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世帝都 >乱世帝都

第202章 夜色里行进的计划

在图书馆的下午,倒是有几分像青春片那样,静谧和谐而美好。如果可以,沈晨也倒想让时间过得再慢一些,再长一些,这样便能和她多呆一会儿了。

沈晨也说不清,这算不算是喜欢,至少目前是有好感的。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有几分停留在她的容貌,有几分是真的对她这个人产生了好感。

不过,就像海瑟薇说过的,可能么?

海瑟薇不可能,冷月同样不可能。

所以,也只是想想罢了。

下午,冷月在自助服务终端处把两本书归还以后,便熟稔地去往了摆放文学书籍的区域。而沈晨则是听着她报出的书名,同她一起在书架当中穿梭,把几本一听书名便能感受到浓重文学气息的书抱了出来。

“如果喜欢的话,为什么不买下来呢?”

书架之中,沈晨轻声问了一句。她身为异能者,当是不缺钱的,不至于为了借书而往图书馆来回跑。

“这样才有上学的感觉嘛!”

冷月眨巴着眼睛,深棕色的眼瞳剔透而干净,像是最纯粹的冰所洗涤过一般,留着最纯粹的颜色。

也对,还是寻常人的生活才算生活。

还没成为异能者的时候,倒是憧憬这种飞天入地,等到成为其中一员了,没过多久,又总是觉得生活就该寻常。哪儿来那么多轰轰烈烈,反正最后都要归于平淡,无所谓早晚。

取了几本书之后,冷月准备留在此处看书,而沈晨也不再好意思在此打扰。他不是死皮赖脸的性子,已经出格跟过来一回了,再留在此处打扰人家,不好。

所以,当走则走。

打过招呼之后,沈晨便转身离去,步子端的是潇洒。

冷月看了他的背影片刻,嘴角兀地漾.asxs.笑容。

她当然知道,但她不介意。

长得好看,喜欢她的人自然会一打接一打,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若是每个对她抱有喜欢情愫的人一律都疏远,那么身边也没几个人了吧。虽然说她身边的人本就不多,但她本意并不太想特立独行,不在校住宿,也只是因为有太多意外情况了。

——唔,笔者写到这儿了,她的身份,倒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懂的都懂,她总得需要稍稍掩饰一下,特殊情况太多可就难以向外解释了,这也是她身份所带来的必然。

……

沈晨已经离开了图书馆,顺手把已经空掉的奶茶杯扔进了垃圾桶。红豆很甜,但也掩不下心中那点微苦。

好在他不是什么古早言情小说里的情种,也不是现代网络语言里的恋爱脑,只不过正巧处于一种想谈恋爱与不想谈恋爱的叠加态中。具体表现为,看见其他人的女朋友或者看见漂亮妹妹,表现为想谈恋爱;除此之外,都觉得女人只会影响他拔剑的速度。所以,这才时常在网络上看看别人家的神仙爱情,以此权当云恋爱了。

又在校园之中游荡了一段时间,看了看不曾见过的风景,见到了各色各样的人,天色也渐渐来到了黄昏。秋分过后,夜里的时间已经开始比白天长了,如今天黑得越来越早,倒也差不多该去吃晚饭了。

沈晨路过图书馆,瞧了一眼,自然没有想见的人,自哂一声,双手抄进外套兜里,不慌不忙地走去食堂。

国庆小长假啊,也就这么过去了。

但有些事情,才刚刚开始。

夜间,黑羽正在和红衣在外散步,小两口卿卿我我间,突然接到了洛心的电话。他说,红岭会派人来了,尘烬的下落,已经有消息了。

二人对视一眼,当即往回赶,若非顾忌江边人流不少,恐怕都要以超越常人理解的速度回返了。

毕竟,这可是皓月盟计划的一部分,同时也关系到星落轩的报仇大计。

与此同时,星落轩当中,洛心有些焦急地拿着手机,抬头对星落说道:“星落,十月还是联系不上。”

星落沉声道:“时间不等人,下次再见尘烬那行踪不定的家伙还不知道何年何月。九月已经足够应对尘烬了,再加上你我从旁干扰,擒拿他并不成问题。”

“可你的伤还没好全……”洛心还是忧心忡忡的模样,“我也……”

“别想太多,或许我们都不需要出手。”星落安慰了一句,看了看时间,随后说道,“九月应该快到了,黑羽红衣也马上回来,差不多该出发了。”

“行吧……”洛心做了个深呼吸,随星落身后,离开了星落轩。

门外,正是星夜灿烂,九月靠在墙边,叼着根烟,手上转着打火机,却并未点燃。

见二人从星落轩中出来,他便从兜里摸出一包烟,递送到二人面前:“抽根烟缓缓?”

