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大法官 >北宋大法官

第八十六章 这简直就是打劫(求追读)

“老四,你看完没有?”

陈懋迁见马天豪来回看了两遍,还不肯罢手,不免出声道。

“啊?”

马天豪勐地惊醒过来,望了眼陈懋迁,又看向坐在正座上喝着热酒,与许止倩滴滴咕咕的张斐,“好小子,果真是有一套,这钱咱花得一点也不冤啊。”

说话时,他还一挥手臂,显得极为激动。

张斐笑道:“你们应该庆幸是在我无助的时候与我合作,若是现在的话,价钱可能还不止这么多。”

马天豪呵呵笑着,不接这话。

“你拿来!”

陈懋迁听罢,更是按捺不住了,当即上前夺过那份文桉来。

性子较为沉稳的樊颙也起身走了过去,心中满是好奇。

一看才知,原来张斐给他们的不仅仅是一份合作契约,甚至还包括一个经营模式的章程,其中包括行政架构,怎么分利,怎么划分责任,怎么去运作。

房贷一个人玩不转,而如今又缺乏多人合作的模式,毕竟大家都是家族企业,即便合作,也仅限于一单买卖。

故此这对于樊颙、陈懋迁这等大富商而言,这无疑是一个超级大宝藏,不但房贷方面的买卖可以这么组建,甚至连他们自己的生意都可以这么做。

“陈员外!”

张斐突然喊道。

陈懋迁抬头看向他。

张斐揶揄道:“下回你就别来了,我这可不欢迎你。”

许止倩抿唇一笑,都为陈懋迁感到尴尬。

可陈懋迁身为房牙,脸皮多厚,赶紧赔上一副笑脸,“哎幼!三郎,你就别跟我一般见识,我方才只是说笑的,若真是不想与你合作,咱们也不会这么早赶来,这后面放着的不仅仅是酬劳,还有贺礼啊!”

樊颙也是连连点头,又是赞道:“三郎这份契约价值千金,我们可真是赚得大便宜啊!”

这种合作模式,能够为他们解决很多难题,也能促使更多的合作。

资本可以愉快在一起玩耍。

马天豪哈哈道:“今儿我才知道,原来契约还能够这么拟定。”

说着,又向那范理揶揄道:“范员外,你可得学着一点啊!若你有这手段,也不会让这小子有机可乘。”

他说张斐不过,就只能拿人家小弟找回场子。

范理讪笑地直点头。

张斐也懒得与他们计较,主动转移话题:“对了,你们最近买卖怎么样?”

三人相互瞧了眼,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张斐问道:“不好吗?”

陈懋迁叹道:“倒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

张斐纳闷道:“好你们叹什么气。”

“没房子啊!”

陈懋迁叹道:“汴京的房子就这么多,不缺人买,就缺人卖啊!”

樊颙道:“可惜咱们手中没地,要是能够建房那该多好啊!”

陈懋迁啧了一声,“朝廷倒是有地,可都拿去建租公房,租公房能够赚啥钱。”

房贷出现之后,中介时代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开发商时代。

简单来说,钱赚了不少,但是想要更上一层楼可就难了。

其实朝廷之前也动了这念头啊!

可见利益是驱动一切进步的源泉所在。

宋朝为何能够首创纸币,可不是穿越者带来的,而是利益驱动。

许止倩当即鄙夷他们了一眼。

真是一**商。

张斐沉吟少许,道:“你们想得未免太简单了,幸亏你们没地,要是有地的话,你们不得赔惨了。”

马天豪问道:“三郎此话怎讲?”

张斐道:“目前主要买房的都是朝廷官员,但到底有多少官员,并不难知道,一旦成批的建房,很快就会饱和,能赚多少钱,是屈指可数,而且建得多,房价必然降低,可能还会亏钱。”

马天豪又问道:“依三郎之见,这买卖没法更上一层楼呢?”

“那倒未必。”

张斐道:“房子不是不能建,但不能先建住房。”

樊颙好奇道:“不建住房建什么?”

“作坊。”

“作坊?”

“对呀!”

张斐点点头,道:“要想卖房子赚钱,首先就不能一味的依赖朝廷官员,需要开辟新得客源,如此才会有更多人买房,而那些小商人显然是优质的潜力客源,故此应该先建造作坊,给予小商人们一个创造财富的平台,他们有了钱,才会买房。”

屁民压根不在考虑之中。

三个员外大失所望。

陈懋迁道:“咱们自己的买卖都顾不上,哪还能够帮别人富裕起来,这也不是咱们该干的事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

张斐笑道:“如今你们依靠房贷,每个月都能够得到一笔丰厚的利息,但如今房子有限,这钱可能无法充分利用,何不去放贷给那些商人,同时又去周边县城购买土地建造作坊,一方借钱给那些商人,另一方面建作坊卖给那些商人,以作坊为中心建立居民中心,哪怕是租,都能赚不少钱。”

马天豪思索片刻,摇摇头道:“借钱给那小商人,风险太大。”

“这我不否认,我只是提个意见。”

张斐微微耸肩,他真的就只是提个建议,如果这也能稳赚不赔,那他就没有必要动房子的念头,他搞房贷,不就是稳赚么,又道:“对了!从明年开始,我们书铺将会开展一门新得买卖,你们绝对感兴趣。”

“什么买卖?”马天豪好奇道。

张斐道:“税务。”

“税务?”

