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狐妖开始的旅程 >从狐妖开始的旅程

第五十章 世界意志

“没错,这就是世界意志当年采用的办法,斗帝血脉可以让生命快速修炼到斗尊级别,血脉强大者甚至斗圣保底。”

将王权然的猜想收入耳畔,只见陀舍古帝轻轻捏了捏自己的羊角胡,随即点了点头,并将这世界的隐秘给娓娓道来。

王权然猜的没错,因为斗帝血脉的确并非什么天生,而是斗气大陆的世界意志给予斗帝强者的祝福与希望。

斗帝血脉是斗气大陆,斗气修炼之法独特的的一种独特特色。

若非天时地利人和都比较给力,否则即便是斗气大陆也绝对不会出现斗帝血脉这种离奇的产物。

上古时期,斗气大陆与域外邪族的战争极为惨烈,即便是斗帝也不敢保证自己绝对能在这种血战中存活下来。

而斗气大陆的斗帝强者虽多,但对比无穷无尽的域外邪族,未免也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所以世界意志给予了斗帝后人斗帝血脉。

斗帝作为斗气大陆的实力上限,斗帝血脉是世界意志对修成斗帝之人的肯定。

同样,斗帝血脉也有着让斗帝强者的后代们快速成长起来,接替父辈们讨伐域外邪族的想法在里面。

斗帝血脉能让斗帝强者的后代天资大幅度变强,再修炼长辈们的功法,届时,这群帝二代们就能以极快的速度进击斗尊,斗圣。

而即便是放在两界大战中,斗尊,斗圣也是中坚力量。

“话虽如此,但父辈与子辈的联系只有血脉,这世界意志究竟是怎么给予他们斗帝血脉的,这倒是令我有些好奇。”

见事实的确如此,王权然的双眸中顿时绽放出一道金芒。

他能想到世界意志给予斗帝血脉,但却想不到世界意志具体怎么给予。

斗帝血脉究竟是怎么诞生的?

如果能弄清楚这个问题,那他将来说不定也能给自己和月啼暇的后代,给双方的家人都发一波福利。

“成为斗帝需要源气。”

面对王权然的疑惑,陀舍古帝却只是笑眯眯的提点了一句。

她既什么都没说,同时也什么都说了。

“原来如此,斗帝血脉是用源气实现的。”

闻言,王权然顿时双眼放光,心中已经猜出了大致的答桉。

斗气大陆的源气既然能让斗圣巅峰突破斗帝,那也绝对能让低于斗圣巅峰的修士突破。

假设某位斗圣巅峰的强者,他吸取一份源气成就斗帝。

那么受到世界意志的祝福,他的家人也会共分一份源气。

世界意志将这份多余的源气塞到了斗帝的家人体内,这是这个世界对于斗帝强者的肯定。

斗帝家人以斗帝的血脉亲进度来收获这份源气,血脉关系越接近,获得的源气占比就越大。

所以,斗帝子嗣等第一批的血脉之力最强,亲兄弟,父辈等其次,堂兄弟,叔伯等再次。

再往后,随着子嗣的代代传承,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血脉的扩散,斗帝后代体内的这份源气会越来越稀薄。

源气稀薄,也就意味着所谓的斗帝血脉衰落,并直到该斗帝血脉彻底枯竭,并被废弃。

所以,原着中的萧玄,他抽调萧族的血脉之力到自己身上,想要以一己之力突破斗帝,他的路走对了。

路走对了归走对了,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失败了。

因他之故而失去血脉之力的萧族却没能防住魂族的偷袭,萧族几近灭族,仅逃离萧炎祖上这一小支。

这一支最终沦落到加玛帝国这个边角,与一些大斗师抢食。

而被萧玄视之为兄弟的古元选择了作壁上观,漠视魂族讨伐萧族,并率领古族渔翁得利,收走萧族所有的底蕴。

美其名曰,这是在照顾你萧族。

不光如此,而且当时萧族传承了近万年,血脉之力稀薄的厉害。

因此,血脉中蕴含的源气自然也没剩下多少,远远不足以支持萧玄的突破。

“现如今这个世界真是进退两难,不开位面通道,世界就是一潭死水,可开了位面通道,域外邪族又会来。”

食中二指并拢,轻轻敲了敲大腿,只见陀舍古帝皱起了眉头。

位面通道已经被上古时期斗气大陆的那些斗帝强者给封锁住了,理论上不管是域外邪族还是斗气大陆的生灵,都无法彼此通行。

但当时的斗气大陆还有源气,众生还有晋升空间。

可随着时间的过去,源气没了,斗帝也没了,当时针对域外邪族的办法到了现在就越发的不适用。

就如同生产力和政策一样,以前是两者相合,现如今是政策已经跟不上生产力了。

所以要么换政策,要么就一直被拖累,直到被拖死。

可换政策也难。

不开位面通道,斗气大陆源气稀薄,就如同河里难以养出鲨鱼,培养不出斗帝强者。

可开了位面通道,域外邪族就可以重新进入斗气大陆。

上古时期斗帝强者数不胜数,他们可以挡的住域外邪族。

可如今,斗气大陆一个斗帝都没有,拿头去挡那些既为报仇,也为掠夺的域外邪族?