“不了,谢谢,我不抽烟。”洛心受宠若惊,连忙摆手道。

“我就算了,戒了,黑羽那家伙抽烟我都让他出去的。”星落笑了笑,也并未接受。

“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还好意思抽。”九月把烟挂在了耳廓上,咧嘴笑了笑,这一笑的眉眼带着些许痞气,反倒还为他添了不少魅力。

“那当然最好。”星落颔首,一本正经。

“嚯,小情侣回来了。”九月抬眼,看向了街道的远处。虽然目前还未见有人,但以九月的感知能力,也该是不远了。

“要让他们也去吗?”洛心问道。

“这对当初的我们而言可是个巨大的阴影,总得让他们看看尘烬的下场吧。”星落笑了笑,“虽然不能亲手把那神经病绳之以法,但好歹也是自家人的行动,看看也无妨,也该让尘烬享受享受在万众瞩目之下挨打的境况。”

“你这么说可就有点心理变态了。”九月咂了咂嘴,叹了一声。

“说说而已。话说十月呢?你联系不上她吗?”星落问道。

“兴许被什么事绊住了吧,她本身也很少关注消息就是了。”九月应道。

话是这么说,但九月也很清楚,就十月那个性格,除却寒霜、副会长那少数几人,是很难联系上她的。有时候她看见了消息,也是不会回复的,至于按不按消息上的来做,那就要看轻重缓急和天时地利人和了。

这次本身是直接来自于副会长的指令,她理应是不会缺席的,不过现而今还见不着人,多半是真的有什么事。

九月回复间,黑羽红衣已是抵达了星落轩门口,他们也听见了最后的问答,上来便道:“既然十月联系不上,我们先去吧,也说不定她就在附近。”

“那先走。”九月点点头,择下耳廓上的烟,小心地放回了烟盒,对于他自己方才已经叼过这根烟仿佛毫不在意。

“都是老人了,也不用多说什么,一会儿该注意的你们自己注意点啊。”星落叮嘱了一句,便准备走去车旁。

黑羽应了他一声,转而便从他手中拿走了车钥匙,笑了笑,道:“我来开吧,你先休息一下,一会儿要是蹭破了点皮可别说是因为开车影响了你的状态。”

星落愣了一愣,无奈笑笑,由着他去发动了车子。

于是,黑羽主驾,九月副驾,星落、洛心与红衣三人在后排就座。一行五人,恰好装满一辆车,倒也无需再开一辆出门了。

途中,众人各自再次细致互通了手上所拥有的消息。

首先能确定的是,尘烬在半小时前在城南的一处公园露过面,他独自一人,似乎只是在公园里面遛弯。

而洛心与红岭会方面再次联系后,得到最新消息,尘烬在这段时间并没有从公园的几个出口出现过,所以应当还在公园之内。

此外,尘烬期间打过一通电话,对象无法确定是谁。但他的神色比较轻松,对他自己而言应该不算什么坏事。

而为了避免被尘烬察觉,能得到的消息有限,目前所知就这些。

“他就这么大剌剌地出现,以他曾经的表象,不该如此。”

交流完消息之后,星落给出了这般评价,他已经着了一次道了,自然对此分外敏感。

“的确,尘烬能混迹到今天,也不会是什么莽撞之人,敢这么不加遮掩地出现,定然是有所倚仗,甚至可能就是为了钓鱼。”九月赞同了星落的观点。

“可惜十月不知道现在在哪,不然也不用想这想那了。”红衣叹了一声。

“谨慎点,我问问寒霜该怎么办。”九月拿出手机,转手便拨了个电话出去。

黑羽也顺便把车停在了路边,让九月能够有充足的时间与寒霜沟通。不然再接着往前开,没多久就要到公园了,若这真的又是一次陷阱,届时就有些迟了。

再者,离得远些,也能避开尘烬的感知,他若是真的不顾消耗强行细致入微地感知,即便有九月的帮忙遮掩,那么也很难藏得住。暴露在尘烬的视线中,无论他是否有后手,都不会是一个明智的主意。他能安然无恙这么多年,实力是一方面,跑路速度也同样是一等一的,不然这么些年与人的结仇,足够死上好几回了。

寒霜接通得很快,安静的车内还可以隐约听见她冷漠疏离的声音,只不过听不清在说什么罢了——这是九月特意扭曲过的结果。谈话内容可能部分涉密,也需要他这么做。

相关推荐:前途莫问和平精英之逆风而起最强保镖的赘婿生活不浪漫奇幻世界我有一座藏武楼假装我是幕后黑手生命侦探员明日方舟也太真实了吧玉京仙寰云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