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殇陌剑狂 >殇陌剑狂

第五百九十六章

滴滴答答,凉亭上的雨滴,不停地敲打着,每一滴都敲得穿封狂心碎,虽然陈墨涵的温柔不忍舍弃,可脑海里的许多事情,早已让他心神难定。

而对于陈墨涵来说,那些雨滴,恰是她举首戴目、寸阴若岁的期盼,每一滴都敲在她的心坎之上,触动着她的心弦,拨乱了她的芳心,她那蠢蠢欲动的心跳越发加快,那种心驰神往的感觉,乃她生平头一次体验,尴尬中,充满了倾慕与遐想。脸上绯红的晕记,早已掩饰不住她内心的心潮澎湃。

毕竟,怀中之人,正式她心仪已久的穿封哥哥。

大雨随着狂风肆虐,呼啸的山风,如鬼哭狼嚎般蜚瓦拔木。山间的花草,被劲风拍打,折枝断叶,一片狼藉。

骤雨如幕,颤颤雨滴狂洒,不时随着狂风乱舞,洒进凉亭,浇湿了二人衣物,雨淋风打,渐渐已衣衫湿透。

温默中,陈墨涵突然娇声说道:“穿封哥哥,我好冷!”

穿封狂也渐渐感觉到陈墨涵身体的颤粟,似在瑟瑟发抖。单臂不自觉地搂得更紧了些,回道:“等下完这场雨,我带你去镇上吃点热馍馍,再生堆柴火让你暖暖身子。”

陈墨涵温情脉脉,早已放开了内心的禁锢,欲放肆地在穿封狂的怀中任性一回。双臂用力,顿时如铁环一般,将穿封狂扣得更紧了些。

陈墨涵前所未有地感觉心跳加速,那种心头鹿撞的感觉,一时让她眼张失落。

两个暖暖的身子,就这样浑然一体,穿封狂已明显感觉到了陈墨涵心跳的频率。那种情难自禁,心猿意马,难免让他心慌意乱。

深情脉脉之中,陈墨涵娇声说道:“穿封哥哥,你还会离开我吗?”

穿封狂已沉浸在了温情之中,丝毫没有犹豫,随口回道:“若不是情非得已,穿封哥哥又怎舍得离开墨涵妹妹?”

话音刚落,一道白光突地划破天际,紧随着一声炸雷破空而来,令陈墨涵不禁深深为之一颤,似受到了惊吓般道:“穿封哥哥,今日雷电怎不同往年?尤其的炸耳欲聋,令人胆寒!”

穿封狂轻轻拍打着她的香肩,柔情蜜意地道:“日后有穿封哥哥在,你就别再害怕打雷了。诶,墨涵妹妹,天空云霾渐散,雨势变小,我看过不多时,便会雨过天晴了。”

陈墨涵微启秀目,向亭外望去,有些失望地道:“多么希望这雨永远不要停下来。这样穿封哥哥就可以一直陪着墨涵了。”

两人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雨就这样慢慢地停了下来。二人相拥一阵,便不舍的放开了手,穿封狂道:“墨涵妹妹,我们赶紧下山,也不知戴老前辈他们怎样了?”

陈墨涵一愕地道:“你是说戴立冲前辈已到了此地?”

穿封狂急道:“来不及解释了,他遇到了卑鄙无耻的郑立,也不知眼下如何?”

因担心戴立冲的安危,陈墨涵也焦急地道:“那赶紧走吧,我不希望戴前辈有任何事情发生。”

二人相携而去,势如闪电。

狂风骤雨初歇,周遭花草树木早已折枝断干,七零八落。被雨水冲洗过的地面,还哗哗淌着山水,地上稀泥里,躺着三人成鼎力之势,陈墨涵快速辨出了戴立冲的位置飞扑而去,看着一动不动的戴立冲浑身衣物湿尽,不由鼻中一酸,破口喊道:“戴前辈,戴前辈,你醒醒!”

地上的戴立冲脸色煞白,早已没有了生命的迹象。郑立和谈鸿墨二人,也是被浸泡在水中纹丝不动,估计是这场大雨,夺走了他们的性命,

穿封狂站在一边,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不由暗然伤神,感慨万千地道:“没想到他们三人竟就这样离开了人世?江湖何时才能够归马放牛?”

陈墨涵泣立在戴立冲身旁,

相关推荐:天书进化我能看见主角光环医妃火辣辣:摄政王爷有喜了传武大师耗子尾汁我只想换个职业啊我真的不是前辈啊英雄无敌之海盗穿越火影之我居然是雏田从武侠剧开始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