凌辱,外泄百次内精,否则断无生机可言。”

“百次!”陆风眼中杀意犹似要如刀子一般蹦出,咬的牙关不住发出颤声,无措又心疼的紧紧怀抱住怀中春韵缠身的江若云。

薛紫儿又道:“以你实力,或能强撑着身歇力竭,耗尽精气行上百回房事,但以她此刻的状态,断撑不住外泄百次内精,定要枯竭而死。”

“除非……”薛紫儿欲言又止,满是为难与不忍。

“除非什么?”陆风神色一凛,急问出声。

薛紫儿叹息道:“除非寻得几十名无极宗弟子,叫他们来完成这阴阳和合,于途中反哺回一丝丝精气,这才或能撑过百回,保全她的性命。”

陆风双目一瞪,握紧的拳头隐隐作响,已是悲怒到极致。

此法,他又如何能接受得了!

江若云同样又如何能接受得了!

沉寂良久。

黯然神伤间。

陆风朝薛紫儿扬了下手,“今日之事,多谢传信,你且去罢。”

“我~”薛紫儿无措的看着陆风,察觉出陆风情绪的异常,动容道:“主人~你可别做傻事呀。”

见陆风眼神冷得可怕。

薛紫儿只好悻悻的退了出去。

看着紧闭的屋舍,薛紫儿苦涩呢喃:“今日我为你彻底得罪了无极宗,此后怕是再没活路了,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房内。

终没了外人打扰下,江若云最后的一丝理智也彻底消散,整个人犹似发情的野兽扑上了陆风的身子,三下五除二,便解了身上的衣衫。

但待要进一步时,却遭陆风强硬的拒绝了下来。

已然明白江若云此刻所中之毒可怕下,陆风再无心顾及这份欢愉,也从未想过要在江若云这般状态下,夺走她的清白。

“总会有办法的!”

陆风一边忍着江若云诱人到极致的挑逗,一边恪守心神回忆着过往所学的点点滴滴,寻求着可能应对救治的手段。

半晌后。

滴答~

突然的湿润自陆风手背传来。

陆风顿生惊觉,朝怀中江若云看去,见其小巧的耳垂和精致的鼻尖处不住的开始流淌鲜血,俨然已被那份欲火缠至所能承受的极限。

再不释放,怕是要被活活憋死。

瞧着江若云此般生死难料的苦相,陆风心中于无极宗的恨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

的高度。

此前他于妖刀魇君屠灭焚月谷还有所不大苟同之感,但此刻却似明白接受了过来。

有朝一日,他势必也要叫无极宗付出代价!

看着江若云咬着红唇苦苦支撑之态,陆风犹豫彷徨间,眼神渐渐变得凌厉起来。

“既罢,唯盼着此法能行得通吧。”

陆风温柔的擦拭掉江若云脸上的鲜血,轻轻的将额头贴了过去。

随着魂识的弥漫,二人额头上的契阵印记频现,一股股浑浊的气息,通过额头的那份血色印记缓缓弥漫进陆风自己脑海。

七魄之六,主精!

唯盼着魂海之中固定在精魄上的那座阵法,能解眼下之局吧。

陆风心中决绝之余,也存着深深的彷徨,此举他从未行过,甚至连基础的理论支撑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腔愤慨的孤勇,想以命换命救下江若云的决心。

他不知道这份源自极乐百日散的剧毒引至精魄之中会给他带来什么伤害,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入魔,亦或是直接过渡来毒素,撑得爆体而亡。

眼下的他,已经顾不得任何。

只想着能救下江若云就好。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

与此同时。

兽谷深处,两名谷主以及一众老一辈的长老齐聚一堂。

此般情景,饶是唐元父亲回归都不曾有过,或者说,兽谷之内已经很久没出现过这样的情景了。

更何况此刻还是深更半夜。

这让得不少知情的年轻辈弟子不禁好奇不已,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得兽谷这些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活化石齐聚一堂。

仅是齐聚也就罢了,关键这群人脸上都还带着严肃到极致的凝重之色。

这时,一名负责通信的弟子急慌慌赶来汇报。

大谷主急切问道:“怎么样?可有查出铁戟塔上的凶兽,因何异动?”

那弟子摇头,“都查过了,塔内外均无异常。”

“不可能!”大谷主质疑:“若无异常,铁戟塔内的那些凶兽何以会无端暴怒!齐齐撞塔,意图破封而出?”

那弟子惶恐道:“弟子都查过了,也问过了守塔巡逻的每一个弟子,真没有任何异常出现,饶是半只飞鸟,都不曾靠近过铁戟塔。”

二谷主捋着花白胡子,这时沉声开口:“铁戟塔没有异常,那今夜谷内可有别的事情发生?”

那弟子连忙回道:“早前时候,宾客区倒是闹出过一些动静,还打伤了我宗几个弟子,拆了一座阁楼。”

“拆了一座楼?”二谷主嘴角一抽,连道:“你且细细说与我等听来。”

那弟子连忙回应,将所查回的事情,一五一十汇报了出去。

末了。

大谷主和二谷主遣散了余众长老。

“你怎么看?”大谷主神色凝重的看向二谷主。

二谷主依旧捋着花白的胡子,只是捋着的动作愈来愈快,犹似要撸秃一般。

“能引得群兽异动,绝非普通人能做到!”

二谷主沉思分析:“他若是个天魂境后息魂师,暴怒下引起天地异象那都说得过去,但他仅有五行境实力,这绝无可能做到,除非……”

二谷主猜疑间,眉头不由一跳,“除非,他与老胡是一族的!”

大谷主叹息道:“老胡族人早已死尽,活着的也已不在这个世界,他才此般年纪,应不会是。许是他体内的那些玄气作祟,才让他有如此引动万兽共鸣的能力。”

“不管如何,寻个机会,试探试探他吧。”

……

相关推荐:最佳上门女婿平行时空的巨星天下第一麻衣相师超级农场麻衣神算子超神大掌教缔造我的第一豪门战神狼婿金融弟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