开位面通道是找死。

可不开位面通道,那就是等死。

不管做不做,斗气大陆都是死路一条,所以陀舍古帝才一直这么纠结。

“而且,你刚才也证明了,不管有没有魄力,至少域外邪族有掀棋盘的能力,但斗气大陆却没有。”

闻言,只见陀舍古帝无奈的摇了摇头,话音中第一次带上了一抹挫败感。

强如斗帝强者,也难以在与域外邪族的战斗中取胜。

更何况王权然的掀棋盘也已经说明了一件事。

就算你能取得对域外邪族的胜利,至少人家也有掀棋盘的能力。

所以,无解。

“所以前辈才将萧炎带到这个世界,给予他焚决,想要让他来破局,是吗?”

感知到陀舍古帝的无奈与挫败,王权然的双眸中顿时绽放出一抹金光。

这一刻,以往王权然心中所有想不通的问题在此刻都有了答桉。

陀舍古帝是一朵靠后的异火,但她诞生了灵智,且获得了焚决,顺利的吞噬所有异火。

这气运实在太强,就像爽文小说里的龙傲天男主。

但其实贯穿斗破全书,魂天帝也好,萧炎也罢,其实自始至终都未能跳脱出陀舍古帝的棋盘。

没有她留下的帝品雏丹,魂天帝不可能成帝。

没有她留下的传承,萧炎同样不可能成帝。

没有陀舍古帝,所谓的双帝之战,他俩,以及他俩在中州开的那条沟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而且,陀舍古帝也说过了。

斗气大陆与大千世界的位面通道已经封锁,谁都进不来。

王权然和月啼暇是因为伏羲元神进来,属于特例,那萧炎又是怎么穿越的?

要知道穿越位面并非简单的车祸,或者是跳个崖那么简单。

从华夏到丑国都要坐几个小时的飞机,更何况从蓝星到斗气大陆?

换句话说,就连伏羲元神带人穿越都要吸收天地灵气充能。

没有足够的能源,他一穷二白的萧炎凭什么穿越?

穿越就算了,药老的纳戒凭什么被他的母亲获得,并传给他?

纳戒传给萧炎就算了,药老年轻时又凭什么获得了陀舍古帝修炼成帝的焚决?

放在小说,这是作者故意安排好的情节,但放在现实中,这只是巧合。

但诸多巧合联系在一起,那就不再是巧合,而是必然。

所以答桉只有一个。

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穿越。

萧炎,不。

包括王权然在内,任何一个穿越者,他们的背后都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推动着一切。

只不过有人清楚,有人不清楚。

有人装作清楚,但是心里不清楚。

有人装作不清楚,实际心里门清。

王权然的背后是已经死去的伏羲仙皇。

隔壁唐神王背后是神界诸神。

而萧炎的背后,很显然就是眼前这个贯穿全书,却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陀舍古帝!

萧炎接受古帝传承的时候,难道古帝什么都没跟他说吗?

未必。

而且看萧炎成帝后的作为,貌似也从侧面阐明了这个答桉。

他打开了位面通道,前往大千世界征战域外邪族。

萧炎与牧尘,林动等人联手,让曾经作乱斗气大陆,天玄大陆,大千世界的祸害,也就是域外邪族彻底消失。

“萧炎的背后竟有斗帝强者?!恐怖如斯啊!”

这一刻,听闻到萧炎的来历,月啼暇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看向陀舍古帝的视线中已经泛出了惊骇。

王权然曾对她说过,多元仙界的顶级强者由下往上分别是超脱的大罗,掌道的天君,合道的道祖,御道的仙皇。

只有成为相对而言无所不能的大罗,让所有平行位面的自己归一,超脱于世界之外,才能拥有穿越世界,无视世界晶壁,跨越界海,遨游诸天万界的能力。

但陀舍古帝不过一个斗帝,却能安排人穿越,这就很牛逼了。

“你猜的没错,萧炎的穿越,的确是我做的,药尘的焚决,也的确是我安排的。”

面对王权然和月啼暇的疑问,陀舍古帝没有任何犹豫就是点了点头。

几百年前,药尘,慕骨曾进入陀舍古帝曾经的一个洞府,并在其中获得了焚决。

刚好这一切都被陀舍古帝知道了,于是就有了后面的事情。

当然,不管是萧炎还是药尘,对他们身后推波助澜的陀舍古帝都没有任何察觉。

“至于我的来历,两位小友,试问你们如何看待异火?”

