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荡世九歌 >荡世九歌

第六百三十一章 角力重镇

“这是自然,先生的为人,奴家很清楚。”狐蝶衣却预料在先,她轻轻用指头点着嘴唇,作出一副大姐姐吓唬小孩子的样子,低声说:

“但是,一旦高楼已起,你的视线,可要处处小心受其影响了哦~”

梦京尘嘴角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

他推门离开。狐蝶衣轻笑着,抚摸着怀里的狐狸,转身化作一片虚无的蝴蝶。

那张纸被毫不在意地丢弃在地上。只见上面是几行颇有少年意气的字样,大意是有人打算成立一个追缉陌银刀的组织。可能是刚发布不久,上面附和者的手印尚且寥寥。

最上面,自然是倡导者的名字。只见昏暗之中,依稀能辨认出那几个文字。

【照孤逢】。

…………

朝云街埠,一座六边形的建筑正在紧锣密鼓地修建当中,引来周围众人的围观。

“这是要做什么的?”

“不知道啊……”

人群叽叽喳喳,里面也混有几个穿白衣的护卫。他们在人群里探听了一会儿口风,便转身向那座乌金滚圆的拍卖场而去。

此刻的拍卖场,就好像有什么稀世珍品要筹建开卖一样,来往的护卫络绎不绝。

所有的护卫都是进入一个房间。而那个房间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商馆馆长。

此刻他的对面也坐着一个人,是琼天殿派来协助应付异乡人的,名叫令光同。两人这几天来回分析那些异乡人的新动作,权衡应该如何应对。

“昨日传信,这样的建筑,已经在其他几个商贸重镇也建立起来。”令光同翻弄着手里的信函,“如果的确是那样的比武馆,你们大商馆的护卫,可以去压一压他们的气焰了。”

馆长在九彻枭影之祸后,招募了很多原初的大汉担任护卫,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也已经具备了相当的素质。但在听令光同这样说以后,馆长依旧摇头。

“不行,他们的底细我们也不清楚,过早掺和进去,肯定是进了圈套。”馆长说,“我认为保险起见,你还是应该多问问穆宗清,我们跟他们一起行事。”

令光同叹息道:“不得不说,现在连发送信函,那些异乡人也要插手。现在通信大大减慢,很多事情咱们就占不到先机。”

“这我当然清楚……”

馆长坚持说着。然而就在这时,门又被打开了。

“又有什么……嗯?!”

两人只当是白衣护卫进来汇报,但是当那人进屋,他们两人才蓦地大惊。

进来的,是一个正在把白衣往下脱的异乡男人。他的一头卷发十分蓬松,看上去无比高大。

“你……谁允许你到这里来?”馆长不失威严地站起来,但是两人的身高使馆长天然地少了不少气势。

“因为有事情要来告诉你们,这样最快。”那个男人漠然地摊手,把脱下来的白衣丢在一边,“我可忍受不了门口那些人无休止的盘问。”

“果然松懈了……”令光同咬牙。

“你有什么事?”馆长冷眼问。

男人从怀里抽出一张纸,递给馆长:“我们总管说,这张纸必须交给你们手里,因为很重要。内容被订正为你们的文字,所以你们读起来很流畅。”

令光同站起来,和馆长一起审视那张纸。上面文字不多,不过却让两人同时脸色很难看。

“比武馆近日落成,要我们去赏脸?”令光同攥住拳头,一字一顿,“你可以回告你的总管,我们不会去。”

但是那个男人已经做好了准备离开的打算,听到他的话,却只是点点头:“这不意外——我们总管说,只要这张纸让你们看到,并表达出我们亲自送达的敬意,就足够了。”

说罢,他很快离开了。屋内又变成两个人,但是气氛却全然不同。

“……我先去写信,看看穆宗清他们怎么看。”令光同沉思了片刻,转身去拿纸笔。

馆长却慢慢地朝门外走去。令光同不禁皱眉:“馆长,你要去哪里?”

“我看明白了。”馆长头也不回,“与之前相若,他们要由暗转明了。既然他们打算对我们进行武力威胁,我就要去请那位高人出面帮忙了。”

刚才的男人离开,在外面引起一阵动乱,因此很快有护卫来搀扶馆长离开。

令光同看着嘈杂的门外,心情复杂地长叹一声,继续转头写信。

…………

一座座比武馆在下界天各地拔地而起,莫名的恶寒在高空四处不安地飘荡。

随着缓慢的江流自上而下,位于下界天腹地的丽日浦,此刻也被笼罩在这股恶寒当中。

街道上已经出现不少异乡人的面孔,除了那些商人,似乎还出现了一些不太像商人的人物。街道静默了很多,但是有一处所在,似乎人声鼎沸。

丽日浦比武馆内,即使是在白天,高挂的灯火依然通明,照在每个人的脸上,都好像因为充血而红胀。

“干!干!”

“上啊!给我上!”

凑集的群众,声音如同急促的潮水,时而欢呼雀跃,时而又是一阵惊嘘。高高的六角台上,两个粗壮的身影在不停绕着圈,他们挥汗如雨。

其中一个是异乡人,与之对应的是一个本地的汉子。两人撑开架势,一脸凶狠的模样,偶尔一次对撞,随时把握着机会将对方扔下台去。

“上啊!有机会啊蠢货!”

“他要从后面扳你!回头!”

底下的观众只有比台上的两人更加亢奋。他们不停地嘶吼着,血脉喷张,即便有人已经喊哑了嗓子,也丝毫不顾。

他们多数是押了钱财在台上,有压单场,也有压今天的全场。获胜的一方将得到一笔可观的回馈,与之相对,如果压错了就会血本无归。

台上的参与者自然也有奖金,这也是他们十分卖命的一个缘由。在场所有人都因紧张而时刻绷紧神经,好像稍有不慎,他们的钱袋就会像失败者一样,从高处一下子抛落。

街道上仍然有人因为好奇而进来围观,更有不少人被这里的亢奋而留住了脚步。比武馆显然有些局促,尚且在上午,这里已经人满为患。

…………

相关推荐:摄政王的神医狂妃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腿部挂件都市之最强狂兵万兽朝凰全球通缉:神秘总裁宠妻上瘾我的生物黑科技东汉最后一个暴君潜锋开局十倍收益我变拽了,也变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