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仙门 >五仙门

第1337章 破军门

那个时候,他的体内金色元婴也全力爆发。

随后让李言有些惊喜的是,元婴上的五行之力运转之下,五行小天地也在全力运转。

周边虽然充斥着混乱的力量,以及有着令人恐怖的血雾,但是他的体内五行小天地,也开始不断的循环往复,那是大道中所谓的五行不死,生生不息。

给李言身体带来了一道道生机,只是五行小天地的规则,李言领悟的并不多,故而力量并不是十分强大,诞生出的生机,还是无法及时补充肉身的消亡速度。

而就在那个时候,“不死冥凤”精血也爆发出道道银芒,不停的修复着李言肉身和骨骼。

八滴“不死冥凤”精血,在李言到达元婴后期后,也真正的体现出了不死的一面。

但李言知道,如果没有自己的小五行法则运行,这些“不死冥凤”精血,依旧无法让自己坚持太久。

就这样,李言在三重保护下,凭借着自身令人无法置信的不断恢复,在血雾中艰难前行。

但他的情况越来越差,身体上的损伤速度,超过了恢复速度,那些血雾不但损伤肉身,同样会在腐蚀肉身的同时,慢慢腐蚀意识海。

李‎​​‎​‏‎‏​‎‏​‏‏‏言本就因对高出自己境界的敌人施展了“五行乱披风”,意识海到达了崩溃边缘,他当时又在全力对付周边的血雾。

基本上不去触动意识海,待他发觉不妙时,为时已晚,整个人都出现了极度痛苦。

那是抽魂炼魄一样的剧痛,如非李言有着惊人的毅力,恐怕在一刹那,他就会直接痛死过去了。

他虽然勉强维系住,让自己保持着清醒,但是他的神识,再也无法动用了。

到了后来,哪怕他已经开始燃烧婴火之力,却依旧被周边无尽的血雾围拢。

最后,李言体表蔚蓝水珠所化的铠甲,彻底被侵蚀消失,再无法拿出其他防御法宝和符菉之下,李言的肉身千疮百孔。

先是血肉像是地表的沙一样,被风吹走,露出下方的惨白骨骼,随后那些骨骼,也像是坚冰遇到了烈日,快速的消失。

李言感觉到,自己的元婴也已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体内的法力同样快要干涸见底。

就在一副骨架,还闪烁着最后银光时,前行中的李言,浑浑噩噩中,一步踏进了一处白光之中。

随后,他就被一股力量给扯了进去,体表的剧痛也刹那消失不见,本就处于即将昏迷边缘的李言,更是觉得一阵的头晕目眩!

最后,所有的一切一切,都从他的记忆里消失了……

坐在窗前的李言,长久地静静呆坐,望着窗外的夜幕,眼神怔怔地有些出神。

他通过这几日小心翼翼地探听,虽然只得到了断断续续的一些消息,但他已赫然发现,自己竟然飞升了。

如今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在下界无数次听过的---仙灵界。

他差点死在那片血雾之中,而最后踏入的那片白光,就是下界元婴以上修士,苦苦寻觅不到的一处飞升节点。

而后,李言就被虚空力量带入了另一片界域,他所坠落的地方名为“天妖草原”,那里妖兽众多,种族林立。

所幸的是,李言落在了“天妖草原”的边缘位置,李言也不知他坠落后的时间。

但他的肉身在没有外力破坏之下,在飞升过程中,就已开始自行修复。

尤其是到了仙灵界后,这里无处不在的浓郁,犹如实质的灵气,径直覆盖在李言身上,直接往他的体内钻去……

这对于李言来说,更是无疑是上补的灵丹,让他的肉

身恢复速度大增。

“天妖草原”边缘处,基本都是一些低阶妖兽出没,昏迷中的李言,当时就被一头三阶初期的魔眼幻狼带回了洞府。

只是那头魔眼幻狼无论如何动手,却都根本无法撼动李言的肉身。

而后出现的黄衣老者,乃是一个名为“破军门”中的长老,名为于半江,假婴境。

进入“天妖草原”是为了寻找一株“幻神草”,此草多与“魔眼幻狼”相伴生。

但是由于魔眼幻狼生性多疑,且小心异常,狡兔三窟,它所建立的洞府会有许多处,很难知道它会居住在哪里,故而,想要获得它的踪迹并不容易。

不过像是再往“天妖草原”深处一些,据说那里的高阶魔眼幻狼出没时,倒是没那么小心了,但是以于半江的修为,他又哪里敢过去。

于是,在好不容易找到一头魔眼幻狼后,便开始了很长时间的潜伏跟踪,于半江的修为,虽然高过那头魔眼幻狼,但是他并不敢轻易动手。

在草原上动手,只要不能及时擒住或杀死对方,那么就会引来更多的危险。

而且于半江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一株“幻神草”,此草一般的生‎​​‎​‏‎‏​‎‏​‏‏‏长之地,是在一头魔眼幻狼居住的任何一处洞府之中,所以他必须要生擒对方。