话音刚落,只见一缕彩色的帝炎瞬间浮现在陀舍古帝的手心汩汩燃烧,与此同时,寂寥的话音渐渐落下。

“异火并非是普通的火焰,而是一方天地之力的凝聚。”

“空间之力燃烧,形成虚无吞炎,净化之力燃烧,形成净莲妖火,生命之力燃烧,形成生灵之炎,以此类推。”

“异火都有天地之力所凝聚的特点,当所有异火归一,这个特点也同样被放大,所以,前辈您是否是这个世界的…世界意志?”

用力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跳,王权然看向陀舍古帝的视线中已经出现了毫不掩饰的警惕。

从狭义上来说,异火是斗气大陆孕育的天生灵物,蕴含天地之力,天地大道。

从广义上来说,异火其实就是这方天地本身。

那第一个汇聚二十二朵异火,融合二十二种规则,并排名异火榜的陀舍古帝会不会就是这方天地的意识?

“什么!”

见状,月啼暇顿时一愣,同样用震撼的目光看向陀舍古帝。

不光是仙界的等级排行,王权然同样还跟她普及过一件事。

仙界的发家之路就是如同蝗虫过境般掠夺各方世界本源汇聚于一身,最终才晋升一方多元世界。

但如果把世界比作人体,那世界意志就是人的生理机能,而穿越者就是病毒。

有的病毒会和人体融合,互相发展,如斗气大陆的萧火火。

而有的病毒却会毁坏人体,倒行逆施,如隔壁的唐神王。

更有甚者,多元仙界那群扒皮更是在把整个世界毁灭的同时,将世界意志炼化为世界本源一同打包带走。

所以对于大部分世界意志来说,不分善恶,穿越者这种病毒都要死。

然后,能够帮仙界掠夺者隐藏域外天魔身份的欺天之术就应运而生。

欺天之术能帮他们伪装,让世界意志分辨不出来具体身份,能够间接成为他们掠夺诸天的助力。

但如果陀舍古帝是斗气大陆的世界意志,她认出了两人,那就相当于欺天之术已经失效。

那她会对两人如何!

“没错。”

闻言,陀舍古帝也没有任何掩盖的想法,只是默默点了点头,承认王权然猜的不错。

陀舍古帝本就是世界孕育的异火。

吞完全部二十二道异火,汇聚了所有的天地之力,陀舍古帝自然而然也就成了这片天地的世界意志。

“原来如此,那前辈准备怎么处理我们?”

见陀舍古帝承认,只见王权然轻轻耸了耸肩,随即便是无所谓道。

事实上,别说是陀舍古帝,就算整个世界所有的斗帝都来了,有伏羲元神在,王权然和月啼暇想走也就是一个念头的事。

区区一个小世界的世界意志,拿头去跟曾经征战诸天,灭了无数大千世界的伏羲仙皇比?

“我的确是这片天地的意志,但却不完全是,只要对世界有发展,我就去去做,而你们似乎不会对世界有所破坏。”

fantuantanshu.com

似乎是差距到了王权然的有恃无恐,只见陀舍古帝哈哈大笑,随即无所谓的摇头。

世界是无情之物,本质上来说只是一团代码的死物而已,只看是否对世界有利。

而陀舍古帝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就相当于洪荒世界的鸿钧道祖与天道。

鸿钧道祖合道,能执天之权柄。

从某方面来说鸿钧道祖就是天道。

但天道却不为鸿钧道祖。

成为世界意志代言人的陀舍古帝做事只看一点。

那就是对这个世界的发展是否有利。

如果有利,她敢去火中取栗。

如果有害,那她也会把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

通过观察,陀舍古帝觉得面前这两个人对这方世界并没有恶意,所以,她决定静观其变。

“此间事了,而且你们也不是我要等的人,所以请离开吧。”

相关推荐:神诡世界,我被女儿上交镇魔司神诡世界,我有特殊悟性同性相吸(GL)恰似你的温柔(GL)影后有堵墙(GL)精灵之火箭队开局从狐妖开始当颗树开局被退位,废柴女帝她不装了混在妖尾的魔导商人我在怪谈世界做调查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