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灰塔的黎明 >灰塔的黎明

第二百八十二章 陌生的街道

草地,夜空,两个灰袍。起司和白矮星没有着急立刻向外探查,因为这里大概率只是个囚笼,一个专门用来收纳蝠鲼异兽的囚笼。

起司得到这个猜想是因为他见过羽蛇,羽蛇所在的房间和这里很像,都是经过精心布置专门为了其中的住客所打造的。而白矮星显然也不是一直在这里,他在这之前肯定也经历了类似的冒险,因此才会得出和起司类似的结论。那就是他们所处的这片空间,很可鞥比想象的小。

“我们在这里坐着是为了消磨时间,还是为了聊点别的什么?”起司将法杖戳在地上,对面前不急不换掏出酒壶开始喝的同门问道。

法师里会喝酒的人其实不少,起司自己也会喝酒,不过在这种环境里还能坦然饮酒,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占星术要是按照万法之城的分法,也算是通灵术的一种,因为除了那些神神叨叨的占星师,很少有人可以从群星的规律中找到和地上事物的启示。既然是通灵术,喝点酒增加灵感似乎也并不奇怪。

“比如,这片空间会不会消失?”白矮星放下酒壶,小心的合上盖子,看得出来,他很珍惜这些不容易补充的液体。而他的话同样切中了起司心中所想。

如果这些房间是收容某些特定生物的牢房,那么它们是否会动态调整?

“我猜不会。”起司也不甘示弱的掏出一只葫芦,这是他从奔流城买来的另类容器。葫芦里装的自然不是酒,而是一些可以提神的饮料,它的味道一言以蔽之就是苦,非常苦,苦到会让人瞬间清醒。

“那我赌会。”白矮星对同门的炫耀似乎感到了积分不爽。金属制的酒壶在价值上肯定是高于葫芦的,可这里是泛北大陆,在这里很少有可以长到作为容器那么大的葫芦,所以从难得的角度来说,起司更胜一筹。

“你的依据是什么?”起司问完后就笑了,从表情来看,白矮星并没有判断依据,他单纯只是在和自己唱反调而已。考虑到两人刚才的短暂交手,这种微妙的敌意倒也没什么不合理的。于是起司好心的将葫芦递了过去,“来一口?”

“不用了,蛇心草溶液的味道我在这里都闻到了。这一阵算我输了,能面不改色的喝下这种玩意,你的控制力确实在我之上。”蛇心草,正是起司饮料的主要材料之一,人们常说蛇蝎心肠,所以便把苦的要死的草叫做蛇心草。

“我总觉得你不是在夸我。无所谓了,这东西确实很能解乏,我靠着它曾经把研究时间延长过三天。代价就是自那之后我就不觉得它苦了。”

起司若无其事的说着令人不安的话,能将这光是闻就会让灰袍皱眉的东西喝到出现耐受性,可想而知他到底是在短时间内喝了多少。

不过白矮星反倒对起司手中的东西有了兴趣,对于身体仍然受制于极限的法师们来说,能够增加三天研究时间可是不小的诱惑。

就在白矮星犹豫着是不是要尝试这堪称魔鬼的饮料时,他们脚下的草地开始无来由的颤抖。地震,但震动的并不只是地面,连天空中的星星都在摇晃,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

这似乎印证了起司刚刚说的猜想,失去囚徒的牢房自身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就如没有人居住的房屋总是破败的格外迅速一样,这里正在坍塌。不过,两个法师仍然不急不缓的坐在那里,好像地震和崩坏与他们全无关系。

“你的目的地是哪里?出口吗?”起司向对方询问道。经过这几次传送的经历,他隐隐猜测在这个灰塔的背面,每个房间都不会用一种方式接纳多名访客,也就是说,他和白矮星很可能会在下次传送中分开。

“不,我觉得占星室比较重要。离开只能确保自身的安全,前进才能看到事情的本源。”白矮星意有所指的看向起司,似乎在暗示他什么。毕竟占星室里一定有安莉娜,占星师前方那里,免不了会见到她。

“那就祝你成功,见到她的话,帮我带声好。”起司对此倒没什么好在意的。安莉娜的状态是不好,可她毕竟是真祖级别的血族,对于无限接近神话时代生物的她,哪怕是灰袍法师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造成伤害。

地面,在震动中裂开,朝着两侧分离。起司和白矮星眼看着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远,相互融入黑暗之中。这个囚牢,崩塌了。这是好事吗?还是破坏了整个灰塔内部的结构呢?现在还不得而知。

下一刻,起司已经坐在了喧闹的大街中央,周围都是穿戴整齐的行人,在街头商贩那里挑选着自己心仪的商品。两个孩子从灰袍身边跑过,手里拿着用木头包裹棉布制成的木剑,扮演着只对他们有意义的角色。

起司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搭理自己,这才缓缓起身。看惯了离奇古怪的环境,眼下颇为熟悉的泛北大陆街景令他生出了几分错愕。

他很快开始利用自己的知识,通过周边房屋的结构和人们的穿着来判断起此处属于何地,受到何种文化影响。结果有些出乎意料,他竟然没有从头脑中找到可以称之为答桉的东西。

那么这里要么是被完全虚构出来的,要么就属于一个尚且无法归入历史之中的时空。

然后,他就发现了另一件事,语言。这里人说的语言,他虽然听不懂,却能明白其中的意思。怎么说呢,就是当他开始去分辨语法,单词,音节的时候,这些话语就成了无意义的杂音。但只要他不去集中精力,它们又变回了可以听的十分清楚的生活对白。

这倒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影响起司的很可能不是声音本身,而是更深层的认知。有什么因素从认知层面赋予了起司听懂杂音的能力,唯一的问题是,他听到的真的是这种语言的真实意思吗?还是被人为编造出来的假象呢?

相关推荐:古神的诡异游戏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我有一柄打野刀妙因缘大周仙吏横推山河九万里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我的妹妹是修仙大佬农家小王妃三国之曹魏虎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