而后通过搜魂,才能得到确切的消息。

于半江在精心准备了许久后,真的在悄无声息中,破除了对方的洞府禁制,而后潜行进入,擒下了那头魔眼幻狼。

不过意外之中,他也看到了处于昏迷中的李言。

他得到了那株“幻神草”后,心情倒也是不错。再加上看到的是一名人族修士,被那头妖兽囚禁的那般凄惨,便没有再对李言动手……

可他在探查后,当时也是无法救醒李言,索性收入储灵袋中,将李言带了回来。

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于半江已然到了寿元大限,他始终无法突破到元婴境,已然有些看透了生生死死了。

他这一次去寻找“幻神草”,就是为了炼制“幻灵丹”,此丹其实主要作用,是让人心境出现某种幻境,类似于迷幻类丹药。

但又能出现一丝灵韵进入修士的意识海,让其保持最后一丝清明,不会彻底陷和幻境之中。

这种丹药唯一的作用,就是在修士无法突破时,吞服后,有一定几率会产生一种类似可以突破的信念,而又不至于会深陷其中,借机突破关卡。

可此丹虽有一定几率会出现,那种自己想要的心境变化,但还有更大的可能,会出现类似九幽恶魔袭杀,深陷无边血腥杀戮等幻境。

虽然有着那一丝灵韵进入意识海,可也会出现无法挣扎而出,走火入魔、心境无法修复的问题。

故而,“幻灵丹”通常也是卡在瓶颈期修士,最后的手段。

他们可能在吞了此丹后,一举成仙,但也会一念成魔。

故而,绝大多数宗门对于服用此丹管理得极严,务必在购置或炼制前,就要通知宗门。

而且最后使用此丹时,此人也会被封在一处幽闭空间中吞服炼化,以免伤及他人。

也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于半江心境中,才有了对过往的留恋,恢复了一丝人性。

他知道在“幻灵丹”炼制成功后,一切就变得无法把握了,如今每天看着日出日落,都觉得这是尘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一旦吞服后,一切都将变成未知。

他当然也可以选择偷偷炼制,可首先他不是丹道大师,“幻灵丹”是五阶初级丹药,他没有把握炼制成功,故而还需要询问

师尊。

其二一旦被宗门知道了,他偷偷炼制此丹,而没有上报,那么后果是他根本不愿意看到的,受到严惩,对于他一个将死之人来说,已然无所谓。

但是他自幼就被师尊带入宗门,对于“破军门”是一种家的感觉,如今他已不愿再见师尊。

每每看到他那眼中透出的一丝哀伤,于半江知道,那是对自己的不舍,自己与师尊更是亲如父子。

因此,他也根本不会去偷偷炼制或服用“幻灵丹”,那样,日后师尊还如何管理宗门。

同样,他也不知道,如果他一旦对李言出手,就会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撼动对方分毫,只是那样一来,他就知道了李言的肉身有多强大了。

李言望着窗外,将自己这几日得到的消息,一点点的慢慢消化。

一切来的太突然,他并不想立即飞升仙灵界,因为李言重情,尤其是亲情,他还没有与亲人告别,便已然分离,这让他促不及防。

“也不知,六师姐他们如何了?薛龙子最后爆发了化神期修为,应该已然无法再回风神大陆了……

赵敏一别多年,是否也已突破到了元婴呢?即便是突破后,按照宗门‎​​‎​‏‎‏​‎‏​‏‏‏规定,她也需要三百年的时间守护……”

一时间,李言心绪万千。

“李道友!”

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

“哦,请进!”

李言连忙转头看去,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房门被人轻轻打开。

一名黄衣老者一手推门,一手将一把扫帚靠在了门边,而后微笑中,缓步走了进来。

李言看了一眼扫帚,这样的打扫之物,是在凡人界才会出现的东西。

“道友打扫完了?”

“扫完了,呵呵呵……”

于半江笑着,进了屋后,随手拿起桌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随意坐下后,然后轻轻喝了一口,李言则是对他笑了笑。

“李道友,虽然你已清醒,可你的伤势依旧,后面将如何打算?”

于半江随口问道。

如今,于半江也知道了李言的大概来历,一名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修士。

而且,其实不用探听李言来历,他也能感应出了对方身上的界域排斥之力,故而对于李言的来历,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还是要多谢于道友的救命之恩,但不知那‘化仙液’要如何得到?”

李言按下心中之事,对方这几日也在不断确定他的身份,他当然也借机打听了一些事情。

尤其是自己刚一醒来后,在他疑惑间,与对方浅浅的交谈一番,他就吃惊的发现,对方竟就猜出了自己的来历,或者说是李言后面知道自己所处环境后,对方道破了自己的“身份”。

这里可不光是李言发现自己语言出现了问题,而是他的神魂也有了问题,李言有一种神魂在体内飘荡,似乎想要飞离的感觉。

刚一开始,可是让他吓了一大跳,而于半江却是立即开口。

“道友是飞升修士?”

对方说出的四个字,可让当时的李言,更是处在了一片茫然中,他当时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以李言的城府,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但当时心中就已然有了某种猜测,自己进入的那片白光,让自己又被传送到了一片未知之地。

但老者口中的“飞升修士”几个字,让李言脑中一片的嗡嗡作响。

他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同时,却是根本不敢相信,他更愿意的是,自己被传送到了,类似青青大陆的其他界域。

相关推荐:被迫献祭给虫族至高神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怪异管理公司开局就杀了曹操我能掠夺避难所漫威的公主终成王天源令全球游戏进化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精灵小镇大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