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张斐。

这事就连许止倩和范理都不知道,唯有那司马光知晓。

“不错!”

张斐道:“我们书铺将会承接税务计算的买卖。众所周知,我朝税务之繁杂,亘古未有,但是大多数人都不清楚税法的具体内容,若遇到一些贪官污吏,只怕要多交不少税务。

而我们书铺将会根据你们所提供的账本,计算出一个非常准确数目,并且我们将会给予律法担保,也就是说如果朝廷要多增你们的税,我们将会帮你们与朝廷打官司。”

小书亭

范理听得面色苍白,“三郎,这事我们......。”

这很敏感的呀!

这简直就是要站在朝廷的对立面。

太可怕了。

张斐打断了他的话,“不需要商量,我们是捍卫律法,正大光明,怕什么。”

“说得不错!”

许止倩很是激动道:“我支持这么做。”

她以前一直认为,要帮助更多人,只能入朝为官,耳笔之民所做之事,是极其有限的,故此她一直都支持张斐去当官。

可如今看来,好像不当官,也能够帮助很多人。

如果书铺为普通百姓计算税务,那些贪官污吏可就不敢横行霸道。

可除她之外,没有人为此感到兴奋,樊颙、马天豪、陈懋迁三人面面相觑,神情复杂。

张斐瞄了他一眼,又故作小声地向范理道:“员外莫怕,咱们可以帮百姓计算税务,也可以为朝廷计算税务,有多缴税的,肯定也有偷税漏税的,说不定朝廷还会喜欢咱们。”

范理木讷地点点头,但随即清醒过来,“朝廷还需要咱们去管那些偷税漏税的吗?”

张斐啧了一声:“现在可能不需要,但咱们做起来之后,那可就得另说了。如果百姓都认同我们计算的税务,那么朝廷也会来找我们。原因很简单,找我们计算税务,百姓心服口服,如果朝廷自己算,就算是对得,也有可能被百姓误解的,何必呢,这钱又不多。”

范理被震撼了。

还能够这么玩吗?

要知道税务关乎到每一个人,那其中利润可想而知,薄利多销都能赚疯了,他干了这么多年茶食人,头回明白,原来咱耳笔之人还能够这么赚钱啊!

但这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许止倩却是激动地粉拳握紧,暗自为之叫绝。

要知道百姓苦就苦在“税”和“役”这两个字上面。

而樊颙、马天豪、陈懋迁等人则是一脸无语地看着张斐。

若是这都能成功。

那么母庸置疑,今后耳笔之人将会超越他们房牙,成为坊间第一流氓。

樊颙挤出一丝微笑来,“三郎此策真是妙不可言,别得行业我不敢说,但要说酒楼这一样,税务之繁杂,真是令人瞠目结舌,如实贵店有此买卖,那我白矾楼第一个支持。”

马天豪也点头道:“如今我典当行的买卖也是越发复杂,稍不留神,万一被告偷税漏税,那真是得不偿失,也非我本意,若有三郎为我们算税,确实能够省我们很多事。”

你这太狠了,若真如你所言,我们不找你们,岂不是就有偷税漏税的嫌疑。

这简直就是在打劫啊!

唯独陈懋迁纠结不语。

房牙可是黑的很呀!

要这么搞的话,很多隐藏收入都得曝光啊!

过得一会儿,陈懋迁道:“这价钱一定不便宜吧!”

张斐道:“不会很贵,非常合理,毕竟这跟我拟定的契约不一样,不需要什么技巧,我们书铺很多人都能够做。”

许止倩道:“可是普通百姓可没啥钱。”

张斐道:“咱们是按照税务的多少,来收取佣金的,普通百姓,就那么几亩地,闭着眼都能够算出来,那自然要不了多少钱。”

许止倩问道:“多少?”

这女人真是较真,是个律师的好苗子。张斐啧了一声:“这还得通过计算,要是贵了,百姓还不如多缴税,省个麻烦,你先别急。”

说着,他见陈懋迁还是有些犹豫,于是又道:“当然,我们不是查税得,你们提供多少数目给我们,我们就根据这一笔数目算税,如果你们提供的账目有问题,那就不与我们无关。”

陈懋迁登时口风一转,“如果价钱合理的话,我们当然愿意找贵店帮忙。”

作者南希北庆其他书: 承包大明 周天子 北宋小厨师 原始大厨王 唐朝小闲人
相关推荐:自定义假面骑士从武馆学徒到大乾武圣从看见血条开始无敌周天子原始大厨王鸿蒙逐道血脉之瞳洪荒逐道逐道在诸天弱冠少年逐道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